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濑和也

  一直想花钱打这对的文是因为双方真的都太麻烦了好难写,害怕写崩。但还是本着放空大脑OOC就让它O吧的原则打了一段。啊。先这样吧。
  早濑室长过于坦率了和也太软了,不过也算异常前提下勉强成立……吧。
  反抗工作杀萌!!!自嗨选手无所畏惧!


  早濑下班回家的时候,太阳尚未完全落下。
  家里一片寂静,早濑皱了皱眉,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家的房子大得毫无必要。
  早濑勇作并不是会经常产生这种感性想法的人,但是此刻,习以为常的空旷和静谧竟令他感到一丝不安。他在玄关迅速换了拖鞋,快步向一楼客厅走去。
  他在客厅沙发上找到了安城和也。
  早濑松了口气,稍微放慢了脚步。客厅四面的窗子都敞开着,家政服务在离开前关好了纱窗,以免花园里的小虫子飞进来。夕阳伴着青草的气味漫进客厅,洒在沙发的一脚。安城身上的薄毯有一半落在地上,手边放着一本书,看上去像是在读书时不小心睡着了。
  不想吵醒安城,早濑轻轻走近沙发。
  第一眼看上去安城似乎睡得很安稳。可早濑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他臂弯上搭着西装外套,手里提着公文包,低头端详男人的面容。
  安城的脸浸在阴影里,不像清醒时若无其事的模样,看上去憔悴极了。医生再三向早濑保证安城身体上的伤已经基本痊愈,也不会留下后遗症。但早濑一直觉得安城还没好,他所认识的那个傲慢得可恨的安城和也,似乎根本就没有回来。
  他绝不会承认自己在怀念那样的安城。
  可是在经历了像是要将一个人的身体、精神、尊严和人格完全摧毁的折磨之后,重新再拼凑起来的,还会是原本的那个人吗?
  想起录像中的景象,早濑窒住了几秒,果断掐断了这条思绪。
  即使在睡梦中,安城依然蹙着眉,眼睑下的眼珠不停转动。早濑安静凝视了一会儿浅睡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抚平对方眉心的起伏。
  就在这时,安城倏然睁开了眼睛。
  男人瞳孔紧缩着,眼睛几乎变成两潭灰色的深湖。不知为何有点心虚的早濑想收回手,这个轻微的动作惊动了安城,男人猛地向后一退,手臂本能地护住头部,整个人防卫地蜷缩起来。
  早濑愕然地看着这一幕,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安城。即使看过那个视频,他依然难以将脆弱无助的形象与安城联系起来。而出现在他眼前的安城一直表现得相当正常——过于正常。以至于直到此刻,他才对发生在对方身上的事产生实感。
  就在他犹豫的这片刻间,安城已经迅速地冷静下来。
  冷汗还挂在额角,但刚才那惊恐的神色转瞬即逝。安城支着身子坐起来,向后抹了把散乱头发。
  “你回来了?”
  安城显然想对自己刚刚的失态避而不谈。早濑迟疑了一下。窗外传来归巢鸟儿呼唤伴侣的啼声,夕阳的余晖洒在安城的侧脸,将男人的眼睛映得像灰色得玻璃珠。无机质的联想令早濑无端不快起来。他见过这双眼睛里的愉快、痛苦、狠戾,甚至将对手逼进绝境时那赤裸裸的恶意,都不曾令他像这一刻般感到焦躁。
  那双曾像狼一样的眼睛现在像是已燃尽的灰。这幅景象深深地刺痛了早濑。
  “安城。”
  觉得自己的语调过于生硬,早濑皱了皱眉。安城避开他的目光,将掉在地上的书放到茶几上。
  “你需要去看医生。”
  安城顿了顿,对他扬起眉毛。
  “什么?”
  年轻的警部看上去十分意外。早濑觉得对方可能根本没有察觉自己的反常,一时之间他有些不忍,却还是硬下心肠继续说道:
  “生活安全科给你的手册里有心理医生的联系方式——”
  安城惊诧地笑出声来,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严肃。
  “等一下,你什么时候读了那个啊?生活安全科当时也建议过,但是我不需要啊。”
  又不是我的错,就当是被揍了一顿好了,这些我都懂,还没到需要心理干预的地步。安城说着耸耸肩。轻描淡写的语气不知怎的,更加加深了早濑的焦躁。知道面前的男人一旦打定主意就很难改变,早濑紧皱着眉头,将外套丢到沙发靠背上,俯下身去抓住安城的下巴,姿态强硬地亲吻了对方。
  这是安城出院之后他们的第一次肢体接触。安城的嘴唇温暖而干燥,让早濑有种润湿它们的欲望。被亲吻的安城整个人都僵住了,在被吻住的一瞬间他下意识挣扎了一下,喉间发出细小的惊慌声音。很快他就顺从地张开了嘴唇,然而早濑立刻就察觉到对方的不对劲。轻轻压在他手指下的颈动脉跳得慌不择路,安城在克制着反抗的冲动,似乎在害怕抗拒会招来残酷的对待。
  不是这样的。早濑闭了闭眼,感觉眼角发热。在两人的关系中,安城一直都是较强势和主动的那一方。无法拒绝对方的引诱曾无数次让早濑恼怒到无以复加,可是此刻,他却对这个被毁坏了的男人感到无法言喻的心疼。
  早濑没有料到,或者是他始终拒绝去思考自己对名为安城和也的男人怀着怎样的感情。然而有些事情是不可能永远逃避的,如同太阳西沉,繁星升起。
  屋里已经变暗了,天还没有全黑。早濑离开安城的嘴唇,看着安城在沉思中露出懊恼的表情。这时候男人看起来比之前几天要生动一些了。他怜爱地用拇指抚摸过安城下巴的轮廓,尝试着放轻了语气。
  “我和你一起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