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莲实x哈利波特2

  感受到莲实老师真的很喜欢霍格沃兹,居然还能抽到第二次。
  那当然要满足他!莲实老师要当教授!就让他当教授!
  水仙拉郎莲实x博雅雅,所有bug和OOC都属于我!快乐!

  琴声响起的瞬间,莲实圣司微微睁大了眼睛。
  莲实对音乐一直很感兴趣,他对麻瓜的音乐了解不多,却充满探索欲。事实上,这也是名为源博雅的学生吸引他注意的原因之一。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意识到周围反常的静谧并非出于幻觉。在博雅开始演奏时,整个禁林仿佛都屏住了呼吸。
  树梢振翅的夜鸟,草间觅偶的鸣虫,就连一进入禁林就徘徊在他们周围,始终令莲实在暗中戒备的危险气息也平伏下去。莲实找不到语言来形容自己听到的音乐。那像是水,像是空气,像光也像黑暗。俗称“精灵灯盏”的魔法植物从树干与石头上散发出幽微银光,在这月色暗淡的夜晚,映照着森林中央的少年。
  禁林当然不是练习小提琴的理想地点,提出这个建议时,莲实其实怀着一点恶意。没有人会将“胆大妄为”这个单词与风趣开朗的古代如尼文教授莲实圣司联系在一起,在霍格沃兹,莲实的伪装完美无瑕。或许是向他求助的博雅很可爱——过于可爱——才会令蛰伏在莲实胸中那头凶恶饥渴的野兽稍稍抬起头来,露出尖利獠牙。
  “格兰芬多塔……不太方便。”博雅字斟句酌地说道,“什么?不。我的朋友们没有恶意,只是。”少年顿了顿,“他们似乎不太——理解——巫师也会喜爱麻瓜的乐器。明明是他们怂恿我这学期把小提琴带来学校的……”莲实觉得博雅可能没注意到自己边说边扁起了嘴,少年困扰地皱起眉头,声音里带上了抱怨色彩:“他们应该不是故意取笑我,但我还是很不高兴。”
  可怜的博雅,他既不知道有求必应屋藏在哪里,也不知道莲实故意瞒着他,其实是想作弄他一下。
  他一直有种预感,这位成绩不上不下,上课漫不经心的学生,很可能会在某方面给他惊喜。
  然而现在听到的旋律,还是大大超越了他所有的预料。
  简直——
  莲实着迷地凝视着不远处伫立的少年。音乐从琴弓下流泻而出,轻盈而明澈,仿佛本来就是这禁林的一部分,又温柔,又无情。乐声唤醒了凶兽,莲实的呼吸急促起来,感觉到眼睑内侧微微发热。
  “多么美妙……”
  想触碰他,想污染他,想独占他,想将他侵犯殆尽,连同这美妙的乐声,一同吞入腹中。
  轻捷的蹄声打断了莲实的思路。年轻的教授皱了皱眉,这才意识到有什么接近了他们。高大黑影穿过灌木从向他走来。直到对方距离他不到五码时,莲实才看出那是一个马人。
  莲实知道禁林里有马人,在传闻中千奇百怪的魔法生物中,马人是较常出现在人类眼前的物种。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一个马人,走向他的是一个褐发马人,毛色光亮的马身部分与头发同色,略长的头发散在肩上。马人扬起头,用一双温和的褐色眼睛眺望不远处的博雅。
  是被琴声引来的吗?刚想到这里,马人的眼睛转向了他。
  那是个古怪的眼神,马人的双眼依然和煦,莲实却敏感地察觉了其中审视的色彩。那个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很短的几秒,马人对他点了点头,算是致意。
  出于某种奇妙的默契,两人都没有说话。他们站在距离彼此不远的地方,聆听来自博雅的琴声。远处传来低微水声,莲实想象那是巨乌贼在黑湖中搅动。禁林中的生物开始缓缓地活动。风吹过林梢,不知何处有生物穿过草丛,发出轻悄的悉索声响。琴声与这些声音融化在一起,包容它们,也被它们包容。
  很难说原因究竟为何,莲实始终能感觉到到一旁的马人在警惕着什么。还有其他人与他分享博雅的乐声这个事实令他感到轻微的不快,但最后他决定对方不完全算是一个人类。也许下一次,他还是该带博雅尝试一下有求必应屋。
