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练笔12.15

半小时1k。练笔这东西真是药不能停,几天没写又不会说人话了(°┓°)
白神家兄弟的名字在中文里简直耻度爆炸,还好写着写着就习惯了。小说没看过,小怜什么类型就自由发挥了。本来想的是恭一原型,写着写着变成了可爱的博雅雅……希望他长大以后能变成恭一吧(什么鬼
啊,兄弟真萌。攻受随便吧我无法判断(抱头

It is an ever-fixed mark
That looks on tempests and is never shaken
——十四行诗第116,莎士比亚

  “白神!”
  白神怜儿正拉起球衣下摆擦汗,听到叫声,他回头张望了一下,才看到社团经理妹子在场外向他招手。经理大人朝背后悄悄指了两下,他循着那个动作转过头去,在看清看台上的人影时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哥!!!”
  把篮球往队友怀里一塞,怜儿大步跑上看台,挨着哥哥身边坐下。
  “哥你怎么来啦?”


  刚结束一场社团练习赛,他的发梢还滴着汗。哥哥慢条斯理地递来一条毛巾。
  “你先擦擦。”
  “哦。”怜儿答应了一声,用毛巾噗噜噗噜擦脸的动作活像什么犬类动物。连头发也擦了一遍之后他把毛巾往自己脖子上一挂,朝哥哥亲亲热热地靠过去。
  尽管时间已是傍晚,炎夏的体育馆里依然萦绕着挥之不去的热气,但白神阳儿却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被对方身上清凉的气息吸引了,怜儿将脸靠近哥哥颈间“嗦嗦”地嗅着,带着点苦涩的药味让他露出安心的表情。阳儿哭笑不得地拦着他,阻止他直接扑到自己怀里来,却没有真的用力。放任他闻了个够才退开去。
  “没什么事,过来等你一起回家。”
  “好啊,等我打完下半场。”
  对新社员一点都没手下留情,这里的学长超冷酷的。怜儿在哥哥耳边低声说,半真半假的抱怨里满是撒娇,阳儿顿时笑出声来,一手捂住被弟弟吹得发痒的耳朵。兄弟俩玩闹着腻在一起,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引人注目。穿着高年级制服的阳儿比怜儿白皙许多,坐在一身球衣,肢体修长有力的怜儿身边,倒更像是弟弟。平时不苟言笑的优等生面孔在怜儿面前融化了,惹来不少惊异的目光。
  又在哥哥肩上蹭了蹭,怜儿站起身,又被哥哥叫住。阳儿一手抽走他脖子上的毛巾,这才拍拍他的背,允许他离开。
  一回到场上就被社团前辈抓住了,比他高一截子的学长揽住他脖子,低声问道。
  “原来白神会长真是你哥啊。”
  “对啊。”怜儿歪了歪头,睁大眼睛不解地看着对方。学长一脸敬佩地叹了口气。
  “第一次看到学生会长那样笑,我还以为认错人了——你俩明明长得一点都不像!”
  怜儿觉得自己和哥哥像得不得了,但也许是因为给人的印象一动一静,很少有人能在第一时间将两人联系起来。不过怜儿不太在意这一点,反倒是学长话中的含义引起了他的注意。
  “哥哥只会对我那样笑吗?”
  可不是嘛。听到学长的回答,怜儿不知为何开心起来。他笑得太可爱,学长一时情不自禁,想揉一揉他的发顶,伸出去的手却停在了空中。
  看台上容貌端正的学生会长穿着黑色制服,从远处凝视着他。目光冷得竟令他机伶伶打了个寒颤。
  背对看台的怜儿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失态,麦色皮肤的少年笑得益发灿烂。
  “因为那是我哥啊。”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