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9 莲实圣司+哈利波特

这个抽签组合真的太扯了23333
万万没想到最纠结的是Vinda Rosier这个名字该用英文还是法文读。现在常见翻译是温达罗塞尔,法文可能是旺达……罗洁爱尔?算了我就要写旺达,旺达与巨像的旺达(不是)40分钟1382字
哦前代那谁们的设定根本不熟,就瞎写了!

  旺达·罗塞尔看上去与平时一样,优雅、低调、神秘、一丝不苟。就算坐在铺着碎花桌布的咖啡桌前,她看上去依然高傲得像个女王。

  然而,这并不代表她欣赏当下的环境。

  旺达不太理解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诚然,身为多国魔法部通缉要犯名单前几名的常客,她不太可能堂而皇之走进对角巷的餐厅去找人。但这种一看就很廉价,弥漫着烤面包气味的麻瓜咖啡厅,实在让她感到了一丝不悦。

  与她相反,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看上去却很自在。

  莲实圣司。稍微玩味了一下这个东方名字的发音,旺达偏过头,对对方扬起一边的眉毛。

  莲实显然不急着说话,他没穿斗篷。旺达看得出他身上的西装三件套价值不菲,奇妙的是,这并没有让他在这间咖啡店里显得格格不入。男人似乎不意外她刚刚的话,只是端坐在咖啡桌另一边,在轻快的钢琴声中呷了口旺达连看都不想看一眼的咖啡。

  “您与您主人——无意冒犯——那位先生的评价令人受宠若惊。”莲实的英文带着轻微口音,用缓慢柔和的语气讲出来,就变成了一种异域风情。男人用黑得不像东方人的眼睛凝视着旺达,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容。“但非常遗憾,我不得不拒绝这份听上去十分诱人的邀请。”

  这个回答出乎旺达的预料。她改变了坐姿,危险地弯起红唇。

  “这可不是我想听到的答案。”

  “您要相信,令一位像您这样美丽的淑女失望,这并非我的本意。”莲实看着她,仿佛完全不了解她语气中的威胁。“但恕我好奇,究竟是什么,使得那位了不起的黑巫师认为我,一个格兰芬多出身的魔法语言教授,会相信并拥护他邪恶的理论,甚至为之卖命呢?”

  男人声音中真诚的好奇使旺达发出一声嗤笑。罗塞尔家的女继承人似乎真的觉得这句话非常好笑,形状优美的墨绿色眼睛中罕见地有了一丝笑意。尽管那其中显然掺杂了讥讽之情,但莲实还是露出了欣赏的目光。

  “您太有趣了,莲实先生。”那个笑容稍纵即逝,旺达的声音依然冰冷柔滑,“就算骗过所有人,我也看得出来。您跟我,跟我们,是同一类人——至于格兰芬多,显然,霍格沃茨的分院帽犯了个错误。”

  她知道不需要说得太清楚。根本不需要摄神取念,只要一看莲实的眼睛她就明白,那是视他人如尘土蝼蚁的眼睛。就算在学校里表现得再温柔开朗,再受学生欢迎也好,这个男人是头伪装得很好的野兽。

  揭开他的伪装,露出他的爪牙,他会食肉饮血,并感到理所应当。

  “哎呀。”莲实轻轻微笑起来,看起来竟然还有些羞涩,却并未否认。“您说对了一点,我也希望建立新的秩序,可我希望看到的秩序,恐怕与那位先生的愿景不太一样呀。”

  黑色与墨绿眼睛对视,琴声,花香与恼人的面包香气从两人之间轻轻滑过。片刻之后,旺达眯起了眼。

  “遗憾。”

  她并未期待三言两语就让对方投入黑巫师的怀抱。但莲实的态度隐隐激怒了她,与看上去不同,旺达·罗塞尔不是个很有耐心的女人。

  在她细长的白色手指握住魔杖之前,莲实眨了眨眼。

  “如果我是您的话,就不会在这里轻举妄动。”

  这太明显的挑衅几乎令旺达笑出声了。男人扬起下巴,放松了坐直的脊背。礼仪端正的好青年形象融化了,莲实向后靠进椅背,凝视旺达的深黑眼睛竟让她在一瞬间感到危险。

  在她的面前,男人撕下了属于‘人类’的皮。

  “刚刚您说错了一点。”莲实漫不经心地说道,“霍格沃茨的分院帽没有出错,我被分进格兰芬多,是因为这世上,几乎没什么能让我害怕。”

  就像他们说的,您知道,勇敢无畏什么的那一套。霍格沃茨的魔法语言教授比了个虚情假意的手势。

  “我可能打不过伟大的黑巫师,罗塞尔女士。”男人露出白色牙齿,露出个食人野兽般的笑容。“但我可以保证,如有必要,我会让您和您的主人感到非常,非常的后悔。”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