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练笔9.1

剧烈的OOC,双方都是
早濑室长毫无疑问地需要代入另一张脸 ,自带脑内滤镜我自豪_(:з」∠)_

地図さえ无い暗い海に浮かんでいる船を
明日へと照らし続けているあの星のように
—— L’arc en Ciel《あなた》

  味噌汤还是热的,在深色瓷碗里悠悠飘着白气,盘子里金黄的煎蛋上放着两片火腿,再加上一碗白米饭,就是一幅温暖的早餐画卷——只要忽略坐在餐桌旁的那两个男人。
  和也扒了口米饭,有点迟疑地嚼了嚼,发觉没有夹生,只是有一点点软而已,这才松了口气。他悄悄瞥了眼对面的早濑,男人正一脸心不在焉地喝味噌汤,俊美轮廓在晨光中看上去比平时柔和一些。慢半拍察觉他的视线,早濑居然呆了呆,才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啊”了一声。
  “你要酱油吗?”

  坐在他对面的这位警视总监秘书室长先生,应该是还没完全睡醒。
  上一次与别人像这样共进早餐可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和也想,也不能怪他不习惯。就连提出同居的早濑对这件事情居然也是一副毫无心理准备的样子。能做出这顿饭对两位男士来说简直可以算是个奇迹:多看几秒就会发现味噌汤其实是用即食包调的,煎蛋有点焦,火腿切得几近抽象,只是用微波炉热了一下而已;而唯一有点技术含量的米饭,则是和也对着早濑从厨房翻出来的一袋怎么看都是礼盒装的精米回忆了半天,加上搜索引擎的亲切指导,又跟精密仪器般的电饭煲搏斗了十几分钟后,好不容易才得以上桌的。
  如果告诉五年前的和也,他将会与那位野心勃勃的早濑室长同居,还要跟对方一起为了吃上一顿正常早餐而奋斗的话,他多半会觉得是个冷得不得了的笑话。然而生活就是这么一出荒诞剧,和也托着下巴,注视着早濑在自己盘子里的煎蛋上倒下过量酱油的景象。
  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在警视厅始终属于高冷挂的早濑先生,是个低血压到早晨很难清醒的赖床高手。
  两个男人默默地吃起了自己的劳动成果——顺带一提,其中早濑贡献的只有奇形火腿片,男人手持利刃神思不属的模样一度令和也提心吊胆,只敢让他给每人切上两片——一时间没人说话,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早濑清了清嗓子。
  “报纸应该已经送来了,一会儿我去取。”
  应该已经醒得差不多了,早濑的美貌已经重新带上了平时那种犀利的气息。和也因为对方恢复正常而稍微安心了一点,他喝了口味噌汤,然后因为直入腹中的温暖感而半眯起眼睛,满足地叹了口气。
  “好。”
  刚才他还在为找不出话题而有些烦恼,但食物的美味有效地化解了尴尬,连沉默也变得自然而舒适。和也知道早濑也被这种气氛影响了,男人难以察觉地放松了脊背,靠进椅子里去。
  “不知道新法案通过三读了没有。”
  “可能会通过吧,虽然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那个法案一旦通过,可以预见警视厅短期内要承受一定压力,不过新宿那边说不定会高兴吧。”
  边用早餐边交换着简单的对话,早濑在说到新宿分署时微微皱起眉头。很少见到对方如此明显地流露出纯私人的好恶,和也用饭碗遮住唇边的笑意。所幸早濑没有注意他的表情,只是低着头用筷子在味噌汤碗里翻找。
  “就让新宿得意一阵子好了。”
  一片,两片,到第五块的时候和也才确认,早濑正在把味噌汤里的葱挑出来丢到盘子里。那似乎只是个习惯性的动作,因为提到了政敌所在的地区,早濑的表情依然有点不悦。直到觉得碗里已经没有葱了男人才放下筷子,带着个满意表情端起碗来。
  看见和也时早濑明显地怔了一下,随着和也的视线低下头,发觉对方正看着自己盘子里的葱时早濑僵住了,端着碗的手举也不是,放也不是,一时间定在了当场。
  “啊,对,我是说。”和也英勇地想要补救眼下的场面,却有点语无伦次。“他们也得意不了太久嘛。”
  迟疑了半天之后早濑终于决定还是放下手里的碗,眼睛怎么也不往和也脸上看,男人歪着头,用通红的耳朵对着和也,粗声粗气地说道:
  “最多不超过三个月,就有他们好瞧的了。”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