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练笔160112

性转注意。
每天打一点,纯粹打着玩儿,没啥意义纯习作,还挺好玩的233
反正性转我就懒得标了,想转谁转谁!

都性转了就别管什么考证啦~——by 考证是啥能吃吗马老师
总之就是苏!——by 真情实感专注造雷马老师

  不管当初的始建者布洛瓦伯爵到底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查琳心不在焉地想,二月的希侬城堡都有些太冷了。


  方厅里飘荡着松木火把、烤鸽子和葡萄酒的味道,然而就连这些热烈的气息都没能掩盖住空气中那属于深冬,冰冷薄脆的痕迹。查琳裹紧披肩,将半张脸藏在雪白柔软的裘皮中,不动声色地审视着站在门口的青年。
  仔细看去还是介于男人和男孩之间,尚未完全成熟的年纪。青年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大厅内交错的人影与衣裙綷縩的轻响显然使他有些不安,他扬了扬头,将斗篷的兜帽向后拂去,露出一头耀眼的金发。
  尽管仍然带着局促神情,但这个在信中自称“让·达克”的青年无疑非常英俊。只是这样站在门口,便已经吸引了许多贵妇的目光,接近门口的几位贵族少女对他点头致意,而后在他看过来时纷纷红了脸,发出吃吃笑声。看得有点无聊,查琳侧过脸去,红唇在看到坐在王座上的蕾妮女公爵时悄悄弯起个弧度。
  直到被她披上王袍,不由分说地按到宝座上时才明白自己接下来要做她的替身,可怜的蕾妮现在一定紧张得要死。然而自从让摘下帽子开始,女公爵的视线就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青年的脸。非常了解好友对美男子的兴趣,查琳一想到蕾妮此刻既惊喜万分,又担心对方其实是个刺客的矛盾心情,就简直要替她纠结起来了。
  名叫让的青年在侍从官的催促下终于一边举步走进大厅,一边略带腼腆地对向他致意的姑娘们报以微笑。人群中发出几声压低的惊呼和笑声。当青年到达王座面前,由侍从官引导着行礼时,查琳不由得微微屏住了呼吸。
  那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英国人的刺客,还是个狂妄的预言者?
  蕾妮披着王袍,头戴王冠,她食指在王座冰冷的扶手雕饰上摩挲了两下,而后扬起头,姿态冷淡地俯视站在脚下的青年。
  “抬起头来。”
  近距离看清对方的脸时,安茹女公爵的眼睛亮了起来。查琳一直都知道好友拥有非常醒目的美貌,事实上在试图模仿查琳的言行时,那带着点漠然的模样甚至使得蕾妮更增娇艳。与她正面相对的青年显然也被她容光所摄,不由得微微一呆。查琳饶有兴味地观察着这一幕,揣测着事态发展的方向。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出乎她的预料。
  只是与蕾妮对视了几秒钟,让就皱起了眉头。青年脸上那热切又有些腼腆的神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疑惑。英俊青年露出了类似忧郁的眼神,蕾妮不由自主地抓住王座的扶手,微微向前倾身。
  “您怎么啦?”
  被这样一问,让的表情便没有那么凝重了,青年抬起头,直视着王座上的女性。
  “您是谁?”
  那一刻查琳清楚地看出蕾妮正在竭力克制着脸红的冲动,但目前为止安茹女公爵仍在尽职尽责地扮演着她的角色,她稍微扬了扬下巴,站在她左手边的拉·特雷穆瓦耶马上心领神会地代替她答道:
  “这是全法兰西至高无上的女王,查琳陛下。”
  枢机大臣的声音中全然是上位者的冷漠与倨傲,但这似乎完全不能影响王座前的青年。他仍然注视着面前的蕾妮,语气镇定而真诚。
  “不。您是个温柔的好人,但您不是她。”
  自从进来后便一直是注意力的焦点,让的这番话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阵涟漪般的骚动。查琳眯起眼,无意识地把玩着手中的扇子。
  或许这个人曾经见过她?
  她对对方毫无印象,但这并不令人意外。问题在于洛林的执政官在推荐信中信誓旦旦地说,这个青年自出生后从未离开过栋雷米村。而她则万分确定自己从未到过香槟与洛林边境这样偏远而动荡的地区。
  那么对方的身份,便更加令人怀疑了。
  查琳用扇子遮住脸,从扇子上方看了眼侧前方,正好迎上杜诺瓦伯爵的目光。男人的眼里满是警惕,见她看过来,便隐蔽地点了点头。
  查琳垂下眼睛,长而翘的睫毛半遮住翡翠绿的眼珠。她手里的扇子是遥远东方国度的舶来品,木质扇骨散发出乳香与没药的淡香,而在那香气下面,还暗暗浮动着一股腥甜味道,查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但她觉得那是属于刀锋和铁器的气息。不只杜诺瓦伯爵,吉尔德雷和拉伊尔也都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就算刺客先生再勇猛,一次撂倒三名久经战阵的猛将都无疑是天方夜谭。
  片刻分心令她错过了不远处的交谈,她所听清的下一句话,恰好出自枢机大臣之口:
  “是的,陛下就在这个大厅中,如果您——如您自己所宣称的那样——是上帝的使者,那么就请您自己找到她吧。”
  从几十名贵妇中找出她,这明晃晃的刁难已经迹近羞辱。察觉了这一点,青年的脸色有些难堪。但令查琳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发怒,让又看了一眼蕾妮,见对方毫无表示,这才顺从地低下头去。
  “好。”
