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4 殷梨亭*年差逆转

杨逍殷梨亭,年差逆转,熊孩子杨左使×大叔殷六侠

  “……什么?”
  没能马上明白自己听到了什么,杨逍不由得呆了片刻。殷梨亭没有看向他,年长男人看着面前桌上自己的佩剑,轻轻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杨逍眯起双眼,像第一次见到般打量对方。少年正值年华最好的时候,容貌俊美得令人难以逼视。当他专注地看着一个人时,很少有人能拒绝他的要求。面前的男人根本无法拒绝他,不论是杨逍还是殷梨亭自己,都对这一点心知肚明。
  然而这与杨逍的设想完全不同。
  在他的想象中,让对方死心塌地,再无情抛弃对方的,分明应该是他自己才对。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刚往殷梨亭走近一步,就看见对方朝他的方向抬起头来。
  年长男人的脸上全是疲倦神色,往日那种男人自以为掩饰得很好,一看见杨逍便会露出的喜悦和纵容全都消失了。不知为何,杨逍有一瞬间感到了恐慌,但这股情绪马上就被怒火淹没了。这是欲擒故纵的伎俩,他告诉自己,表现出在意的话,就是他输了。
  少年压下自己提高声音质问对方的冲动,冷笑了一声。
  “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没有马上回答他,在杨逍总角之年便已经在江湖中初现峥嵘的男人用复杂难懂的神情凝视着他。那目光刺痛了他,他立刻竖起眉毛,就要发怒。
  “我听见了。”这一次殷梨亭没有避开他的目光,男人静静地直视着他,“昨夜你与阳教主在客栈外交谈,我都听见了。”
  杨逍登时气结,他对殷梨亭毫无戒备之心,故而丝毫没察觉到附近还有别人。但他不知道,不代表阳顶天也察觉不到。他马上意识到教主有意不提醒他,阳顶天昨夜匆匆赶来,与杨逍一番长谈,正是为了劝说义子莫再与殷梨亭纠缠,被殷梨亭无意撞见,怕是正中阳教主下怀。
  杨逍身为明教教主义子,又自负奇才,以稚龄身登光明左使高位。向来只有他负得别人,别人负不得他。他此前几位情人皆受过一番戏弄,又对他恨不起来。被对方先行分袂于他实属初次,他年轻气盛,一时又生气,又伤心,一时又觉得奇耻大辱,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其实我不怪你。”殷梨亭竟然无视了他舌挢不下的窘境,男人神色坦然地看着他,“你太年轻,因为我是晓……你义母从前的未婚夫,就想看我出丑,我不怪你。只是——”
  只是你我之间,不必再见了。
  “你……”杨逍被气得不轻,其实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何这样恼火。只觉得从未受过这般委屈,要狠狠刺回去才好。
  “谁会对你认真啊!不过……不过是个其貌不扬的老男人罢了!”
  有一个瞬间他看见殷梨亭的目光动摇了,男人怔怔看了他一会儿,终于转开视线,自嘲地苦笑出声。
  “是啊。”
  那声音很轻,却像个又苦又烫的硬块,梗在了杨逍的喉间。
  初见时当他是个后辈,温柔照顾的模样;被强吻时吃了一惊,愕然的模样;终于接受他的假意追求,显然不太习惯,却想叫他开心的模样;在他怀里明明疼得发抖,却还尽力掩饰的模样。明明是个其貌不扬的年长男人,却有那么一两次,或许不止一两次地,让杨逍觉得他可爱极了。
  那些包容的,宠溺的,羞涩的模样全都消失了。只剩下坐在杨逍面前的男人,月光透过窗子,从他的侧面照进来,让他看起来说不出的孤独失落。
  “我早就知道了。”殷梨亭轻轻说道。“情爱之事,一旦沾上,便如太阿倒持。”
  他还在笑着,眼角却已经红了。杨逍想,原来他不是不在意,只是尽力忍着罢了。
  “你还年轻,还不知道。”男人没有看他,也不知是不是在对他说话。“今后遇上别的人时可要记住了,唯有人心,不可随意玩弄。”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杨逍还会想起那个夜晚殷梨亭的侧影。直到那时他才明白。一个人的心若是碎了,即使再拼起来,也再不是本来的那颗心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