Skip to content →

分类:其他历史向

浮樱·春之抄

空蝉草子、重华草子、源氏物语、战国无双、最后的武士
命题自【和楽題】:http://www.ztv.ne.jp/web/celestial/

  无意味原创和风短文集,背景及年代设定不明,故事主线因作者过分懒惰一直处在脑补阶段。纯自我满足片段集,无情节。理论上目标是挑战和楽題樣的全部题目,但实际可能性还是一个谜=w=
  另外这个系列的口号是考证无用XD如果有力气的话可能会附上每话Bug解说。称呼什么的,因为主语宾语省略太麻烦所以可能在必要的时候可能会大规模使用中华风(哈?)的陛下啦殿下啦之类的,一切以行文方便为优先。
  混更,明明跟圣诞主题不和谐为啥我突然想更和风文呢,为啥呢……
 

春之抄
 ——于此宇治白波之世间,卿之身如樱花零落水中,匆匆一瞥,顷刻消逝无踪。

一、初空
  “元日就是应该穿红梅袭才对啊。”
  “红梅的打衣几层重叠起来就很好看了,可以再加上练色的单——”
  “哎呀,那样的搭配早就过时啦,像紫之上那样,用葡桃的唐衣才像样。”
  幸好没有冒出“小姐你来评评理”之类的要求,信子这样想着,因为黎明的凉气而缩了缩,将裹在身上的几层衣裳拉紧了些。源中纳言家的侍女们都很有主见——也许有主见过头了些。像这种争执,最后通常都要以信子自己的挑选作为终结。但觉得对方或许是将这样拌嘴当成乐趣也说不定,信子并没有立刻打断侍女们七嘴八舌的争论。
  由于信子尚未起身,北对殿的御帘都还没打起来。信子倚着胁息向外张望了一下,格子窗外的漆黑天色中已经淡淡地透出些亮光。女官房里吵吵闹闹的,不时听见廊下有人踏踏踏地跑过,于是带起一阵“哎呀!”“谁啊!”“怎么这样失礼!”的,带着笑的惊呼。
  小宰相带着侍女,将盥洗用具和“夫人已经起身了”的消息一起送进来。当信子盥洗完毕时,关于挑选衣服的辩论终于告一段落。侍女们最终达成一致,充分体现砧打这一流行元素,并且“适合年轻小姐”的组合奇妙地跟信子的构想相去不远。得体地提出几个修改意见后,信子终于得以顺利地穿上一身暖和繁重的礼服,坐在镜前等待小宰相为自己将一头长发梳理妥当。
  “给大人和公子备车——”
  隐约的吆喝声从前院一路飘进来。信子起身推开窗,便看见父亲穿着朝服站在院子里。过了一会儿,兄长也一手捂着卷缨冠,一手挽着下裾,连蹦带跳地跑出来。
  这人就是不接受教训。心里刚刚冒出这个念头,父亲便开始了对兄长的训话。信子撇了撇嘴,心想说不定哥哥那家伙也是以此为乐趣。正要放下格子,突然间兄长便回过头来,向她挤挤眼。
  看见酷似自己的脸上露出不像样表情的感觉实在称不上令人愉快,信子向兄长吐了吐舌头,立刻便被风扑得打了个喷嚏。另一边人模人样穿着束带的少将噗嗤一声笑出来,像连锁反应一样,父亲的声音瞬间便放大了一倍。
  现世报来得快哟。信子得意地想,接过小宰相递来的帛巾。现在天色亮起来了,元日的天空十分晴朗,只有淡淡的几片云抹在那里,今天会是个好天气吧。一边这样想着,信子一边愉快地张望着天空。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