  毫无异议的态度让蕾妮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一瞬间安茹女公爵的下巴动了动,然而她终于还是克制住了看向查琳的冲动。查琳从好友身上收回视线,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手中的扇子。
  如果见过的话,她总会被认出来。如果是刺客的话,那么对方总归会有所行动。
  就在这时,身前的杜诺瓦公爵突然移动了一下。她警觉地抬起头,视线在霎时间撞进一双蓝色的眼睛里。
  如同雨后晴空,清澈得令人吃惊的蔚蓝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有好几秒钟,查琳几乎没办法移开视线。这时她意识到青年几乎并没有移动,而是站在原地,越过人群凝视着她。
  这不可能,查琳想。她现在的位置是精心挑选过的,虽然没有帷幔的遮蔽,但却背对着窗子,从对方的角度几乎不可能看清她的脸。就算他认得她,也不可能从挤满了贵族男女的大厅中一眼发现她。
  这不可能。
  查琳知道自己应该移开视线,但那个名叫让的青年一定是对她施了巫术。那双凝视着她的蓝眼睛是如此热切,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指甲正在陷进掌心中去,那隐痛更加提醒了她,被这样清澈的眼睛注视着,她甚至有些害怕起来。
  人群如红海般分开,金发青年从那中间笔直地大步走向她。查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利刃出鞘声突兀地响起,王座上的蕾妮猛地站起身来。拉伊尔与吉尔德雷同时有了动作,剑与匕首几乎不分先后,充满威胁地搁在了让的颈间,却并未伤及他分毫。然而两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不是假的,尽管从未见过血腥的战场,周围的贵妇们却敏感地不安起来,纷纷向两边避让。只有杜诺瓦伯爵没动,高个子男人退后一步,挡在查琳与让之间。
  空气中的窃窃私语消失了,大厅中静得可以听到火把燃烧的声响。越过杜诺瓦肩头,查琳看到被两人阻拦的让,青年不得不停下脚步,但他仍然看着她,蔚蓝双眼几乎有点委屈。发现这一点时不知为何,查琳忽然间安下心来
  她不明白自己刚才因何而觉得恐慌,也不知此刻的安心从何而来。法兰西的女王储从来多疑,连自己的直觉也不信任。她迟疑了许久,终于还是低声说道:
  “退下吧。”
  “陛下。”
  杜诺瓦伯爵皱起眉头,回头向她投来不赞同的一瞥。这个表示不服从的行为小小地激怒了她,看出她翡翠色的眸子骤然冰冷,杜诺瓦伯爵选择了退却。他对查琳躬了躬身,向一边让开,并示意另外两人住手。
  拉伊尔马上服从了命令,而吉尔德雷则在与查琳目光交接后,这才收起了匕首。
  被放开的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查琳并不确定接下来的事是如何发生的,她听见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呼,下一秒她的被抱住了。金发青年如同鹰隼般扑向她,剧烈的冲力令她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她本能地伸手扶住身后的窗台,另一只手向前伸去,竭力阻止正冲过来的三人。
  天哪,她想,我在干什么?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刺客,那么她已经死了。青年跪在她脚下,紧紧搂住她,隔着长裙将面颊贴近她的双膝。而在这全然无礼的行为面前她却并未觉得被冒犯,不如说正好相反,她直觉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要保护这个青年。
  “退下!”
  查琳的声音不稳,她狼狈地靠在身后的窗台上,冰冷的石头刺痛了她的手心。这时杜诺瓦也看出让没有伤害她的意图,伯爵阁下做了个手势,制止另外两人进一步的进攻动作。查琳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双肩也在喘息中起伏,她定了定神,向表情惊愕,正大步向他们走来的马提亚斯伯爵送去个安抚的眼神。
  她只能看见让的发顶,金发青年抱着她的双腿,隔着几层长裙布料,她逐渐能感觉到对方面颊传来的温度与颤抖。抱着她的双手非常用力,他很紧张,她意识到。尽管紧紧地搂着她,但青年的动作毫无任何色情或侵略性的意味,反而让她想起年幼的路易。
  一半的她依然冷酷而警惕地揣测着对方的意图,而另一半的她,却对脚下的青年心生怜爱。
  “陛下!”
  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礼,青年强迫自己缓缓放开手,抬起头来时蓝眼睛里已经蓄满泪水。查琳叹了口气,放轻了声音。
  “我还没有加冕,不能叫做‘陛下’。”
  来自栋雷米村的青年睁大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在他英俊的面容上画出晶莹痕迹。她心一软,对他伸出左手。
  就像对待圣像般,让表情虔诚地握住她的手,送到自己唇边。手指被亲吻时查琳不由得颤了颤。
  “现在还不是,但您很快就会在兰斯加冕,成为法兰西真正的主人。”
  金发青年的嘴唇在她指尖,低声说出像是向往,又像是预言的句子。
  “法兰西将会是属于您的,我甜蜜的女王陛下。”

 

Fin,应该没啥可续的www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