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战争历史向AU,菲利普三世×查理七世,PG
练笔段子乱打

  在高高的塔楼之上,依然听得见声音。
  带着潮湿味道的夜风将金棕色发丝吹拂到面颊上,年轻的国王微垂双目,俯视着脚下的王都。
  经历了战火与离乱,这座曾被称为“西大陆明珠”的城市犹如一只蛰伏的巨龙,在沉睡中发出微弱而稳定的呼吸。沉黑夜幕中星星点点的灯光漂浮着,在城下郭的市集里聚集出几个热闹的亮点,不时可以看见旅行商队豢养的大翼龙从夜空中滑翔着掠过,留下一串双翅振动的声音。
  就像历史上曾无数次发生过的那样,在战争中伤痕累累的城市正在缓慢地复苏。连夜风中都带着某些讯息,使得静寂的夜色里,也带上了一些喧嚣痕迹。
  那并不是错觉,国王深吸一口气。他清楚地知道,随着新月周期的接近,自己的能力正在慢慢抵达最高点。力量在皮肤下挣动着,呼之欲出。他吐出呼吸,闭上双眼,放开了对自己的控制。
  一瞬间的感觉,仿佛沉入水底。
  那是类似过强噪音所引起短暂失聪的现象,下一秒,声音淹没了他。

  喜悦的声音,慵懒的声音,痛苦的声音,悲伤的声音;劫后余生的庆幸,失去亲人的苦涩;太多情绪潮水般冲刷过他的血管。国王发出一声嘶哑的呻吟。
  “主啊……”
  双手紧紧抓住塔楼城墙的边缘,关节用力得发白。他从未为这与生俱来的能力感到过庆幸,也懊恼过为何只有自己的能力迥异于其他兄弟与好友。年幼时他经常被无意间听到,却无法探知来源的心声从梦中惊醒,也曾因来自身边人们的恶意而惊恐失色。
  然而在这新月即将来临的夜晚,他并没有思索的机会。
  无法承受来自千百万人情绪的重量,国王的双肩颤抖起来,就像溺水的人般,他混乱而急促地呼吸。大翼龙再次飞过他的头顶,禁卫军饲养的翼龙被惊醒了几只,发出此起彼伏的尖锐鸣叫,这在整个城堡中引起了一阵涟漪,如水滴般融化在那股情绪的黑色潮水中。
  祈祷与阴谋,忧郁与沉肃,绝望与贪婪,放纵与狂喜,心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发出不和谐音的奏鸣。仅仅保持呼吸便用去了他全身的力气,国王用力按着手掌下的城墙,支撑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
  静寂。
  声音像开始时一样突兀地停止了。暖热温度从背后传来,国王重重地喘息着,在轻微耳鸣中听到耳边传来低沉的笑声。
  “陛下?”
  男人的声音中带着熟悉的戏谑色彩,在此刻却奇异地令他感到安心。
  “勃艮第卿。”
  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低得近似叹息,国王皱了皱眉。男人的手臂环过腰间,将两人的身体更加拉近。他闭上双眼,在发觉自己双膝发抖时放松下来,将全部体重依靠进对方怀中。
  勃艮第公爵菲利普,在他而言,这个男人是这充满声音的世间唯一的寂静。
  他从未将这一点告诉过任何人,也不知道菲利普是否对这件事情有所察觉。他听不见男人的心声。而这一点,令他同时感到安全与不安。
  这是他最相信的人,也是他最不信任的人。
  然而在这新月即将来临的夜晚,他并没有思索的机会。国王放松了脊背的力量,在将头颅靠在男人肩上时,感觉到公爵在自己鬓边落下个轻柔的亲吻。
  除了贴在背上的男人的心跳以外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国王闭上双眼,轻轻翘起唇角。

乱写,设定是谜,不知道续不续=w=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