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224-FK性转

FK性转,高木莲×加纳和实,PG13
总之就是性转敏感慎入啦,感觉有OOC,汗

  高木莲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脾气的人。
  奇妙的是他在医院里却被公认为最有耐心的主治医师之一。在他看来,既然身为医师,那么面对付出金钱,委托自己治愈疾病的患者时,就理应拿出对顾客的态度来。在以上理念的支持下,就算与再歇斯底里无理取闹的病患或家属交涉,他都能保持住心平气和的微笑。
  但这不代表他不生气。


  现在高木医生就正在生气,惹他生气的罪魁祸首此刻正坐在身旁,见他转过头来,就兴高采烈地投来询问视线。一无所觉的无辜模样令人忍不住心头火起。
  “别乱动。”
  大概是在医院里装得太习惯,医生看上去并没有那么不悦。实际上这句话甚至是笑着说出来的。但还是用敏锐的直觉察觉了他话中凉飕飕的味道,少女的动作顿了顿,继续往他身上黏过来。
  眼看对方就要蹬鼻子上脸了,莲伸出右手,连看也不看地一把捂住往自己亲过来的那张嘴。医生的手对于少女的脸来说有点大,口鼻全被捂住,少女在男人的手掌里发出像恼怒的猫一样的声音。微热气息吹在掌心中有点痒,莲不为所动,顺势将对方推回坐姿。
  歇斯底里的病人不算什么,情绪管理失败,令人同情。最令高木医生不愉快的还是不听大夫话,不配合治疗的患者。
  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几天就给他碰上一个正在中二期的小屁孩。病得七死八活,走路稍微连蹦带跳一点都有发病风险,居然还敢跟人吵架吵到直接昏过去,完全拿他的话当耳旁风。而且这种中二病居然还买一赠一,小屁孩自带一个姐姐。虽然小屁孩经常跳脚说姐姐跟他根本不像,但从莲的角度看来姐弟俩在不听人说话这点上如出一辙,完全可以作为遗传学教材的范例使用。
  范例之一现在正在他身边撅起嘴,瞪起眼睛用力看着他。
  “你还要生气多久?”
  莲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慢条斯理地用餐刀在吐司上抹上果酱。得不到回应的少女盯着他将果酱涂好,习惯性地要伸手接过去却接了个空。医生没有像往常一样把吐司给她,而是自己咬了一口,就马上皱起眉头。
  “好甜。”
  明明自己不爱吃还就是偏不给她,加纳和实腹诽着医生的小心眼,一边撅着嘴叼起橙汁的吸管,一边看着连喝几口黑咖啡的医生。
  莲终于开恩瞥了她一眼,医生仍然微笑着,可说出来的话却不那么让她开心。
  “以后早餐改成和式的,你的BMI已经逼近安全上限了。”
  和实歪着头看他,眼睛里冒出一串接近实体化的问号。莲的唇角几不可查地又挑高了三毫米。
  “意思是再吃这么多甜食的话,你就该考虑减重了。”
  医生面不改色地说出了那个禁忌的词语,一瞬间和实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抬起头来。杏眼睁得圆圆的,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吃惊拖慢了反应速度,当她终于回过神,准备跳起来时,医生又向她兜头浇了一盆凉水。
  “坐好,我还在生气。”
  自知理亏,虽然憋屈到了十分,和实还是老实坐好了。一脸不开心的表情跟被罚站的小学生没什么两样。医生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消气了,为了增加一点威慑效果,他不得不故意板起脸来。
  “好了,说吧。”
  “说什么?”
  “说说我为什么生气。”
  一大早的家庭餐厅里还没几个顾客,送来水果的服务生目光在坐得笔直的男人和少女之间打了好几个转,大概是在猜测两人之间凝重的气氛到底是情侣拌嘴还是家庭教师训学生。等到青年一脸狐疑地抓着托盘撤退,和实才不情不愿地开口。
  “因为我帮史朗从医院偷跑出来。”
  “还有呢?”
  “因为我帮史朗从医院偷跑出来的方法是拖住你。”
  “明白就好。”莲觉得自己表现得活像个虐待狂,但他不在乎,他想自己的确是个虐待狂也说不定。真正令他生气的是对方的美人计简直只有小学水准,然而他偏偏还上当了。“一周不准接吻。”
  “什么——?”和实马上就抗议起来了,“太久了吧!!!”
  “两周。”
  “不不不不,要说同谋的话结城医生也是啊!就算看在我老实招供的份上打个折,三天如何?”
  “不如何。”
  “五天!”和实对他张开五指,少女的手小而白皙,非常可爱。产生了自己正在菜市场讨价还价的错觉,莲放下咖啡杯,叹了口气。
  和实还在眼巴巴地等他还价,伸出去的手就忽然被抓住了。莲一手捉住和实的右手,一手挑起少女的下巴,在那丰润的红唇上落下一吻。
  对方马上就热情地迎上来了,但莲一点得寸进尺的机会都不给和实。医生带着个笑意退开,无视少女意犹未尽的抱怨宣布道:
  “好,五天,从现在开始。”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