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8 莲实*十二国记

  练笔,瞎扯,十二国记厨が人家を殴打しないでください(好好说话
  硬搬的是唯一目前没详细设定的舜极国。
  莲实大大要么是强迫症明君,要么是愉快的纣王了233
  黛青色的小麒麟,可爱,想抱在怀里转圈儿

  少年的出现毫无征兆。
  彼时莲实正站在町田中学的天台上向下眺望,深夜的校园空无一人,与白天闹哄哄的场景比起来静得几乎有点吓人。过了十点,大部分路灯都被熄灭,只保留了最低限度的照明。校舍里还有一扇窗户发出微光,莲实辨认了一下,觉得可能是猫山老师还在实验室里。
  说不定可以编一套校园七不思议出来,莲实一边想象形容枯槁的中年同事在小灯下摆弄骨头的场面,一边低声发笑。空气中有淡淡的泥土气味,是楼下的花圃在白天被翻过,混着一点草木的清香,莲实没来由地愉快起来。
  这里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终于……”
  背后突然的声音令莲实猛地绷紧了背。他没听到脚步声。不,不止是脚步声,开门,衣物摩擦,呼吸,风拂过头发,这些在静夜中听上去理当格外鲜明的声音,他竟一点都未曾听见。
  他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何时来到自己身后的。 继续阅读20180318 莲实*十二国记

20171125-002 后藤*超能力

《三月的狮子》电影向,宗谷x后藤不逆不逆不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后藤正宗九段有超能力。
  大部分时间他都当它不存在。就在最近,他还开始觉得这鸡肋玩意儿出故障了。
  可能算是某种家族遗传吧,父亲告诉他,实际上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算不得少。但大部分人都选择闭口不谈。对此二十五岁的后藤只是“哦”了一句。父亲看起来倒是挺高兴,“我和你妈妈都有这种能力,我们还以为你没有呢。”
  而后藤只觉得难怪没人要谈,这所谓的超能力也太奇怪了。还好平时不太用得到,不如说四十三岁丧偶单身的后藤早就把它忘在脑后了——直到最近。
  后藤将手笼进和服袖子里,深深地皱起眉头,盯着飘在宗谷冬司头顶上那个红色的箭头。
  说是箭头,其实就是个小三角形。说起来有点诡异,看起来其实跟游戏里的景象差不多。工整醒目的三角标飘在宗谷头顶不远处,不想注意都不行,箭头不时震动一下,明晃晃地提醒后藤看这里,看这里。
  后藤从没像此刻这样怀疑过父亲的正确性。
  “如果看得到那个记号的话,”父亲稍微压低声音,笑容变得神秘起来,“就说明你喜欢上对方啦。” 继续阅读20171125-002 后藤*超能力

171019 高中生餐厅斑类AU

《高中生餐厅》,村木新吾×岸野宏,PG-13
寿たらこ《Sex Pistol》斑类AU私设有,犬神村木,熊樫岸野,双方都是中间种

  粉色。岸野宏想,他倒没想过,医院的墙壁会是粉红色。
  他没怎么来过斑类医院,熊樫家的岸野从一生下来就健康满分,除了还是一头五个月幼熊时被爸妈抱着接种疫苗以外就从没得过非来斑类医院看不可的病。可惜的是现在他完全没有心思四处打量。岸野靠在病床柔软的枕头上,两眼发直地看着对面粉色墙壁上挂的蜡笔画。
  可能是小朋友画的吧。
  “宏?”
  “嗯?”
  “还疼吗?”
  “有点。”岸野有气无力地答道,“别提醒我。我已经把这辈子的脸都丢光了呐。”
  “又不光是你……”
  “再说一句就揍你——嘶——痛痛痛痛……” 继续阅读171019 高中生餐厅斑类AU

170607 友恭

  发现办公室还有人在的时候,波多野的第一反应是有贼。刚刚结束的聚餐上本部门全员出席,连大魔王狭山主任也被劝了不少酒。除了他这种把重要的U盘忘在单位的苦命人以外,这个时间大家都应该已经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才对。
  里面的办公室透出灯光,是入室盗窃还是竞争对手派来窃取商业机密的呢?为自己在慌乱同时仍然可以发挥的过剩想象力笑了一下,波多野悄悄合上门,摸黑溜进了茶水间。
  啊,还不止一个人。 继续阅读170607 友恭

 
百年战争历史向AU,菲利普三世×查理七世,PG
练笔段子乱打

  在高高的塔楼之上,依然听得见声音。
  带着潮湿味道的夜风将金棕色发丝吹拂到面颊上,年轻的国王微垂双目,俯视着脚下的王都。
  经历了战火与离乱,这座曾被称为“西大陆明珠”的城市犹如一只蛰伏的巨龙,在沉睡中发出微弱而稳定的呼吸。沉黑夜幕中星星点点的灯光漂浮着,在城下郭的市集里聚集出几个热闹的亮点,不时可以看见旅行商队豢养的大翼龙从夜空中滑翔着掠过,留下一串双翅振动的声音。
  就像历史上曾无数次发生过的那样,在战争中伤痕累累的城市正在缓慢地复苏。连夜风中都带着某些讯息,使得静寂的夜色里,也带上了一些喧嚣痕迹。
  那并不是错觉,国王深吸一口气。他清楚地知道,随着新月周期的接近,自己的能力正在慢慢抵达最高点。力量在皮肤下挣动着,呼之欲出。他吐出呼吸,闭上双眼,放开了对自己的控制。
  一瞬间的感觉,仿佛沉入水底。
  那是类似过强噪音所引起短暂失聪的现象,下一秒,声音淹没了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