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1 岛田后藤

Crossover,三月的狮子电影向,瞎写练笔
所以我啥时候不是瞎写练笔啊(思考人生

  “这不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岛田开就沉默下去,直到身旁的人不安地移动一下,才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总觉得事情要糟。”
  岛田重复道,叹息被面前开过的汽车发动声掩盖过去。站在他旁边的男人向他更加靠近了一些。他回头看着对方,不由得发出另一声长叹。
  果然无论看几次都不可能习惯啊,这张脸上露出这种表情的场面。
  “岛、岛田先生,我刚刚是不是露馅了?”
  对方的声音中满是不确定,可能是由于慌张,居然还让他听出了一点含含糊糊的宫崎口音来。再次确认这绝不是人格分裂可能出现的情况,岛田无奈地抬起手,又在差点拍上身边人的背时犹豫起来。
  就算这样也不敢伸手,自己还真是个胆小鬼。
  “可是刚才那位小姐,就这样不管的话,会不会给后藤先生添麻烦啊?”
  “就算你这么问我也……”岛田苦笑着回答道,“啊,绿灯了,后……柳原。”
  被这么一说就抬起头来“啊”了一声。穿着黑大衣的男人弓起背,用有点慌张的动作跨过斑马线。岛田跟在对方身后,再次产生了不时刻跟着对方不行的感慨。
  不管怎么看都是后藤的这个男人,在六天前一觉醒来,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
  刚开始还以为这是什么恶劣的玩笑。然而不管怎么想,名为后藤正宗的男人跟“开玩笑”都很难扯上关系。况且那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言行举止实在不是靠演技就做得出来的。跟后藤比起来,自称“柳原弘”的男人明显缺乏自信,慌乱地抓着他衣袖,急得快哭出来的模样实在不像作假。
  更诡异的是,对方刚开始还把他认作是名叫“竹内雄太”的同事。
  按照柳原的说法,他是某大学附属医院的外科实习医生,今年28岁。前一天下班后普通地洗漱睡觉,醒来时就变成了后藤。而他,岛田开,则怎么看都是老了十岁的他的同期,内科实习医生竹内。
  没错,老了十岁。岛田至今都没能鼓起勇气问对方,他口中的这个竹内到底几岁。
  麻烦还在后面。
  柳原提供了不少细节,然而调查之后他们发现柳原所说的那所大学六十多年前就已经改名,现在更是完全没有任何大学附属医院符合他的描述。茫然的柳原马上就红了眼圈,似乎快吓哭了的模样把岛田也吓得不轻。一番手忙脚乱的安抚之后他才想起,比起不翼而飞的医院,更该担心的是后藤这边。
  出乎他预料的是柳原会下将棋,然而对弈了一盘之后,不由自主切进儿童指导棋模式的岛田深深地感到要对方在棋盘上伪装成九段棋手,基本无异于白日做梦。在不死心地拨了后藤的电话,手机在柳原兜里响起,直接去后藤家用柳原包里的钥匙开门后公寓里空无一人之后,岛田开八段终于不得不绝望地面对现实。
  啊,这一点都不科学的现实。
  后藤那大得有点空旷的公寓明显让柳原整个人坐立不安,实在不放心留下对方一个人的岛田最后还是把柳原带回了家。直到今天,才不得不带柳原出门,去后藤家拿一趟换洗衣物。
  明明一路都在心中向各路神明祈祷不要被认识的人看见,可两人才刚走出后藤家附近的地铁站,就迎面撞上了熟人。
  说是熟人,对岛田来说也只是有点面熟的女孩子罢了。不幸的是对方显然跟后藤熟得很,看起来还很年轻的女孩一见后藤就像是要哭了一样,用力盯着两人的眼神让柳原整个人都僵硬得不行。还没等岛田想出打圆场的台词,对方就扁起嘴,死命忍着眼泪抽噎着开口了。
  “原来……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
  ?????
