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樱·夏之抄

Mayuki
http://blog.imayuki.com
命题自【和楽題】:http://www.ztv.ne.jp/web/celestial/

  无意味原创和风短文集,背景及年代设定不明,故事主线因作者过分懒惰一直处在脑补阶段。纯自我满足片段集,无情节。理论上目标是挑战和楽題樣的全部题目,但实际可能性还是一个谜=w=

——于此宇治白波之世间,卿之身如樱花零落水中,匆匆一瞥,顷刻消逝无踪。

 夏之抄

二、薰风 09.11.19
  阳光越过郁郁葱葱的绿叶,在草地上洒下斑驳光点。鸟儿在最高的枝梢低声啁啾。雅信迷迷糊糊地翻个身,夏日清晨的微风轻轻拂过,雅信闭着眼睛,露出个惬意的微笑。
  南风带来了青草和溪流的味道,湿润清爽的气息萦绕在鼻端。雅信在半睡半醒之间向那个气息的源头靠近了一些。微痒感触擦过面颊,雅信一边习惯性地伸手去摸总在自己脸侧卷成一团的契约者,一边轻轻笑出声来。
  “别蹭了,希罗。”
  手指的落点并不是预期中覆盖着鳞片的小小身体,而是柔软冷凉的人类脸颊。隐隐觉得不对劲,雅信抗拒着甜美梦乡的挽留,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
  “啊啊啊啊——”
  吃惊的叫声响彻林间。被惊醒的希罗揉着眼睛坐起身来。
  “吵死了,雅信。”
  青年打了个呵欠,孩子气地皱起眉头。裹着身体的白色细亚麻布滑落下去,露出赤裸的上半身。知道对方身上没穿衣服,雅信往后挪了几寸。
  “干吗变成人形?”
  露出怕冷模样而靠近雅信却被躲开,希罗的眉毛更加拧了起来。
  “因为你昨晚翻身时又压到我啊。”
  说着说着打了个喷嚏,希罗的瞳孔因为用力过猛而变成猫一样的细长形状,又慢慢融化回圆形。青年本能地又向雅信靠近了点。举起一只手阻止对方挨到自己身侧的动作,雅信命令道。
  “这样不行,你先变回龙形。”
  “喔。”
  希罗有点不满似的撅起嘴,双手举过头顶伸了个懒腰。下一秒青年的形体消失了,只有幼猫般大小的龙浮在空中,努力挥动着小小的双翼。
  “来吧。”
  雅信伸出双手,青绿色小龙立刻一头撞进他的怀里。知道对方是受不了清晨的凉气,雅信抱住小龙的身体,一只手轻柔地抚摸长着小小骨突的背脊。
  “冷了吧。”
  尽管身为龙族贵族,但年轻的苍龙似乎还不太能控制好自己的体温。说是龙,怕冷的习惯倒跟蜥蜴没什么两样。去年冬天,雅信为了参加神至日的祭典,不得不呆在北国。那三个月里,在旅店房间壁炉前像猫咪般缩成一团打盹的龙简直成了雅信司空见惯的风景。如果遇到不得不出门的情况,希罗就会不顾雅信的皱眉,硬是钻进他的衣襟中,然后从领子里露出一颗脑袋,警惕地四处张望。
  威风凛凛地吓退敌人后,巨大而美丽的苍龙“啪”地一声把自己变小,然后急急忙忙地冲进雅信怀里。一想到以后的冬天大概也要这样度过,雅信就产生了揉眉心的冲动。
  ——倒不是说他有什么怨言。
  “没办法,我是水元素属性,如果公主在就好了……”希罗一边寻找舒适的姿势,一边怀念起青梅竹马的火龙萝莉。“如果公主在的话,冬天就可以取暖了。”
  小小的龙在怀里蜷成一团吸鼻子的场面太过可爱,雅信不由得笑了起来。用食指磨蹭龙的下巴,希罗惬意地仰起头,金色眼睛眯了起来。
  “雅信?”
  “嗯?”
  “你好奇怪。”
  冷不丁从契约者处收到指控,雅信挑起一边的眉毛。“怎么说?”
  “你对人和龙的待遇反差太大了。”因为身体变小,声音也多少变得细细的,希罗用带着浓重鼻音的语气说道,“为什么人形时就不能抱着你取暖?这样不公平吧。”
  “倒不是说我歧视人形……”在覆盖着青绿色鳞片的背上轻搔几下,希罗就怕痒地弓起背来。忍不住又多搔了几下,雅信有点头疼地考虑着如何才能让怀里这条龙明白症结所在。“而是我实在没有抱着裸体男人睡觉的爱好。”
  小小的龙歪着头,金色眼睛充满疑惑地看着他。
  “那穿着衣服就可以吗?”
  虽然还没睡醒就要做成衣服是很难集中精力,不过我也可以试试看啦。对这样咕哝着的希罗皱起眉头,雅信坚决地下达了命令。
  “穿着衣服也不行。”
  “可你有时候翻身会压住我。”希罗指控地说道,不满地抬高了纤细脖颈,“这么小的话,被压住很辛苦的。你又不许我变回原形。”
  “不准变成原形。”
  加上翅膀有三层楼高,与这么壮观的一条苍龙一起睡在树林里到底会招来多少麻烦,雅信连想都不愿意想。
  更何况怀里这只,还是条毫无戒备意识的呆瓜龙。
  “总而言之,变成人形和原形都不行。怕冷的话,以后你可以睡在我的背囊里。”
  “我又不是蛇……”
  雅信屈起手指,在嘟囔着抱怨的龙头上不轻不重地弹下去。说什么不是蛇,一到冬天就昏昏欲睡的到底是谁啊。
  