  几个滑弓结束了这一曲。有一小会儿博雅还没回过神来,少年的双肩微微起伏,眼睛有点迷离,却亮得惊人。在这个瞬间,莲实觉得对方看起来也像是某种魔法生物了。他很自然地想到塞壬与罗蕾莱,可博雅与那些擅歌的生物截然不同。如果说有什么决定性的区别的话,莲实想,博雅的琴声是向外的,开放的,他并不试图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而其他生物受到吸引,只是他无意中造成的结果而已。
  那无法言喻的官能感,也只是博雅的音乐在名为“莲实”的生物身上,无意间掀起的涟漪罢了。
  当视线触及莲实的时候,博雅又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了。少年抓着手里的小提琴向他跑来,脸上带着个有点害羞的表情。看见一旁伫立的马人时博雅吃了一惊,但令莲实觉得好玩的是他并没吓到。博雅谨慎地歪了歪头,用好奇的目光盯着马人看了一会儿,右脚向后退了半步,低头鞠了个躬。莲实差点笑出来,博雅的动作标准极了,完美再现了在魔法动物保护课上教授的对鹰头马身有翼兽标准礼仪。好在马人并不清楚年轻巫师们的课程设置,又或者他不太在意。棕发马人用纵容的目光看着少年,在博雅开口时,甚至露出了有趣的笑容。
  “请问,”博雅深棕色的眼睛又开始闪闪发亮了,但那句话没能说完。莲实抓住了博雅的手臂。就算在这样昏暗的光线里,他也没有漏看博雅蠢蠢欲动的手指。直觉告诉他,如果不打断的话,下一刻博雅说不定就要开口问马人能不能摸了。
  不,谢谢,还是免了。
  莲实告诉自己这样做是因为书里的马人喜怒无常,脸上笑眯眯的,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翻脸。
  意识到忽略了莲实,博雅脸红了一下,乖乖地被莲实拉到身边。马人凝视着两人,脸上依然是那个若有所思的微笑。
  “月亮。”马人说,声音低沉温和,内容却意味不明。
  莲实突然意识到,马人不是对他们在说话。
  山毛榉的阴影中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个马人。白色皮毛与金发在黑夜中闪着微光,莲实听见博雅在身侧发出一声短促的赞叹。从他们的角度看不清对方的脸,金发马人的声音听上去比棕发马人要年轻一些。
  “芬里尔的浓雾,正在接近月亮。”
  “是的。”
  先前的马人肯定道。莲实不太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不论是书中记载还是同事的描述都告诉他,马人之间的谈话总是这样语焉不详的。“他们对月亮和星星以外的东西不感兴趣。”他的同事,占卜学教授这样告诉他,语气听不出是赞同还是抱怨。两个马人抬头望着月亮,莲实也跟着抬起头,一勾白月旁萦绕着淡淡的雾气,他决定不去思考什么是“芬里尔的浓雾”。
  “但是,现在是新月。”褐发马人用咏叹般的语气说道。“危险尚未发生。”
  金发马人明显地思索了片刻,莲实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博雅向他身旁靠近了些,小家伙该不会在长袍里藏了牛角面包吧,莲实分心想道,闻见从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
  “好吧。”尽管有些犹豫,金发马人还是对同伴点了点头。转头向密林深处走去,褐发马人在跟上去之前回头朝他们看了最后一眼。在精灵灯盏微弱的光线中,莲实分明看到对方的眼睛里充满了忧虑,还有一丝对他的警告。
  突然之间他意识到,两个马人之所以出现,是担心有人可能伤害博雅。
  那个人就是他。
  莲实无法克制地勾起唇角,笑容在他唇边逐渐扩大。他伸出手,若无其事地从背后揽住博雅的腰。少年怕痒地弹了弹,终于还是一边发出笑声,一边任由他将自己拉进怀中。
  怎么办?越来越想吃掉你了。
  我的,我可爱的博雅。

Published in HIDEAKI 邪念菌培养皿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