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6~27 星野进*车震

R,玩具车,OC

  “不不不不不!”
  泉侑介停下动作,眯细形状秀丽的双眼,盯着被自己按在后座上的男人。
  “你是谁啊?”
  “……啊?”
  立刻就被他问懵了,星野进维持着衬衫被扯掉大半,扣子飞出去两个,半个前胸露在外头的姿势稀里糊涂地回望他。呼吸微乱的模样让泉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他翘起唇角,施施然地解开最后几粒衬衫纽扣。顺手又在抓着车座椅背,十分负隅顽抗的星野专务脑袋上揉了一把。
  “星野进可不会在这种时候叫停,他也没那胆子。”他一边说,一边也没停下动作,膝盖毫不客气地向前欺进对方双腿之间。被隔着裤子直接压住用膝头磨蹭时,星野的喉结明显地滚动了一下。泉一手抓住对方还想反抗的臂弯,俯身咬住那个逗得他心痒的喉结。
  那里是星野的弱点,一被用力咬上,星野马上就不行了。男人颤抖着发出一声呻吟,整个身体在强势的侵略下本能地打开。这样的反应取悦了泉,他缱绻地舔上自己的牙印,用嘴唇含着那里的皮肤低语。
  “所以你是谁?竟敢掉包了星野专务?”
  “胡说八道什么?别闹了……啊!!”
  星野边抱怨边扭来扭去,喉咙在泉的嘴唇下微微震动。泉知道对方也很清楚自己根本无法拒绝他。抓住充满弹性的饱满胸肌用力揉弄,泉分心想道这家伙是不是瘦了一点。不过沿着背肌线条抚摸到腰窝时他又改变了主意。腰侧被捏了几把,星野不知是疼还是爽地哼了一声。
  或许二者皆有。泉想,这家伙的节食计划还不能停。
  星野抓着真皮车座的手指下发出吱吱的摩擦声,泉故意和星野紧贴在一起,用挺括的粗花呢西装衣料去磨蹭对方的乳头。星野已经硬得不行,泉笑着去吻他的唇角,没想到被他给一偏头,躲开了。
  预料之外的反抗令泉不痛快起来。星野不甘示弱地回瞪,专务先生连眼角都红了,一脸委屈地扁着嘴看他。
  “好吧。”第无数次痛感自己居然还是拿这头熊没办法,泉向后退了退,但还没放开对方的胳膊。“为什么不行,你说。”
  “因为这不是我的车啊!”挣扎了一下没成功,星野嘴扁得活像老鼠米奇的好朋友。“今天开的是我哥的车,我哥的车里可不能做。”
  星野守。泉社长发出意味深长的“哦……”然而他一点都不想在这种时候想起老朋友兼情人的亲哥。社长先生只用了一秒,就将与这个名字对应的脸孔从脑海中抹掉了。怪不得今天这辆劳斯莱斯从没见过,话说回来,谁知道这家伙到底有几辆车啊。
  就算兄弟俩互相看不顺眼,这车子亮瞎人眼的模样也一看就是亲生的。
  乱扔衣服鞋子都没关系,弄脏我哥的车的话,他可是要发疯的。星野嘟嘟囔囔地说,赌气的模样让泉觉得自己的智商可能陡然下降了一大截,因为此刻他脑子里居然充满了小学水准的想法——可爱,想弄哭他。
  他早就知道,跟这家伙呆在一起久了,迟早会被传染成笨蛋的。
  一边开心一边因为开心而不爽(?),泉社长凝视着猎物,笑容更加艳丽起来。
  “驳回。”
  被他笑得毛骨悚然,星野奋力抵抗起来。不幸的是就算劳斯莱斯的后座也没多宽,背后就是温热的皮质坐垫,他扭动着想从对方身体笼罩下横向移动出去。泉顺势抓住他一边的膝盖,用势在必得的姿态——
  “砰”
  就算劳斯莱斯的顶棚也没多高,毫无车震经验的泉先生不幸地撞到了头。虽然撞到的地方挺柔软的,但就起身之势,这一下撞得也不轻。泉“嘶——”地吸了口气。还没等他伸手去摸,身下的星野爆发出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声。
  泉的左手还按着星野的手臂,星野笑得太厉害,差点从他手中挣脱。
  “星野进。”
  将他压低的警告语气视如无物,星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完全停不下来。
  “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哈,你不知道你刚才,哈哈哈哈哈!!!!!”
  笑到全身都软了,星野丝毫没意识到两人现在的姿势有多危险。直到裤子被扯开,膝盖被推到胸前,才因为韧带被扯痛了而一边笑,一边唉唉叫起来。泉并没有因为他呼痛而停下来,社长先生在极近的距离盯着对方,深黑眼睛就像要燃烧起来一样。
  “你完了。”声音带着丝丝凉气,从泉的齿缝中飘出,“今天不搞到你在这里失禁,我就改姓星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