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3 苏芳鹰司

  绫小路已经有点醉了。

  他不确定自己喝了多少,比起美酒来,更醉人的是吉原的夜晚。乐声与人声混在一起,身着艳丽和服的女孩子像金鱼般在烛光灯影中优游而过,只留下惊鸿一瞥,以及撩人暗香。屏风中芍药盛放,虞美人栖息于纸门,映着绫罗的反光微微摇曳。

  他旁边的鹰司已经快倒了。这家伙的酒量果然和大家猜测的一样差劲。还残留着少年稚气的面颊一片绯红,鹰司公爵家的幼子努力睁大眼睛,但目光显然已经迷离,看起来像个在守岁时强撑不睡的小孩子。

  果然,带这家伙来这种地方是个错误。

  绫小路和一旁的同学交换个眼神。是谁说想看鹰司露出本性的模样的啊?就算在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这家伙跟平时也没什么不同。

  还是快把他带回宿舍去睡比较好吧。

  绫小路正这样想着,便发觉周围的人群骚动起来。男人们忽然往同一个方向看去,就连近乎烂醉的豪商们也坐直了身子。喧哗声突兀地消失了,随着三味线与歌伎暧昧的吟唱,寂静中只听见窃窃私语的声音说:

  “是苏芳。”

  “苏芳大人。”

  “苏芳大人往这边来了。”

  “那是苏芳。”

  苏芳。平时很少来花街,绫小路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这个名字所代表的的含义。

  花魁苏芳,吉原的倾城名花,花街的无冕之王。他的艳名就连最循规蹈矩的贵族子弟都有所耳闻。万万没想到这次来吉原,竟有机会亲眼见到传闻中的绝世美人,绫小路的心跳倏地加快。

  殷红衣袖上绘着白鹤,出自友禅名家之手,千金难买的色打褂下摆滑过榻榻米。在看清向自己走来的人时,绫小路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如果能在清醒后回忆起这一幕的话,绫小路会觉得对方的脸其实并不如想象中那样美。可不论是谁,都只要一眼,就能明白面前的人就是那位传闻中的花魁。绫小路说不清为什么,苏芳甚至不曾严妆,然而不论是昂贵的衣装还是华贵的首饰,在这个人的身上,都迅速沦为不值一看的陪衬。

  这一刻,绫小路想起了许多红颜祸水的故事,也终于相信真的有美人,能叫人不惜赴汤蹈火,国破家亡。

  连被严厉的父亲责骂时都没有这样紧张过,绫小路像被定了身似的,眼睁睁地看着那叫人心荡神驰的美人低下头,向自己伸出一只手——

  下一刻,那只手停在了身旁同学的脸颊上。

  咦?

  绫小路慢了片刻,才意识到对方的目标其实是一旁的鹰司小少爷。然而鹰司还醉着,对自己成为众人瞩目对象的事情无动于衷。他甚至没注意到走过来的苏芳。就算醉得一塌糊涂,鹰司依然坐得笔直。只有困得开始一点一点的头出卖了他。直到花魁的手指抚上脸颊,才稍微唤回一点他的意识。

  微凉手指滑过脸侧的温柔触感非常舒服,鹰司眨了眨眼,从鼻腔中发出模糊不清的叹息。那只手轻轻拈起他的下巴,催促他抬起头来。终于视线相对时鹰司的眼睛稍微睁大了,灯光映照着他茶色的瞳孔,绫小路几乎能看清那其中迷惑的水光。

  “嗯……”

  像逗弄猫咪般,苏芳屈起手指,抚弄青年下颌的轮廓。那个动作让鹰司轻轻颤抖了一下,敏感的反应让花魁翘起唇角,露出个艳丽的笑容。

  “我好看吗?”

  “好看。”

  鹰司的声音里全是酒意,慢吞吞的,甚至带着一点撒娇似的调子。苏芳唇边的笑意更深,花魁俯下身,在周围人们的惊呼中将贵族青年横抱起来。

  直到这时,绫小路才对对方的男性身份产生实感。花魁将看上去刚刚成年,身量尚未完全长成的鹰司抱在怀里,似乎并不怎么费力。被突然抱起来的鹰司头发微乱,似乎还有点懵,但显然并不害怕。苏芳低头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青年露出安心的表情,将脸枕在对方肩上,动作像温顺的小动物。那个反应显然取悦了对方,花魁抱着鹰司,朝内室方向走去。

  艳丽的红色和服几乎将白色制服的青年完全裹住,这带着倒错色彩的情境,看起来说不出的旖旎。周围的同学们因为鹰司得到了花魁突然的垂青而发出艳羡声音。绫小路突然回过神来,他站起身,刚想出声阻止对方带走鹰司。苏芳便意识到他的动作,朝他看了过来。

  被从描着胭脂的眼角瞥了一眼的瞬间,绫小路的声音冻结在了喉咙里。他像被女妖夺去了动作和语言的力量,只能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苏芳在离开时像安抚小孩子般,轻轻亲吻鹰司额角的景象。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