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练笔8.31

贱兮兮地查了一圈史料最后还是怒摔了,明明写的是无双同人为什么要搞史料快醒醒我自己
话虽如此但无双的魔王实在太……魔王了,毫无人格可言,只有魔格。荣子已经不爱初恋情人了,哭哭
所以我就……随便发挥了==时间大概是天正三年左右吧,不反正是无双向,还是不要纠结了

募る思いめぐらせ、咲き乱れ
心奪われるほど
—— Gackt《雪月花》

  雪已经下了五天。
  今年雪下得早,不管是本愿寺还是织田家都没人预料到这一点。战场上的血迹全被掩盖,反常的大雪令交战双方不约而同地保持了克制态度,摄津一带在连日惨烈厮杀之后,迎来了奇妙的寂静。
  但是,久秀心不在焉地想,如果把织田军目前收缩姿态的另一部分原因透露给显如,那结果不知该多有趣。但是现在偏偏不是这样做的时机,实在可惜。这样想的时候久秀一直保持着以头触地的姿势,没有人能够看到他在想象着谋反之事时,唇畔愉快的笑容。
  “平身吧。”
  抬起头来的时候,久秀脸上已经恢复了始终漫不经心,带点轻蔑的笑意。也许是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不敬模样,坐在上首的男人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露出个饶有兴趣的表情打量着他
  “你有话要说?”
继续阅读每日练笔8.31

月を盗む

久违的混更新,结果我就是自暴自弃了对吧……
这坑只剩一篇就平了,努力一下吧TAT

大家好,我又挖坑给自己跳了orz
这一跳下去不知道还上不上得来啊……别管他了总之先跳了再说。
由于穷极无聊,马老师她打开了播放器,调到乱序播放,以下标题为出现的前十首标题……猴年马月能写完还是个谜,我尽力吧;v;
因为是乱序所以其实有很多曲子都嘛嘛,只用它的标题而已,标粗的代表马老师有爱的曲子。
另外这篇基本上是写着玩的练笔性质,情节什么的就别管他了orz人物形象……反正主攻我怎么写都走型就随他去吧(迎风流泪

月を盗む 
http://blog.imayuki.com
《战国无双》,杂贺孙市/织田信长可能互攻有,R暂定
 
01. 予感,Sensitive Heart,《二胡阳炎 ~ 千秋恋歌》 09.09.24
  信长醒来时,天边正露出一抹青白颜色。
  身边的男人还在熟睡,微温气息吹拂在信长颈后。信长移动一下身体,稍微伸展着脊背。空气里有便宜榻榻米微酸的气味,这是间简陋的民宿,说是单间,其实也狭窄得很。两个大男人只能挤在一条棉被下面。但孙市的睡相很好,既没有过多的移动,也没有将手或腿放到信长身上来。两个人的身体贴合得并不紧密,却依然能够分享彼此的体温。不想立刻离开温暖的棉被,信长转过身去,单手支着额角,打量起身边的孙市。
  男人的面容在晨光中看起来有些模糊,端详着那带着点南蛮人味道的深邃轮廓,信长沉吟了一下,决定孙市算得上一个美男子。
  不过是个寒酸的美男子。信长一边这样想,一边低笑起来。织田家在佣兵报酬上可没亏待过杂贺家的首领,这家伙到底把拼命赚到的钱都挥霍到哪里去了?
  话说回来,这个在睡梦中露出无防备表情的男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刀口上舔着血过日子的佣兵头目。信长嘲笑地勾起唇角。男人面颊上的胡茬令他忆起它们在自己皮肤上磨蹭时带来的刺痛,用指尖轻轻抚摸上去,孙市便像怕痒似地缩了缩脖子。
  意识到那个动作中其实还包含着寒冷所造成的效果,信长向孙市靠近了一点。男人挪动了一下,额头靠上信长的肩窝,依然没有醒来。过分舒适的表情,令信长产生了想去使劲捏他鼻子的恶意念头。
  体温与体温互相渲染,男人身上的温暖驱走了清晨的凉意。信长叹了口气。眼下的宁静太过安适,让人几乎不想起身——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想法,轻柔的动作顿了一顿。
  信长皱起眉头,起身离开了床铺。失去了另一个人的温度,孙市在睡梦中本能地向另一个男人原本所在的地方伸出手去。信长因为陡然袭来的寒冷而颤抖了一下,却还是迅速地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朝门口走去。
  在拉开纸障子的瞬间产生了回头的冲动,信长对自己冷笑一声。
  过度的喜爱导致依恋,而依恋导致软弱。
  在刚刚的一瞬间他有种强烈的预感,有什么将会发生,又或者,已经发生。
  产生了那种念头的自己,真是愚蠢之极。
  信长仰起头,凝视着格子窗那一头,正渐渐明亮起来的天光。 继续阅读月を盗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