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8 源博雅*FGO

  “啊啊啊啊啊孔老师——”
  被正面直击的埃尔梅罗二世只来得及留下一句“我不姓孔,接下来拜托了”,目送着劳模Caster灵体化消失在空气中,藤丸立香抱着脑袋发出惨叫。
  “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为什么大英雄的技能本里会有魔神柱!!!”
  “那么,开始演奏吧。”
  与惊慌失措的御主反应截然相反的是从最后排替补上场的三星Caster。年轻贵族拔出腰间倭刀,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别逞强啊!”
  立香慌忙抓住对方的衣袖。少年愕然地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知她脸上是什么表情,源博雅被逗笑了。一手握紧刀柄,一手将御主护到身后,看起来还未成年的从者并没有把对面的剑阶魔神柱放在眼里似的笑起来。
  “来吧。”
  完全没准备听她命令吗?立香生气地鼓起脸颊。就算不是逆克制,带Caster打Saber也像开玩笑一样。说起来也是她的失误,毫无准备地带着弓光炮队进了本,没料到会被揍到连最后排的博雅都上场了的地步。
  带他来完全就是为了蹭羁绊,刚到迦勒底不满一天就直送60级满破没错,但你还是个宝宝不要随便动手啊博雅!
  蓝金相间的魔神柱发出刺耳声音,空气中充满了树叶被灼焦的气味。倭刀刺在金属上的声音令人牙酸,飘出来的理所当然的是有点可怜的白字伤害。至于为什么Caster用刀——近战Archer啦用权杖的Rider啦一言不合就欧拉欧拉五行山释迦如来掌的Caster啦——立香想,看太多早就毫无波动了。
  可爱的Shielder后辈用的还是饭桌呢。
  “博雅!”
  不知第几次被打飞,少年一手扶住地面,一手拭去擦伤的额角流出的血。立香咬紧牙关,手背上的令咒灼热起来。
  “撤退吧,博雅!”
  “不。”
  Caster抓住她的手腕,有一两秒的时间立香有点后悔这么早将他满破。满破后的Lily状态真的超级可爱啦,但年长一点的博雅要温和得多,绝不会这样执拗。少年用一双柔软的棕色眼睛注视着她,声音几乎有点委屈。
  “这可是我被你召唤之后,第一次有机会战斗啊。”
  “不过是17AP而已,下次我们带上罗宾汉先生——”
  “让我试试。”
  试图说服对方的话梗在喉咙里。立香忍不住又鼓起脸颊来了,博雅跟她的表情一模一样。御主和从者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相对无言互角眼力,对面的魔神柱表示要不是回合制的话,余早就将尔等一起怼上天了好吗?
  “啊啊啊气死我了!!!”最后败下阵来的是立香,少女伸出右手,橙红色的光芒在指尖亮起。一番激烈战斗(被揍)之后博雅已经有90NP,灵子让渡时魔法掀起的微风吹起魔术学院制服黑色的斗篷,也吹动了少年Caster的鬓发。
  “今宵月色清朗。”博雅微笑起来,眼角眉梢仿佛带着千年之前古都的夜色,“若有知音,不如彻夜吹笛啊。”
  长刀归鞘,从直衣袖中掣出的,正是与罗生门之鬼吹笛一夜后,交换而来的名器——
  鬼笛,叶二。

  “啊……”立香趴在迦勒底医务室的桌子上两眼放空,任凭医生拿着仪器检查她的魔力消耗水平。“现在想起来还是不敢相信,我到底看到了什么。”
  坐在一旁凳子上的博雅露出小朋友做错事的表情。立香抬起一只手想揉他的头,但只差一点够不着。博雅像听话的小狗一样低下头,凑进她的掌心。
  可恶,实在太可爱了,可爱到犯规的地步。
  早日满破真是做得好啊,我自己!
  “你又没做错。”不由自主地又顿了顿,立香在少年Caster的乌帽子上摸了两把。忙碌的医生也在一边帮腔,“我也看见啦,那么大一个魔神柱,一不小心就被即死了。”
  比起即死,不如说是被超度了吧。医生摸着下巴说。立香回味了一下魔神柱在笛声中发出陶醉叹息而升天的奇景,附和地点了点头。
  以后就靠你痛扁关底的柱子了!面对御主这样的结论,博雅连连摆手。
  “这次是凑巧——”
  “好样的小子!”某即死率感人的对奇美拉凶器Lancer大步走进医务室,“听说你即死了魔神柱?一会儿一起喝一杯如何?”
  “别给未成年人喝酒啊库!!!”
  “那、那个……”
  “怎么了博雅?”
  “我还挺想喝喝看的……”
  “不行!”
  “驳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