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冰虎尾

  立秋啦。写写流水账。
  今年雨水挺多。连续旱了几年后迎来了一个雨水丰沛的年头。气温一直不太高,但是潮且气压低。有点担心柜子里的本子们生霉,但一直懒得拿出来看。隐约觉得需要组织一次晒书活动,但休息日只想躺在风扇前或者出门拥抱大自然哈哈哈。
  荷花谢了之后花季就大致过去了。山里的养蜂人已经迁走。水杉林散发出水和苔藓的气味,小白鹭和黑水鸡在市区湿地惊鸿一瞥后就没怎么看见,不知是不是藏进了遮天蔽日的莲叶里。近期看到好多雏鸟,幼年麻雀圆圆的一个小毛团,两腮的黑斑还不太明显,在爹妈呵护下绒毛丰满,在树梢上跳来跳去。还没长出额羽的八哥让我看了半天这是什么鸟,回来一看照片发现脑门上胎毛还没退完哈哈哈哈可爱。
  幼猫也看到了好几窝。小区里的小猫咪跑得飞快,一转眼就钻进树篱里面不见踪影。山里的小猫咪反而不怎么怕人,在刚下过雨的树下白得耀眼,任凭过路游客围成一圈拍照都不为所动。带上山准备当午餐的垃圾食品自己还没吃,就先有一半进了他肚子。在山溪旁带着三个娃小憩的玳瑁猫妈还是有点警惕,在跟在下我交换了一阵子缓慢眨眼礼仪之后姑且默许了我快乐偷拍小朋友。小屁孩上蹿下跳,时不时蹭到妈妈身边撒娇,亲妈满脸身体被掏空不想理你的表情,连头都懒得回。
  是的,没错,我们人类的亲妈也是这样的。
  另一边山里也是玳瑁猫妈,带着五只小猫咪,完全不怕人,也懒得理我。顶多回头看我一眼,算是承认我的围观。可爱。

继续阅读春冰虎尾

双柑斗酒

  这次买了白玫瑰(which is actually 月季),店里自说自话地给配了尤加利叶。后者简直遮天蔽日,实在跟玫瑰日子过不到一起去,姑且塞进了水槽。

p图丧心病狂


  周二去植物园,天气不冷不热好极了(还穿着冬天衣服的人发言)。欧洲雪球、鸢尾、绣线菊、忍冬、杜鹃、锦带花、槐花、菖蒲和睡莲都开了,木香花期rio长但味道我不太行。山坡上一大片南天竹,果实累累的,非常可爱。

欧洲荚蒾
继续阅读双柑斗酒

杜门却扫

  终于登陆了Mastodon!因为技术力还停留在2010年的wp所以投奔了别人的instance><,感谢实例主!感谢景良同学推荐!!!
  目前使用感受非常好。界面是这样:

  阅读权限和警告折叠都非常体贴:

  和其他外站长毛象用户都可以互关,墙外的朋友们用pawoo就可以,来互关呀~
  万一被挡可以迁移,记得经常备份就行。

继续阅读杜门却扫

草木权舆

  周日天气不太好,天气预报周一下雨,准备周一去植物园的我热情祈祷放晴(此处博丽灵梦少女祈祷中.gif
  第二天就真的是大晴天!快乐!!!
  植物园的吉野樱一直赶不上,可能是某种神秘的宿命(:з」∠)晚樱在开了,白鹃梅也开得非常好,像一匹白练,从整棵树的根部倒卷向绀碧的天空,与春云连成一片。
  棣棠单瓣和重瓣的混在一起,十分娇艳,不由自主想起玉鬘女士(源氏物语厨的自我修养
  何彼襛矣,唐棣之华,曷不肃雍,王姬之车。
  虽然名字很像,但这个唐棣指的是郁李。这次也遇到了重瓣郁李。花朵是高雅的粉色,重重叠叠,开得十足盛大。肃雍这个词用得就很有意思。

这是棣棠
继续阅读草木权舆

细大不捐

  有点萌点缺乏的一周。

  等了六天,芍药终于开啦~
  很奇妙地像约好了一样,一天里陆续开了六朵。而且还每朵开一半儿,只有一朵开得比较均衡,其它都奇形怪状的哈哈哈哈。
  香气很端庄,不算浓,又隐隐约约地能嗅得到,可爱。也好看,下次想买白牡丹。
  换水时摸到花苞上透明的黏液,想都没想往嘴里放了一下,不甜。
  然后开始搜索“芍药有毒吗”。
  我还是智障得如此令人安心。

  观察了一下中山公园人山人海的样子,感到害怕,滚去了三明南路。
  结果人也好多呀(抱头
  至少有一个班级那么多的小朋友,还在爬树摘花。更可气的是大人也在摘花,阻止了两个现行犯一个熊孩子之后感到血压直升20毫米汞柱,火速滚了。
  而且所有人仿佛已经没事儿了,一眼望去大约四分之一不戴口罩。
  为什么不戴口罩啊!啊啊啊!

继续阅读细大不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