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301-阿底提

原创还打了个性转tag也是谜,嘛不过懂的人懂了(其实是自爽你就承认吧
红轴的爆字数buff好可怕!!!写的时候简直不过脑子手自己就打出来了,有不是人话的地方明天再修改吧=v=
《龙的饲养方法》外章,第一次百合PG-13挖哈哈

  天清气朗。
  一整天大雷雨之后,边境森林迎来了难得的好天气。蓝色天空浓郁得像最上等的水系魔晶,映得苍绿的森林都生机勃勃起来。
  但此刻的天空里,却连一只鸟也看不到。
  云杉林发出潮汐般的沙沙声,巨大影子从枝梢最高处掠过,带起一阵涟漪。连走兽都在那无言的威势面前沉默下来。森林安静得出奇,而又不显压抑,地面上的生物不约而同地仰视着红龙从天空中飞过的景象。
  红龙展开双翼,姿态优雅地滑翔过宁谧天空,红色鳞片与金色犄角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这创世神最初的造物之一美丽得惊人,亿万年来只发生了极微小的进化。就连诸神,有时也会放下手中的事去专心凝视一条飞翔的龙。
  然而这幅画卷,却远不似看上去那样静寂。

  『天哪天哪天哪,下次急转弯前能先说一声吗?』
  『哈哈哈你看那边,那边有一窝小山猪!!!——我们能过去看看山猪吗!好想摸!』
  『小猪♪小猪♪鼻子拱拱♪』
  荒腔走调地哼唱起来的是龙背上的女人。
  红龙伐楼那深吸了一口带着雨后气味的空气,又愉快地将它呼出到空中,白色水雾瞬间凝成淡金色的火焰,在森林上方留下烟花般的轨迹,又小心地没有触及枝叶。契约者的喋喋不休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情。被束缚在地底深处数百年后才得到解放,就算是沉稳冷静的伐楼那,也无法克制如初学飞行的幼龙般尽情展翅飞翔的欲望。
  而且契约者奇怪的歌声,其实也只有她一个人听得见罢了。
  契约的代价是声音,伐楼那其实并不满意。她深知自己的契约者是多么的爱说爱笑,因为她的缘故而令对方失去了与他人沟通最直接的方式,这一点让伐楼那始终有点在意。但是想到那带着点沙哑,肆无忌惮的笑声从此后只有她才听得到,伐楼那又不由自主地有点开心。
  尽管她并不确定自己为何觉得开心。
  红龙想得专心,回过神来时才意识到契约者已经安静下来了。外界和脑内都是一片寂静,只有风从耳旁掠过的声音。
  『洵子?』
  『嗯?』
  『你在做什么?』
  龙骑士小姐的动作已经从坐改成了了趴。洵子趴在伐楼那宽阔的背上,面颊贴着隐隐泛出金色的赤红鳞片。
  『啊,没什么,有点担心被你扔下去。』
  『……我不会做那种事。』
  『噗,骗你的。』
  那带着点沙哑的笑声在两人的意识连接中响起,搔得伐楼那的心有点痒。洵子的长发在风中飞起来,像一道金色的波浪。
  『我只是在想,你好美啊……』
  伐楼那没有回答,但紧贴在洵子面颊上的红色鳞片闪过一阵黑光。洵子无声地笑起来,胸口的起伏一直传到伐楼那背上。
  『这样也很美,如果是伐楼那的话,不管变成红龙、绿龙还是银龙都很美丽。』
  洵子闭上眼睛,像叹息一样说道:
  『但最美的,还是你本来的模样。』
  漆黑的龙,黑如夜色,黑如未明的混沌。
  洵子并不是个拥有过多文艺情怀的姑娘,“敏感”这个词更是与她无缘。就连对自己的契约者是理应早已灭绝的黑龙这件事情,她的感想也只不过是“不能让别人发现有点麻烦”而已。所以以上的排比句只在她脑海中停留了不超过两秒,就一路往发散思维的大道上狂奔而去。
  『伐楼那?』
  『什么?』
  『你的人形也有‘原本的模样’吗?』
  红龙减慢了飞行的速度,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道:
  『你所说的‘原本的模样’是指什么?』
  『就是本来的模样啊,就像黑龙那样。』
  犍陀罗是香气,是歌声与蜃景,黑龙极少保持固定的形貌,全凭心情与需要变幻。由于寿命太过漫长,伐楼那回忆了许久,才不确定地说道:
  『也许有吧。』
  『真的吗?』洵子听起来十分惊喜,愉快的声音让伐楼那的心情也跟着明朗了起来。『我能看吗?』
  『当然可以。』
  你是我千百年来唯一的契约者,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 *** ***

