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rasse-moi Sur Mes Os

百年战争历史向AU,菲利普三世(善良的)×查理七世(胜利的),PG
继续练笔,继续拿国王开刀=v=标题是法文的Kiss Me on My Bones,感谢谷歌翻译,希望没错_(:з」∠)_
 

  “哎呀?我倒是觉得这样就不错,再年轻一点也行。”
  菲利普笑眯眯地说道,也不知道听没听见这句话,黑袍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的镜子,在片刻思索之后皱起了眉头。
  “这是我?”
  镜子里是一张年轻男人的脸,带着点金色的茶棕头发,皮肤是久不见日光的苍白,双眼在黯淡月光中散发着幽绿光泽。查理审视地注视了一会儿镜中的自己,不置可否地放下了镜子。
  “还是想不起来。”
  话音刚落,握着镜子的右手便散发出青黑雾气,变得虚幻起来。雾气之下隐约露出惨白骨骼,查理不紧不慢地“啊”了一声,反倒是菲利普站直身子,稍微绷紧了肩膀。
  “不用怀疑,这就是你生前的模样。”

  这句话让查理回头看了一眼菲利普,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菲利普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懊恼神色。
  “亡灵可能会忘记自己的过往,但通常在幻化出身体时,都会自然而然地显现出自己生前的形象。”
  “是吗?”
  连面容也变得有些飘忽不定,黑色长袍掩着一具白骨,查理的面容浮现在骷髅的脸上,仿佛随时可能消失。菲利普忍不住伸出手,将面前的亡灵法师拉近自己。被拥进怀中时查理似乎有些不太自在,但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亲密的接触,查理在腰被环住时放松了背脊。
  怀中的触感很微妙,男人的身躯若有似无,被他拥抱了几分钟才总算凝实了形体。菲利普拉起男人的袖子,用轻柔的动作抚摸起对方仍未成形的左手骨骼。被稍微一碰,查理便缩了缩手,退缩的动作马上被菲利普捉住,十指交缠到一起。亡灵法师的肩膀抖了一抖,发出抗议的声音。
  可查理并没有真的抗拒,菲利普静静地微笑起来。他侧过脸去,亲昵地用鼻梁磨蹭着男人的耳根低声私语。
  “你太冷了,我可爱的查理。”
  稍微摩挲冰冷光滑的指骨关节,查理向后将头颅靠在他的肩上,发出细小的叹息。
  “怎么都想不起来,我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活过来?”
  当然想不起来,为了保证他将生前的事情全都忘记,菲利普不知花了多少工夫。想起听见对方死讯那一刻的感觉,菲利普不由得闭了闭眼。
  别想了,这个人不是好好地在他怀中吗?
  不,至少他们两个,现在都不能被称作“人”了。
  “到底是谁很重要吗?”他在褐发男人耳畔低语道,嘴唇沿着对方下颌的轮廓一路爱抚到喉间。冰冷光滑的皮肤下并没有温热流动的血液,却仍然令他产生了一阵陶醉的微醺感。“你是我的查理,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犬齿在情绪波动中略微伸长出来,锋利獠牙滑过亡灵法师喉间的皮肤。查理轻轻吸了口气,回手搂住菲利普。苍白指尖穿过微乱的黑色长发,摸到男人颈间的金属细链。
  “这是什么?”
  链子末端是一个精巧的黄金徽章,铸造成金羊形状。摸得到徽章背面起伏的线条,亡灵法师将徽章翻到反面。
  “Non Aliud。”
  勿从他人。查理读出那两个拉丁文的单词。疑问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被菲利普堵住了嘴唇。今天的血族阁下似乎格外缠人,被纠缠得连冷静思考的余地都没有,亡灵法师在男人怀中皱起眉头。眨眼间恢复了骷髅模样。
  亲热动作被打断,菲利普楞了一下,马上微笑起来。
  “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住手吗?你太可爱了,我的查理。”
  仿佛为了证实自己的话,菲利普收拢手臂,将黑袍之下的白骨收进怀中,色情地舔上骷髅的颌骨。
  “维克那在上,”查理喃喃低语道。“你可真够变态的,菲利普。”
  对于巫妖来说,骨骼是过于私密的部分。落在骨骼之上的每一个抚摸都能引起一次敏感的颤抖。当然,也没有几个人会有胆量和兴趣去试图爱抚一个巫妖的白骨。然而面前这个男人却是个例外。即使隔着长袍,沿着脊柱一路向下滑去的抚触也太过鲜明。查理打了个冷颤,飞快地回复了自己人类形体的幻象。
  怀中形体的改变根本没给菲利普带来丝毫影响,黑发男人凝视着查理,眼里满是露骨的迷恋。
  “只要对象是你,查理,我完全乐意与一具白骨做爱。”
  惊世骇俗的宣言让查理硬生生又打了个冷颤。无法直视男人湛蓝的双眼,查理向一旁转开了脸。本能让他依恋菲利普,但多疑的天性却时刻提醒他这个男人的狡诈和多变。
  直觉告诉他,尽管对方矢口否认,但自己的复活,多半与菲利普有关。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那么菲利普对他的执着,又是从何而起?
  菲利普,你到底是什么人?
  仿佛看出他的犹疑不定,菲利普怜爱地用拇指抚摸着他的嘴唇,一边在他的眉骨落下亲吻,一边发出满足的叹息。
  “不重要,那些都不重要,我可爱的查理。”

 
莫名其妙的脑洞,续不续再说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