  就算不用看,岛田也知道柳原只可能比他更摸不着头脑。好在少女完全没打算给他俩说话的机会。
  “后……后……”
  最后还是没能忍住,女孩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在周围诧异的目光聚集起来之前她跺了跺脚,飞快地跑开了。
  “后藤先生是大笨蛋!!!”
  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两位男性相顾无言,十分茫然的场面。
  后藤你到底对人家做过什么啊!?岛田在脑内发出无声的呐喊。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心里其实酸得不行,岛田八段今天不知第几次叹了口气,抬手搔乱了自己的头发。
  “没事,别担心,反正后藤那家伙也没多少朋友。”
  不管碰到谁,你只要用力皱起眉头别说话就行。凡事由我来应付。就算这么说也没让柳原完全放松下来。啊,其实在认真装出满脸不高兴的情况下,岛田也很难解读出柳原的情绪就是了。真是个让人放心不下的家伙。岛田默默地想,希望接下来别再碰到认识的人了。再这样下去,也不知道是柳原会先心梗,还是他会先胃病发作——不知道犯胃病的话,能不能让柳原给他开点药什么的。
  不幸的是命运似乎无视了这乐观(?)的念头,决心要让岛田开八段在今天体验一下乌鸦嘴的人生。两个人没有碰到邻居,却在像入室盗窃似的火速打包了几件衣服踏上归途时遇见了三角龙雪。
  在看清他俩的一瞬间童花头棋士显然是想躲开的。但是目光已经接触上也来不及了,史密斯先生犹豫了两秒,不知想了些什么,突然朝他俩挥起手来。
  “岛田前辈!后藤先生!”
  柳原在他旁边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可能是已经紧张过度,看上去反而比较冷静了吧。岛田同情地想。这时候后辈棋手已经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在对柳原又毕恭毕敬地打了个招呼之后,史密斯一把圈住岛田的肩膀,把他拉到一边去了。
  “岛田前辈。”史密斯将手放在嘴边,悄悄说道,“虽然装作不知道可能会比较好,但还是恭喜你啊。”
  “……啊?”
  “就是那个啊,你跟后藤先生的事。”
  史密斯用的全是气声,岛田费了一点劲儿才听懂他在说什么,却还是没懂他的意思。
  “我跟后藤……?”
  “对啊。”史密斯鬼鬼祟祟地抬头看去,姿势活像特务接头。岛田跟着他的目光回头,就看见一脸高深莫测站在不远处的柳原。“你跟后藤先生,不是在一起了吗?”
  “在……啊?”
  “别担心别担心,大家早就都看出来啦。岛田前辈暗恋了后藤先生那么多年,现在也算开花结果了。大家都为你开心啊。”
  被扑面而来的信息量打得有点懵,岛田一时间没能马上反应。只能本能地反问道: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暗恋后藤的?
  “哎呀,上周大家都喝多了,不是岛田前辈送后藤先生回家的吗?”
  对,是有这么回事,但某个坏脾气的醉鬼连自己带没带钥匙都说不清楚,岛田只好带对方回家借宿。
  “后来第二天,岛田前辈来将棋协会给自己和后藤先生请假,大家就都明白了。恭喜你啦❤”
  大家是说谁啊史密斯……
  “虽然刚开始不看好你俩,但后藤先生的太太去世也好几年了,看到他能走出来,大家都乐见其成,也会祝福你们的。”
  不不不其实他刚刚才借酒告白,连个回复都没收到,第二天醒来的就成了另一个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后藤先生应该也很爱你,都没有平时那么吓人了。稻田前辈要加油哦~对岛田比了个中学女生似的鼓劲手势,史密斯潇洒地对两人挥挥手,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徒留岛田在原地,一手扶着路旁栏杆,消化起刚才的对话。
  可真是无情无耻无理取闹啊,人生。
  “你没事吧,岛田先生。”
  男人充满担心的绵软声音在他身旁响起,岛田一手捂着隐隐作痛的胃,一手抓住了对方的臂弯。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简直像是刚跑完三千米,还带着哭腔。
  “你和后藤可一定要换回来啊!柳原!”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