  坐在林间的一块石头上,化为人形的伐楼那露出了犹豫神情。
  她现在的模样是最经常出现的,白肤黑发的人类女性形体。长长的黑发遮住赤裸身体。她看着跪坐在她身前草地上的洵子,不确定地问道: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究竟哪个才是最早的模样了。”
  『没关系。』洵子干脆地回答道,『回忆一下就想起来了——啊啊啊好期待!!!』
  伐楼那的形体变得模糊起来,仿佛在她面前突然被薄雾笼罩。她的头发与皮肤缓缓地透出各种颜色,连声音也变得飘忽不定。
  “其实我大可以变成你喜欢的模样,洵子,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就算男人也可以。几张年纪与风格各不相同的英俊面孔在她的脸上闪过,伐楼那真诚地想知道契约者的爱好,只要能让洵子觉得开心,她并不介意自己需要幻化成什么样子。
  『我喜欢你啊。』
  洵子跪坐在他面前,稍微歪着头,直率地注视着她。
  『我只是想看你本来的模样。就是当你化为人形时,不需要思考就会出现的样子。』
  啊,那个模样,也许真的存在吧。
  伐楼那闭上眼睛,身体放松下来。
  『洵子。』
  『什么?』
  『你还记得我的真名吗?』
  『记得啊。』
  『呼唤我吧,呼唤我真正的名字。』
  她声音中那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渴望令洵子愣了愣,但很快金发女人就弯起红唇,露出个甜蜜的笑容。
  『阿底提。』
  阿底提,无限。
  萦绕在她身周的雾气忽然间消散了。银色长发如水流般蔓延开来,铜色皮肤的女性抬起头,缓缓张开绯红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洵子吃惊的脸,绿色眼睛睁得大大的,让阿底提联想起猫咪。片刻之后洵子放松了肩膀,吐出一直屏住的呼吸。
  『太美了……』
  阿底提知道这是对方的真心话,洵子的眼里全是惊叹。金发龙骑士用着迷的表情凝视着面前的躯体,仿佛不由自主般地向阿底提伸出手,却迟迟不敢碰触。那赤裸裸的赞叹让阿底提的心痒得更加厉害了,她微笑起来,抓住对方的手。在理智回笼之前,黑龙倾身向前,吻上面前那微张的红唇。
  洵子是甜的。舌尖接触到对方嘴唇的一瞬间她这样想,刚才她一定是在自己背上吃了块糖。明显还处于震惊状态的洵子迟迟没有反应,这允许了她的长驱直入。舌面上的契约纹章被舔上时洵子颤抖了一下,从喉间发出像是惊喘,又像是啜泣的细小呻吟。
  阿底提觉得自己不能思考了。
  这个吻并不深入。黑龙的理性最终占据了上风。分开时洵子还没回过神来,阿底提没能忍住,在契约者的唇角最后落下个吻。虽然不像对方那样经常直接表达出来,但她一直觉得洵子很美。此刻那翡翠绿的眸子泛着雾气,望着她的目光带着些懵懂。
  『伐楼那?』
  没有经过思考的称呼又变成她日常使用的假名,阿底提微微窘迫起来,又有些担心洵子会不高兴。她一瞬不瞬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
  洵子用困惑的表情抚摸上自己的下唇,抵住红唇的白皙指尖让阿底提又有些心神不属。下一秒洵子抬起眼看向她,令她安心的是对方并没有表现出反感。洵子直起身,将手放在她赤裸的膝盖上,翠绿眼睛向上看着她。
  『刚才的那个,再来一次?』

 

《160301-阿底提》上有2条评论

  1. 好奇马老师为什么选了红轴,按说打字的话应该是棕轴比较适合,红轴适合的应该是游戏?
    前些天看亚马逊上CM Storm有款full size的棕轴键盘才76刀感觉太划算了忍不住就下了单,估计是最后的货了要一个月才送到现在还在等出货…
    实验室里的键盘要么是黑轴要么是蓝轴试用过的感想是完全不能用,黑轴太硬蓝轴吵死人…

    1. 啊刚看见,钢针我是想买青轴的,但我妈说买了就清理门户( ; u ; ) 向妈妈势力低头。黑轴太重了,在店里试了一下觉得红轴和茶轴还是喜欢红轴就买了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