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607 友恭

  发现办公室还有人在的时候,波多野的第一反应是有贼。刚刚结束的聚餐上本部门全员出席,连大魔王狭山主任也被劝了不少酒。除了他这种把重要的U盘忘在单位的苦命人以外,这个时间大家都应该已经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才对。
  里面的办公室透出灯光,是入室盗窃还是竞争对手派来窃取商业机密的呢?为自己在慌乱同时仍然可以发挥的过剩想象力笑了一下,波多野悄悄合上门,摸黑溜进了茶水间。
  啊,还不止一个人。
  从茶水间门口可以清楚地看到开着门的办公室内部,在认出办公室里是谁的时候波多野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然而他还是不能出去。
  “……回家吧?”
  显然认为办公室里没有别人,川村先生没有压低声音。男人的声音从寂静中传来,低沉中带着一点笑意。
  “该不会还在生气吧?”
  被这么问的正是不久之前还在二次会上被全体部员轮番敬酒的狭山大魔王。难得看到对方与平时不同的模样,波多野在酒精的加持下一时兴奋,也跟着劝了好几杯酒。如果要说主任喝了多少的话,大概是一般人在第二天早上会因为宿醉而悔恨不已的程度吧。
  醉酒的魔王,真是难以想象的场面。
  而在波多野想象中应该睡得人事不省的那个男人,此刻正坐在办公椅前皱着眉头,露出苦恼的表情揉着眉心。目睹这一幕的川村先生觉得有趣似的微笑起来,从背后搂住狭山主任的肩膀稍微用力,让对方向后靠在自己怀里。
  “醉成这样,就别加班了。”
  “啰嗦。”
  波多野摸摸鼻子,觉得自己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场面。对了,那两个人可能还在吵架,而且吵架的起因,还跟波多野有那么点关系。
  起因是一个花器。啊没错,就是现在也能看到的,主任办公桌上那个花器。

  那是个小小的,矮胖圆形的花瓶。说是花瓶,其实却小到只能插一两朵花的程度。朴拙可爱的形状在整齐到一丝不苟的办公桌上分外惹人注目,却又不显得突兀。
  “波多野?”
  “啊?是!”
  没忍住多看了几眼的结果是波多野在主任的凝视下公然走神了。突来的点名让他惊跳一下。完蛋了,他想,刚才主任说了什么?
  主任冷冰冰地扫视了他一眼,皱起眉头。
  “你在看什么?”
  “啊,我在看……”波多野像上课偷看漫画时突然被老师点名的中学生一样心虚了片刻,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在看这个信乐烧。”
  “……”
  视线在小小的一轮插上多停了几秒,有那么一会儿,主任脸上的表情仿佛冻结了。
  “……信乐烧?”
  “啊?”
  波多野没能马上理解对方的意思,但主任语气中的质疑让他本能地作出回答。
  “看这个暗绿的天然釉,蛙目和焦痕也都出得很完美,毫无疑问就是信乐烧啊。”
  家外祖父喜欢陶器,教了我不少,所以肯定不会认错。波多野在主任的凝视下不由自主地说道,却看见对方脸上的表情变成一片空白。
  狭山主任又对着花瓶看了一会儿,这时候波多野突然意识到那其实是个困惑的表情。
  “狸子……”
  “咦?”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狭山主任猛地收回目光,男人将视线转回电脑屏幕,用轻描淡写的语气回答道:
  “我还以为信乐烧就是那种,就是那种,呃,狸子。”
  波多野做梦也没想到,‘狸子’这个圆胖萌的词有朝一日会从魔王狭山主任的嘴里说出来。他茫然地看着对方,在意识到被盯着看的主任耳根在微微发红的瞬间觉得自己心跳快了两拍。
  不不不不不不快醒醒啊我自己!!!
  “啊,对,狸子。”他听见自己语无伦次地说道,“毕竟是最受欢迎的器型嘛,不过狸子大部分都不太贵,毕竟不能跟您这个比,这个再怎么说也要80万以上吧……”
  话刚出口,狭山主任愕然的目光便转向了他。
  “多少钱?”
  “80万以上吧……”
  可能是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狭山主任清了清嗓子。
  “没事了。关于你这次的报告……”
  说不好是掩饰还是逃避,这个反应让波多野暗地里松了口气。
  不过他没料到的是,这事还没完。

