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9 山下俊介*大逃杀

  凉子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杂乱无章,震耳欲聋。她紧紧抓着亚纪的手,可能过于用力了,但亚纪同样用可能在她手上留下瘀痕的力度回握着她。透过余光,她看见亚纪正用另一只手捂住嘴。
  亚纪哭了吗?
  凉子眨去眼里的泪,竭力试着听清电视里男人的嗓音。
  “这是——”
  男人顿了顿。负责现场播送的电视台工作人员已遭枪杀,镜头没有完全对准。从画面的一侧可以看见在一地尸体之间对峙的两人。西装革履的男人举着枪,枪口指向大统领。
  在扭曲的画面里,凉子看见她昔日的同僚歪了歪头,露出个笑容。
  她差点没认出山下俊介。 继续阅读20171129 山下俊介*大逃杀

20171126~27 星野进*车震

R,玩具车,OC

  “不不不不不!”
  泉侑介停下动作,眯细形状秀丽的双眼,盯着被自己按在后座上的男人。
  “你是谁啊?”
  “……啊?”
  立刻就被他问懵了,星野进维持着衬衫被扯掉大半,扣子飞出去两个,半个前胸露在外头的姿势稀里糊涂地回望他。呼吸微乱的模样让泉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他翘起唇角,施施然地解开最后几粒衬衫纽扣。顺手又在抓着车座椅背,十分负隅顽抗的星野专务脑袋上揉了一把。 继续阅读20171126~27 星野进*车震

20171125-002 后藤*超能力

《三月的狮子》电影向,宗谷x后藤不逆不逆不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后藤正宗九段有超能力。
  大部分时间他都当它不存在。就在最近,他还开始觉得这鸡肋玩意儿出故障了。
  可能算是某种家族遗传吧,父亲告诉他,实际上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算不得少。但大部分人都选择闭口不谈。对此二十五岁的后藤只是“哦”了一句。父亲看起来倒是挺高兴,“我和你妈妈都有这种能力,我们还以为你没有呢。”
  而后藤只觉得难怪没人要谈,这所谓的超能力也太奇怪了。还好平时不太用得到,不如说四十三岁丧偶单身的后藤早就把它忘在脑后了——直到最近。
  后藤将手笼进和服袖子里,深深地皱起眉头,盯着飘在宗谷冬司头顶上那个红色的箭头。
  说是箭头,其实就是个小三角形。说起来有点诡异,看起来其实跟游戏里的景象差不多。工整醒目的三角标飘在宗谷头顶不远处,不想注意都不行,箭头不时震动一下,明晃晃地提醒后藤看这里,看这里。
  后藤从没像此刻这样怀疑过父亲的正确性。
  “如果看得到那个记号的话,”父亲稍微压低声音,笑容变得神秘起来,“就说明你喜欢上对方啦。” 继续阅读20171125-002 后藤*超能力

171123-001和也*龙与龙骑士

梗和角色的随机抽签组合乱打练习
《警官之血》,早濑勇作x安城和也

  “不。”几秒钟的沉默之后,早濑听见和也的声音。蓝龙显然气坏了,早濑觉得自己甚至听见了对方的臼齿碾磨在一起发出的细微声响。
  “我受够了,早濑。”
  冰冷的声音更加煽动起早濑的怒气。顾不得对方的真身是随手就能抹杀自己的巨大蓝龙,早濑冷笑一声。
  “这正是我想说的——”
  “那么,”和也打断了他,在盛怒中变回竖瞳的蓝眼睛狠狠瞪着他。“我们解除契约。”
  蓝龙的嗓音中带上了魔法的痕迹,大圣堂白色大理石的穹顶发出回响。一时之间没能理解那句话的意思,早濑皱起眉头,听见佩剑在自己腰间轻轻嗡鸣。那是他的誓约之剑,他曾经用这把剑在古神面前起誓成为面前蓝龙的骑士,与之共享生命,灵魂相连。
  和也显然也注意到了剑的悲鸣,化为人形的蓝龙脸上的表情恍惚了一瞬间,很快又被怒火淹没。
  “我知道你一直在后悔。”和也继续说道,嘴角扭曲成一个奇怪的弧度,这使他看上去似乎同时想笑和想哭。“用不着否认。契约是由于我的欺诈才完成的,这一点你我都很清楚。契约完成后才知道我的灵魂和能力都不完整,你一定很懊恼吧。”
  大圣堂里的空气是冷的,四周雪白的墙壁使蓝龙的声音听上去像结冰了一样。没有给早濑开口的机会,和也继续说道:
  “当初的契约不过是因为虚弱的我需要利用你,而你的野心也需要我。尽管离你的预期还有相当距离,但对你来说,我的实力暂时足够你达成目标。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蓝龙的语速很快,凝视他的双眼蓝得发亮,就像冰海深渊底下的蓝火,冰冷而灼人。
  灼伤对方,也灼伤他自己。
  “知道当时我受的是什么伤吗?因为前一位骑士的契约是被我单方面强行解除的——他背叛了我,而我利用了他,解除契约的同时撕裂了一部分灵魂。我和他两不相欠了——而你——”
  “和也。”
  自己脸上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早濑分心想道。和也盯着他,接下来的话一句都没有说出口。那双湛蓝的眼睛凝视着他,姿态警惕而审慎。为什么没能早一点发现呢?早濑想,发现自己的怒气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双眼睛属于受伤的动物,只要受到一点伤害,就会弓起背来咆哮。
  因为很疼啊。
  为面前虚张声势的龙感到了陌生的爱怜之情。早濑清了清嗓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转开头去。
  “其实我都知道。”
  片刻之后,和也发出“哎?”的一声。早濑还是没有看他,可是手却像是怕他逃走似的抓住了他的手臂。
  “我是说,你跟加贺谷的事情,我早就都知道了。”

160122每日练笔-进坂矢-TBC

我对中篇的心理障碍真是……无比强劲_(:з」∠)_
嘛总之就,放空打打吧……

  “啊!”
  港北医大附属病院的ICU病房中,传来一声惊呼。
  矢部淳平惊跳了一下,反射性捂住后腰,惊愕地看向病床上的男人。
  “……坂崎先生?”
  刚才……他好像……被人摸了屁股?

继续阅读160122每日练笔-进坂矢-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