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矢部+身份交换

  新抽的梗这半个多月里让我掉了好多把头发……
  进藤矢部身份交换的话,就是研修医进藤x指导医矢部。两边都好难……三十四岁矢部虽然不好想,但姑且还是能想象出来。要命的是进藤神。不要说他居于下位的模样,我连他平时跟人普通地聊天都很难想像,更别提谈恋爱,还是年轻人。
  三十四岁还在怼天怼地,二十五岁怕不是要佛挡杀佛(抱头
  仔细一想,除了翻译,我根本就没打过进矢文吧。都是进藤的错!
  但这个时侯就会有种名为“这个写不出来你就什么都写不出来了”的谜之危机感(A.K.A.强迫症)。
  结果是强行打出来了,但总觉得双方都OOC到了火星,怎么说呢,这位家属(谁),我已经尽力了!就当它是原创段子看着玩儿吧!!!
  我宣布进藤一生是我一生之敌!!!

*** *** ***

  第一眼看见矢部医生时,进藤一生没能马上认出对方。
  这倒不能怪他,他还没见过自己指导医师便服的模样。进藤后退半步,藏进廊柱的阴影中。尽管现在是休息时间,但他不太希望自己悄悄出来吸烟的事被对方发现。
  这么说来,矢部医生今天是夜班。进藤看了眼手表,察觉对方早到了一点。
  深秋的空气中漂浮着凉意,就连午后的艳阳都驱散不了。矢部医生裹在烟灰色大衣里,看上去十分温暖。进藤马上注意到对方并不是一个人。走在矢部旁边,穿着夹克的陌生男人看上去与矢部年纪相仿。进藤觉得对方与矢部医生也不是旧识,很难说为什么,他总觉得矢部医生看起来有点拘谨,还有点……腼腆?
  但年长男人面颊微红也可能是因为天冷。进藤呼了口气,苦涩烟气在舌尖留下渺茫的甜味。不知道另一个男人说了什么,矢部医生笑出声来。进藤皱起眉头,终于意识到令他感觉异样的究竟是什么。
  这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得有些超乎必要了。
  进藤不知道这为什么会令他困扰。指导医师在工作以外的时间做了什么,这根本就不关他的事。
  风在金黄的银杏树叶间搅起一阵沙沙声。陌生男人“啊”了一声,朝矢部医生倾身过去。被对方身形笼罩的矢部医生似乎吓了一跳,上半身危险地往后仰去,被对方眼疾手快地揽住腰才避免了一个踉跄。男人发出低低的笑声,给矢部医生看从他头发上摘下来的树叶。
  这已经算性骚扰了。从进藤的角度能看到矢部医生连耳根都红了。他一直知道指导医师虽然在工作时判断迅速而果断,平时却总有些笨拙。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指导老师满脸通红,手足无措的模样。进藤只沉吟了很短的时间,矢部医生显然十分困窘,他告诉自己,他有责任为指导医师解围。
  “矢部医生。”
  听到他的声音,纠缠的两人很快分开了。矢部医生的脸还红着,不知道是不是进藤的错觉,向他看来的棕色眼睛里仿佛还带着一点水光。看清是他时,矢部医生明显松了口气。
  “是进藤啊。”
  “是我在带的实习医生。”矢部医生对另一个男人说,但并没有向进藤介绍对方。男人看了他一眼,四目交投时进藤没忍住,警告地瞪了对方一眼。男人愣了愣,而后哑然失笑。
  “那我就先告辞了。”男人对矢部医生说,接下来的几句话进藤听不清楚。男人垂下头,低声对矢部医生不知说了什么,还笑着看了他一眼。矢部医生露出讶异表情,似乎也想回头看他,却被男人揽住肩膀,在额头上迅速落下个亲吻。
  你不方便接电话吧,回头邮件联系。留下这么一句话,男人潇洒地离开了。走前甚至还对进藤挥了挥手。
  叫人火大。
  进藤皱着眉,试图搞清楚自己的恼火之情从何而来。
  “……进藤?”
  矢部医生可能已经叫了他好几声。年长男人看着他,面露关切。进藤不由自主地注意到矢部医生的鼻尖还泛着点红。虽然时常用老师的语气叫进藤多多运动保持健康,矢部医生自己却没什么户外运动的时间。刚刚离开的男人拥有正好相反,显然被阳光洗礼过的肤色。两人站在一起时,矢部医生看起来甚至算得上苍白。
  进藤觉得自己需要忍耐一下对自己的指导医师说教的冲动。
  “啊,抱歉……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矢部医生顿了顿。发觉自己的措辞过于暧昧,进藤暗地里皱了皱眉。但指导医师很快露出个笑容。
  “因为是私事,就没告诉你。”
  别那样笑啊。
  像是落寞,又像是疲倦,那是个习惯了受伤的苦笑。
  不知怎的,那个笑容看起来有点难过。
  矢部医生带着年长者的包容态度对他微笑,棕色瞳孔在阳光下看上去颜色更浅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喜欢男人。”
  进藤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矢部医生看了看他,发出一声轻笑。
  “别担心,我不会骚扰你的。”
  男人的笑容令进藤更加焦躁起来。年轻的实习医生并不明白此刻自己为何会觉得有些恼火,只知道自己的态度刺伤了对方,这并非他的本意。然而矢部医生没有给他时间细想。指导医师垂下眼睛,马上注意到了别的事情。
  “啊,原来你躲在这里是在吸烟。”
  进藤条件反射地将烟往身后藏了藏,不等他想清楚这个亡羊补牢的动作到底有没有必要,即将燃尽的烟头灼痛了他的手指。他“嘶”地吸了口气,连忙将烟头在室外吸烟处的烟灰缸上按熄。他狼狈的模样逗乐了矢部医生,男人在他身后笑出声来。轻松的笑声稍微安抚了进藤。
  如果能一直这样开心就好了,矢部医生真的不适合苦笑。
  在这一刻,进藤一生的脑海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Published in HIDEAKI 邪念菌培养皿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