  波多野可以发誓自己不是故意偷听的。推门的时候他还以为没人,下一秒盆栽后面传来的声音吓得他一缩肩膀,条件反射地想在被发现前逃出去。
  跟狭山主任在吸烟室独处,光是想一想都压力山大好吗?
  “——我没生气,不,你确实乱买东西,但问题不是那个。”
  手握在门把上时,一不小心溜进耳朵的几句话让波多野的动作顿了顿。
  一时之间他怀疑自己听错了,尽管压低了声音,也几乎听不出什么起伏,波多野还是从主任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抱怨。
  “至少要让我知道价格啊,你那么随便丢给我,我就随便摆在桌上了……友也!”
  别笑!主任的声音更低了,那个语调足以使全体部员噤若寒蝉。波多野花了一点时间才回忆起那个名字的主人,是川村先生送的啊,不愧是知名艺术家,他想,不愧是主任的男友。
  如果要把眼下“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按顺序排列的话,“自己不小心发觉主任性向的事被主任知道”在波多野的清单里一定可以占据前三名中的一席之地。波多野很希望时间能够倒流,可以再选择一次的话,他绝对不会再去盯着那两个人的同款戒指看。
  踮着脚尖溜出门去,主任愠怒的声音从门缝里飘出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
  这是真的生气了,可怕。波多野抖了抖,就算他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大魔王狭山主任,原来也会夫妇,不对,夫夫拌嘴啊。

  不管是不是夫夫拌嘴,此时此刻波多野更希望屋里的两个人能快点给自己偷偷离开的机会。
  被抓住肩膀的主任似乎稍微抗拒了一下,但很快便放松下来,闭起眼睛,顺从地靠进男人怀中。在被川村先生用拇指按压鬓边时主任吐了口气,闭起眼睛,头颅向后仰起,接受对方像按摩又像爱抚的动作。
  “看吧,”川村先生无奈的声音中带着笑意,“逞什么强,明早又要头疼了。”
  “真是上年纪了……刚毕业那会儿就算通宵赶计划,第二天也可以换个衣服就去拜访客户。”主任喃喃地回答道,声音柔软沙哑,吐字不像平时果断。如果对方不是主任的话,波多野几乎要觉得那句话是在撒娇了。
  川村先生低声笑起来,“你才几岁——该回家了。”
  是的,当然,这两个人住在一起。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终于决定该离开了。两个男人关了电脑又关上灯,往外间走来。借着月光可以看见两人紧挨在一起的模样,主任仍然半闭着眼睛,将一半体重交到了川村先生环在腰间的手臂上。头发垂下几绺,毫无防备的模样让波多野不禁多看了几眼,以至于直到对方快走到茶水间门口了波多野才意识到,自己再不出来的话,搞不好要被反锁在办公室里。
  一点都不想被发现,也不想在办公室过夜。波多野焦急起来,怎么办怎么办,手心都出汗了,往一旁扶上桌子时手指不小心碰到不知是谁的马克杯,杯子与大理石桌面摩擦时发出轻微声响。
  这一声惊动了走出来的人,“啪”的一声,办公室外间的灯被按亮了。突来的光亮让波多野本能闭起眼睛,在一两秒间他听见主任在不远处发出含混不清的抗议。不好,他心头一突,强迫自己睁开眼,逐渐清晰的视线对上的川村先生惊愕的眼睛。
  男人半扶半抱着怀里的主任,用充满戒备的目光注视着波多野,但马上他的表情就放松下来。显然认出了波多野,川村先生对他眨了眨左眼,食指放在嘴唇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友也?”
  “没事。”川村先生轻声回答,同时侧身挡住主任的视线,“我们这就回家。”
  说完又回头对被这个哄孩子语气惊呆了的波多野笑了笑,露出两行白色牙齿的笑容里是明晃晃的愉快,不知怎的波多野还从其中看出了几分炫耀。年轻社员对男人报以笑容,木然地看着对方搂着主任,关灯后虚掩上门。
  单身狗波多野睦,遭到来自恶魔主管及其男友的10000点闪光弹打击。

  后来波多野才知道,第二天将要迎接他的,还有来自投弹手川村先生的后续攻击。
  小巧简朴的信乐烧一轮插仍然呆在主任的办公桌左上角,里面多了一枝含苞未放的卯花。洁白花苞们亲亲热热地挨在一起,给一丝不苟的主任办公室加上了奇妙的柔软气息。
  怪不得从早上开始女同事就在窃窃私语,原来是因为这个。
  “是什么地方来的呢?”
  波多野几乎可以肯定,这是川村先生昨晚带来办公室的。
  克制了好几次却还是忍不住视线飘向桌上的白色花朵,波多野叹了口气,他知道八卦的真相,可是却不能说出来。
  “波多野?”
  “啊……是!”
  呜啊完蛋了。波多野战战兢兢地看向主任,主任却没在看他。顺着他的目光往桌上的花枝看去,主任脸上的表情奇妙地柔和起来。
  逃过一劫的波多野却还是觉得万分纠结。
  知道八卦的真相却不能说,好痛苦啊!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