  风中已经带上了夏天的气息,被柔嫩青草刺得脸颊发痒,雅信稍微移动了一下。
  “龙,他们在干什么?”
  “呼呼,真想不到,他们俩已经是这种关系了啊。”
  小女孩和男人的交谈声隐约传来,觉得那个声音非常烦人,雅信收紧手臂,将脸埋进怀中青年赤裸的颈间。
  “希罗!喂,希罗!”
  幼小女孩脆生生地连声叫道。被雅信抱在怀中的身体动了一下,坐起身来。雅信皱着眉头,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
  一脸奸笑的黑衣男人,嘟着嘴唇的漂亮萝莉,半睡半醒的赤裸青年……
  …………
  “希罗!!”
  “什什什么?”
  被契约者大声叫到名字,希罗本能地想要跳起来。眼看青年身上不怎么多的布料就要完全掉落,雅信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将他拉回身边。
  “真是看不出来,原来圣骑士先生有这种爱好啊。”
  容貌秀丽的男人眯起黑眼睛,似笑非笑的表情让雅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行,他果然还是跟眼前的男人合不来。
  “希罗。”
  “嗯?”
  “给我变回去。”
  “可是现在变回去的话……”
  “变!”
  眼神委屈的青年变成了眼神委屈的小青龙,还没来得及偷偷往雅信怀里蹭,就被公主抓住了尾巴。
  “啊啊啊啊希罗好可爱~”
  被一把抱个满怀的希罗拼命挣扎着,看着公主用柔嫩脸蛋亲昵磨蹭小龙的情景不知为何不悦起来,雅信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啧啧,这事要是被米纳穆托大公爵家知道的话,不知道会怎样啊。”
  既然是吸血鬼就不要大白天跑出来烦人!雅信猛地回过头,怒视着说风凉话的男人。
  “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才不像你这个萝莉控这么变态。”
  “雅信!”尾巴被抓住拉扯,希罗发出哀叫声,“快救救我!与其这样我宁可被你压!”
  “哦……”男人发出意味深长的声音。“还说没有”的表情令雅信额前崩起一道青筋。
  “希罗!今后两个月内不许你再变成人形!!!”

