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标签:日记

双柑斗酒

  这次买了白玫瑰(which is actually 月季),店里自说自话地给配了尤加利叶。后者简直遮天蔽日,实在跟玫瑰日子过不到一起去,姑且塞进了水槽。

p图丧心病狂


  周二去植物园,天气不冷不热好极了(还穿着冬天衣服的人发言)。欧洲雪球、鸢尾、绣线菊、忍冬、杜鹃、锦带花、槐花、菖蒲和睡莲都开了,木香花期rio长但味道我不太行。山坡上一大片南天竹,果实累累的,非常可爱。

欧洲荚蒾
Leave a Comment

杜门却扫

  终于登陆了Mastodon!因为技术力还停留在2010年的wp所以投奔了别人的instance><,感谢实例主!感谢景良同学推荐!!!
  目前使用感受非常好。界面是这样:

  阅读权限和警告折叠都非常体贴:

  和其他外站长毛象用户都可以互关,墙外的朋友们用pawoo就可以,来互关呀~
  万一被挡可以迁移,记得经常备份就行。

5 Comments

草木权舆

  周日天气不太好,天气预报周一下雨,准备周一去植物园的我热情祈祷放晴(此处博丽灵梦少女祈祷中.gif
  第二天就真的是大晴天!快乐!!!
  植物园的吉野樱一直赶不上,可能是某种神秘的宿命(:з」∠)晚樱在开了,白鹃梅也开得非常好,像一匹白练,从整棵树的根部倒卷向绀碧的天空,与春云连成一片。
  棣棠单瓣和重瓣的混在一起,十分娇艳,不由自主想起玉鬘女士(源氏物语厨的自我修养
  何彼襛矣,唐棣之华,曷不肃雍,王姬之车。
  虽然名字很像,但这个唐棣指的是郁李。这次也遇到了重瓣郁李。花朵是高雅的粉色,重重叠叠,开得十足盛大。肃雍这个词用得就很有意思。

这是棣棠
Leave a Comment

细大不捐

  有点萌点缺乏的一周。

  等了六天,芍药终于开啦~
  很奇妙地像约好了一样,一天里陆续开了六朵。而且还每朵开一半儿,只有一朵开得比较均衡,其它都奇形怪状的哈哈哈哈。
  香气很端庄,不算浓,又隐隐约约地能嗅得到,可爱。也好看,下次想买白牡丹。
  换水时摸到花苞上透明的黏液,想都没想往嘴里放了一下,不甜。
  然后开始搜索“芍药有毒吗”。
  我还是智障得如此令人安心。

  观察了一下中山公园人山人海的样子,感到害怕,滚去了三明南路。
  结果人也好多呀(抱头
  至少有一个班级那么多的小朋友,还在爬树摘花。更可气的是大人也在摘花,阻止了两个现行犯一个熊孩子之后感到血压直升20毫米汞柱,火速滚了。
  而且所有人仿佛已经没事儿了,一眼望去大约四分之一不戴口罩。
  为什么不戴口罩啊!啊啊啊!

Leave a Comment

絮絮聒聒

  票圈里所有人反应都比较一致,现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Luckin“反正都这样了总之先卖一波吧”的套路哈哈哈(不

  买了重瓣芍药,卖家秀真好看呀。
  买了十支,一共二十个花苞,都是小球球。
  能不能开呀。
  网上有人说可以倒点儿雪碧进去,为什么大家对花有这么多奇怪操作哈哈哈还有浸一下稀盐酸什么的。哪儿有稀盐酸啦,胃里吗?(闭嘴!
  感觉薅掉了至少半斤叶子,插瓶一夜后叶子都张开了,快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