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每日练笔-黑泽狩谷

  敲字这个事情真是毫不留情,你多久不敲,复健时就有多痛苦。
  反正语感已经退化得差不多了。这次就放弃思考,想到什么打什么。
  用mind map来思考怎么写还挺有趣的。虽然只想打个日常段子。
  原创人物……来源一言难尽,结果来说他就很原创。打得超烂,纯存个档吧。

  “您好,鄙姓赤枝,赤枝友香里。”
  友香里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最后检查了一次手里的纸袋,下定决心推开门,走上门外的走廊。
  公寓的走廊是开放式的,友香里眯了眯眼,抬手遮住浓烈的阳光。楼下的植物长得郁郁葱葱,从三楼都闻得见一丝花香。似乎是丁香,友香里深呼吸了两次,向隔壁走去。
  两个门牌并排挂在墙上——狩谷、黑泽。迁入时邻居似乎不在家,友香里当时就注意到了这两个并列的姓氏,还稍微猜测了一下姓氏主人的关系。现在是揭开谜底的时候了。友香里按响了门铃,从门的另一侧很快传来了应答声音,隔着门不太听得清,似乎有男人的声音喊道:
  “来了!等一下。”
  门内嗡嗡的闷响停止了,主人并没让她等得太久。友香里抬起头,立刻就愣了愣。
  她知道邻居是男性,但没想到对方是这样的……好看。
  连甲虫王者大战T恤穿在他身上都陡然显得高级了不少的那种好看。
  高个子男人一手抓着门把,一手握着吸尘器,对她露出询问神色。不知何故,友香里的紧张又回来了,她听见自己结结巴巴地说道:
  “您好,鄙、鄙姓赤枝,赤枝友香里!”
  啊啊啊太糟糕了,友香里欲哭无泪地想,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知为何,她已经在九十度鞠躬中了。对方显然也呆了一呆,不过马上,她就听见头顶男人含笑的声音。
  “我知道了,您是昨天刚搬来的邻居吗?”
  “是,是的。”
  男人的声音似乎有某种安抚的效果,毫无来由地,友香里发现自己似乎可以顺畅地说话了。
  “昨天刚刚搬来,就想来打个招呼,请多多关照。”
  “哪里哪里,也请您多多关照。”男人顿了顿,回头向屋里招呼:“辽?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
  另一个男人出现在玄关,呜哇,友香里的内心只剩下这一个叹词。这位更加不得了了,就算正面无表情地在围裙上擦手,那张脸仍然充满难以接近的冲击力。意识到自己正在盯着人家看,友香里慌忙将视线转回地板上。
  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注目礼,两个男人都没有对友香里失礼的视线做出反应。友香里听见吸尘器对围裙介绍道:
  “这位是昨天搬来的新邻居,赤枝小姐。”
  “您好。”
  友香里慌忙回礼,显然觉得她慌慌张张的模样很好玩,吸尘器先生笑了笑。
  “我是狩谷,狩谷礼人,这位是黑泽辽。”
  不知从何处传来自行车铃声,说点什么啊,友香里!友香里犹豫了片刻,突然想起手里的东西。
  “对了,这个。”她向前递出纸袋,突然觉得自己准备得有点简陋。“是我自己烤的蛋糕,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吸尘器,不对,狩谷接过她手中的袋子,向里面看了一眼,露出开心模样。
  “啊,是戚风蛋糕。你看。”
  黑泽也看了过去,犹豫了一下,又看向她。
  “等一下。”
  “啊?”
  男人消失了很短的一会儿,很快便回到门口,手里多了个盖着透明盖的瓷盘。
  “早上刚好试做了这个,赤枝小姐喜欢抹茶吗?”
  抹茶,赤豆,毛巾卷。
  不管怎么看,毛巾卷的卖相都已经超越了家庭手制的范畴。友香里不由自主地“哇”了一声。直率的感叹让黑泽冷冰冰的美貌露出了笑容。
  “很厉害吧。”狩谷听上去有点得意,“谁想得到呢,辽居然是甜品的天才,我觉得他可以开个甜品店。”
  你别胡说。黑泽低声埋怨,深黑眼睛在看向友香里时,带上一点若有似无的认真神色。
  “如果吃过之后能告诉我感想,那就太感谢了。”
  “啊,一定。”被这样看着,友香里觉得自己脸都红了。她移动了一下,险些撞上门框。但狩谷的手已经在那里了。男人的手隔开了她的背与坚硬的木头,温柔地引导她向旁边退了一步。
  “以后我们开店的话,赤枝小姐也要多光顾哦。”
  狩谷含笑说道。
  直到门在面前合上,友香里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她一手托着蛋糕,一手覆上自己发烫的脸颊。
  啊啊啊啊糟透了,她是个大笨蛋。
  总之还是好好地跟邻居打过招呼,也不会被编辑说教了。友香里想,不过,里面的两个超规格美男子应该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真是的,哪有连对方一指头都没碰到,却疯狂散发出粉红气氛的朋友啦!!!

Published in HIDEAKI 原创 邪念菌培养皿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