二、薰风,完

一、入梅 09.10.18
  透明雨滴自黛青瓦沟坠下,落在地面上,发出细细的悉索声响。染屋门前的绣球花刚刚开放,娇嫩的蓝紫颜色掩映着朱红勾栏,在雨雾里看起来朦朦胧胧,就像一片朝霞。
  卯月伊始,京中便早早地进入了梅雨季节。青石铺就的地面湿漉漉的,笑声与三味线的声音融化在雨声中,仿佛从遥远处传来。苏芳将黑发在脑后乱七八糟地挽了个结,侧坐在窗台上,隔着栏杆眺望窗外的景色。
  “梅雨季节一到,总觉得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像是要证实自己的话一般,浩一叹了口气。苏芳瞟了他一眼,撇着嘴嗤笑起来。
  “佐藤大头目真会说笑,不知道前天刚挑了白凤组堂口的到底是谁啊。”
  “没办法,都是梅雨的关系,组里弟兄们都郁闷起来了。”浩一露出个忧愁的表情,“再不让他们好好干一仗的话,只怕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吧。”
  等我这个大哥挤得进去的时候,都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男人一边这样说,一边咬着烟杆摇了摇头,难过的语气让苏芳扬着头大笑出声。
  “完蛋了,佐藤大头目看来已经上了年纪,快到隐退的时候了啊。”
  “这可真是严重的指控。”浩一歪着嘴笑,顺手抓住垂在自己身侧的苏芳的小腿,“看来刚才我的表现让花魁殿下不满了?”
  男人的手指半开玩笑地沿着肌理向上抚摸,苏芳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开那只手,将左腿也放到窗台上去。染屋的窗子设计成向外凸出的形状,窗台十分宽大,铺着柔软的布料,可以让苏芳像只猫似的将身体在上面舒展开来。
  舒适的沉默在室内蔓延开来。漫不经心地看着白烟在潮湿空气中扭曲着上升的模样,苏芳屈起膝盖,浓红今样色的长襦袢下摆随着动作敞开,露出膝盖内侧象牙色的肌肤。稍微偏着脸凝视着那个景象,男人懒洋洋的声音在雨声的背景下,听起来有点模糊。
  “苏芳。”
  “嗯?”
  “你膝盖上那个疤,是怎么弄的?”
  浩一所说的伤疤在右边的小腿外侧,不到两寸,泛白的旧伤痕在苏芳略深的肤色中看上去不算显眼,只有抚摸时才察觉得到。苏芳不禁低头看了一眼,露出个有点怀念似的笑容。
  “这个啊,小时候的事了。爬树时跌下来,腿撞在石头台阶上。”
  就是……喔,那棵树,你看。苏芳指了指街对面吴服屋中庭的梧桐树。男人抛下烟杆,也起身坐到窗台上去,眺望着对面题着“花蜂”二字的招牌。
  “还隔着一条街呢,你怎么跑到那里去的?”
  “别提了。”说起少年时期的事情,苏芳撇了撇嘴,“当时大概也是这个季节吧。偷跑出去玩而已,都是下雨的缘故,害我滑了一跤,从树上摔下来不算,还被对面的立花老板逮个正着。”
  不悦的口吻让浩一震动着肩膀笑出声来,“真是的,小时候性子就顽劣成这样了,黑川老板一定很头疼吧。”
  “头疼个屁。”苏芳扁了扁嘴,吐出怎么也算不上文雅的字眼,“我看他挺喜欢处罚别人的,你的身体才是重要的商品啦,反正你也喜欢疼什么的,这种变态级别的说教,听也听够了。”
  他说得毫不在意,浩一却反而转换了话题。男人用指尖触摸着那个微微凸起的疤痕,动作中明显加入了暧昧色彩。“黑川老板说得也没错,在你身上留下伤疤的话,确实有点可惜。”
  “少说得这么恶心,又不是女人。”知道对方不想过深探究当年的事情是出于对自己的尊重,苏芳也顺着男人的语气,又是一脚重重踢过去。这一次浩一轻易避开了他的攻击,单手抓住他的足踝,反而倾身向前,施施然地将身体卡进他分开的膝盖之间。
  “看来刚刚真的让你很不满呢,失敬失敬。”
  浩一身上只穿着藏青色的浴衣,领口敞开,露出精悍的胸膛。男人推高苏芳的右腿,侧着脸轻轻啃咬那道疤痕。苏芳轻笑一声,另一条腿缠上男人腰间,将自己的腰向前推向对方。
  方才接受过男人的地方还很残留着情事的余韵,浩一只是轻轻挺腰,便顺利地进入了苏芳。肉棒推开火热黏膜,插入直到根部,与对方深深结合的感觉令苏芳弓起腰,发出沙哑的叹息。
  浩一用一只手支撑着窗台,另一只手抽出苏芳胡乱别住头发的簪子,浓厚黑发立刻披泻下来。男人低下头去,咬住苏芳的喉结。
  轻微痛楚令苏芳颤抖了一下,头颅向后仰去,低笑声音慵懒平滑,“啧,大头目还是就喜欢这种姿势。”
  青年的语气像是挑逗,又像是抱怨,浩一勾起唇角,腰稍稍向后退去。微妙摩擦让苏芳发出猫一样愉悦的低吟,甬道痉挛着,像是要将男人的东西咽进更深处。在那个反应带来的快感面前不禁也有片刻的颤抖,浩一苦笑起来,在苏芳的臀部拍了一下。
  “你也还是老样子,非要别人俯首称臣不可。”
  还没等他说完,苏芳的手臂已经缠上他的颈项,将他猛地拉低,要求着亲吻。顺从地垂下腰,感觉到对方的身体立刻就纠缠上来,带着潮湿味道的皮肤彼此厮磨,浩一贴着苏芳的嘴唇,发出低沉的笑声。
  “不过这次就纵容一下我的爱好可好,花魁殿下?”

一、入梅 完

《浮樱·夏之抄》上有2条评论

  1. 那啥,和楽题不错嘛。有完整中文翻译的题名不,来看看~~ =3=

  2. @hua 人家的命题本来就都是汉字嘛……后面加的部分是说明,古狗翻译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