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冰虎尾

  立秋啦。写写流水账。
  今年雨水挺多。连续旱了几年后迎来了一个雨水丰沛的年头。气温一直不太高,但是潮且气压低。有点担心柜子里的本子们生霉,但一直懒得拿出来看。隐约觉得需要组织一次晒书活动,但休息日只想躺在风扇前或者出门拥抱大自然哈哈哈。
  荷花谢了之后花季就大致过去了。山里的养蜂人已经迁走。水杉林散发出水和苔藓的气味,小白鹭和黑水鸡在市区湿地惊鸿一瞥后就没怎么看见,不知是不是藏进了遮天蔽日的莲叶里。近期看到好多雏鸟,幼年麻雀圆圆的一个小毛团,两腮的黑斑还不太明显,在爹妈呵护下绒毛丰满,在树梢上跳来跳去。还没长出额羽的八哥让我看了半天这是什么鸟,回来一看照片发现脑门上胎毛还没退完哈哈哈哈可爱。
  幼猫也看到了好几窝。小区里的小猫咪跑得飞快,一转眼就钻进树篱里面不见踪影。山里的小猫咪反而不怎么怕人,在刚下过雨的树下白得耀眼,任凭过路游客围成一圈拍照都不为所动。带上山准备当午餐的垃圾食品自己还没吃,就先有一半进了他肚子。在山溪旁带着三个娃小憩的玳瑁猫妈还是有点警惕,在跟在下我交换了一阵子缓慢眨眼礼仪之后姑且默许了我快乐偷拍小朋友。小屁孩上蹿下跳,时不时蹭到妈妈身边撒娇,亲妈满脸身体被掏空不想理你的表情,连头都懒得回。
  是的,没错,我们人类的亲妈也是这样的。
  另一边山里也是玳瑁猫妈,带着五只小猫咪,完全不怕人,也懒得理我。顶多回头看我一眼,算是承认我的围观。可爱。

  前几天想试试看wordpress的fediverse插件,把DNS转到cloudflare。结果不知为啥fediverse那边虽然搜得到用户,却完全不提示更新啥的。更要命的是拥有CDN之后虽然电信和联通宽带快得飞起,移动反而上不去了。吐血。于是又拖家带口把解析搬回了空间商这边,再次失去了SSL。
  往回搬的时候一度忘了先把wp后台地址改回http,导致后台打不开。魂飞天外中一拍脑门从phpmyadmin里改掉了那行,好了。


  又过了几天,就听说川普要建墙。届时中国电信接入商有可能无法直接访问美国网站。有的朋友已经在备份美国服务器上的内容了。讲了二十句粗口之后姑且也备了个份。万一要是真的连不上了我再考虑下是转向欧日韩服务器还是干脆放弃靠代理过日子。
  话说回来代理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死多少。
  从90年代后半接触网络至今,经历过开放互助的互联网时代,现在又眼睁睁地看着大家开始闭关锁国,高筑城墙。心情挺复杂的。更糟糕的是文化方面的紧缩和保守化。现在看到文里幻想五十年后的开放世界,同性婚姻已经非常普及之类的描写就觉得一阵唏嘘。
  谁又想得到呢?
  目前看来,很悲观。正准备买几个移动硬盘保平安。
  滑坡来得好快,人类真的不行。
  诗歌、植物和小动物是永远的心灵避风港,只能说聊以自慰吧。


  这阵子好像多少有点horny(。)想打文,想搞猴。
  但是在工作这个小妖精的威力面前一片枯竭,超级枯竭,忧郁。

  买了平安六薰物的香丸,下完单想起来好像只有荷叶和侍从里既没有白檀也没有麝香,麝香我不太喜欢,檀香其实ok,但这两个味道我一闻就反胃,简直是行走的檀香探测仪。不知道炼香会不会好一点。买完想起我现在没有薰炉,需要另买一个,但懒得买所以暂时搁置了(:」∠)_
  另一个完全不能行的是水生调,不行,真的不行。含瓜的也不可以,朋友在店里给我试闻时能直接刺激出一阵“瓜瓜瓜瓜瓜瓜瓜”的叫声。
  在去年的随身备忘小本子里发现一张有效期到今年12月31日的蛋糕券和250块纸币。不知为何感觉同时收到来自去年的自己的关爱和嘲讽2333
  用备忘录写日记好几年了,最近对电子记录的信任度直降谷底。买了Youthwill的两日一页,试试看吧。
  这么一说Booth为什么不能用海外信用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近跟定焦头相处稍微融洽了一点。但35的焦段在室内有时就有点尴尬。长焦那头,能拍到了就想拍得更清楚。但基本上还是能在抓着相机狂拍和用眼睛欣赏之间找到平衡点。而且实际上阻止我实践单反穷三代的其实是,臂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