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 Around the Moon

Mayuki
The Science of Affection >> http://hw.imayuki.com
BBC《Sherlock》2010,Holmes×Watson,PG-13
题目来自20字微同人,自翻译有,字数限制为100(含标点)。
仍在尝试阶段,这对修理得我快哭了怎么这么难写我要赶快奔放地h起来才行啦TAT

01. Adventure(探险)
  大脑停摆而心跳加速,见到他的那个瞬间,他猝不及防地落入一段全新的探险。

02. Angst(虐心)
  他回忆着那个人坐在这里的姿态,将双腿更加蜷缩进沙发中。
  为什么留下来的人会是自己?三年来这句话像个幽灵,在他脑海中不住盘旋。
  他竟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03. Crackfic(天外飞来一笔)
  地下室的跑鞋?街对面的爆炸?男孩们,我才是Moriarty——我不是你们的管家!

04. Crossover(混合同人)
  特工86号跟Jonny English不知何时成了好朋友,现在能指望的只剩下Bond了吗?Mycroft一边想,一边产生了揉眉心的冲动。

05. First Time(初次)
  那个留言不可能毫无——John刚才在舔嘴唇吗——还有劳里斯顿花园的——John的嘴唇——为什么受害人会毫无怀疑地——哦不John的舌尖——上帝他的大脑是怎么了?它竟然无法集中! 继续阅读Let’s Go Around the Moon

二十字微同人·Shinobi忍篇

Mayuki
http://blog.imayuki.com
《Shinobi·忍》/《Kunoichi·忍》,系列前作Neta少量,苍蛟龙×秀真,绯花×翡水,PG
以前写的,突然想起来好像没发表过,顺手贴过来
部分命题翻译有误,均从中文翻译含义

Adventure(冒險)
Dante跳了,秀真也跳了,现在轮到你苍蛟龙了。

Angst(焦慮)
咦,这一作跌落即死?

Crackfic(片段)
樱花,火把,夜色。
刀光,泪水,别离。

Crime(背德)
听说守恒师兄幽会的是个阴阳师。

Crossover(混合同人)
师弟,见见我弟弟隼龙。

Death(死亡)
苍蛟龙:这次的便当可以咽下去了吗?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秀真只是个式神,那围巾才是本体。

Fantasy(幻想)
我十八岁~
蛭户大人,请不要再发白日梦了。

Fetish(戀物癖)
集齐所有恶食碎片可得胧当主吻脸一次。

First Time(第一次)
老子绝不会再被忍犬咬死了!

Fluff(輕鬆)
跳,冲,踢,砍,杀阵……哼,真无聊。

Future Fic(未來)
是谁把我的黄金城搞成了虫子窝!?

Humor(幽默)
哦翡水,我知道你会放水的。(眨眼)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草泥马又掉下来了……哇这里有个胧币~

Horror(驚慄)
秀真和苍蛟龙的本名是马里奥和路易。

Kinky(變態/怪癖)
Joe武藏,这到底是哪国名字!?

Parody(仿效)
黑钢是一个机战真饭,他最尊敬的人是秀真。

Poetry(詩歌/韻文)
狛乐先生
爱他的
小狗

 
 

官方合体=[]=

  纯贴图不解释……这、这也没法解释,你们俩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扶墙
  以下猛击可放大。Toyman你敢再腐点吗?DC你们……那销魂的小卷毛已经超越我的吐槽能力了啊啊啊!!!(抱头当机中
 

猛击看大图

 
猛击看大图

 
猛击看大图

  

  最后附赠一张,Shall we dance?(这是什么不吉利的梗啊喂……
 

猛击看大图

 

布鲁日的国王——查理七世

  完坑,部分人名地名待订正。部分事件待调查修正。
  其实我挺怀疑这个是哪国人写的,拼写错误也太多了……
 
法王查理七世(Charles VII,1403~1461)

  猛击放大

  查理七世为法王查理六世(Charles VI of France)及其王后巴伐利亚的伊莎贝尔(Isabeau de Bavière)之子。身为第五位王子,他并不是作为王位继承人而出生的。然而在父亲查理六世去世之前,查理仅存的两位活着成年的兄长便相继离开了人世。这使得王太子的身份落到了年仅十四岁的查理身上。
  很难断定查理七世在历史上究竟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尽管在其统治末期被赋予“胜利者”的别称,但许多作家都认为它对于这位国王而言并不恰当。事实上,查理七世的成就是在接近不可能的绝境中实现的。当年仅十九岁的他继任为法国国王时,法国正处于国内战争与国外侵略交困,整个国土四分五裂的状态下,当时甚至没有任何一支有组织的正规军队效忠王室。许多史书对他言之甚少,并且持否定态度。许多著作中都有这样一种论调,百年战争的最终胜利竟然落在这位几乎不上战场的法国国王手中,这不但匪夷所思,简直可以说是令人怨恨的了。
  拒绝将结束战争的荣誉安放在查理七世身上的不仅是英国作家,许多法国历史学家也将法国在百年战争中的胜利归功于圣女贞德,甚至连她死后仍持续了二十多年的战争中法国所取得的一系列胜利,也被归功于她短暂的两年活跃。
  许多人同情贞德,并将她的殉死归因于查理七世对这位圣女的“背叛”。许多关于圣女贞德,对国王殊无好感的小说和戏剧更加强了这一印象。而另一些作者则打破了这一传统,例如十九世纪法国学者加斯顿·德·贝尔科特(Gaston de Beaucourt)与当代英国历史学家马尔科姆·威尔(Malcolm Vale)。 继续阅读布鲁日的国王——查理七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