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练笔-黑泽狩谷

  敲字这个事情真是毫不留情,你多久不敲,复健时就有多痛苦。
  反正语感已经退化得差不多了。这次就放弃思考,想到什么打什么。
  用mind map来思考怎么写还挺有趣的。虽然只想打个日常段子。
  原创人物……来源一言难尽,结果来说他就很原创。打得超烂,纯存个档吧。

继续阅读每日练笔-黑泽狩谷

20180724 和也子爵

  被突然伸出的手一把拉进楼梯间时,鹰司彻本能地想要反抗。但对方显然早有准备,一只手牢牢捂住他的口鼻,抓住他的人合身向前,将他整个人压到墙上。鹰司的心脏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狂跳着。他从鼻腔中急促地呼吸着,挣扎着想看清袭击者的模样。

  是什么人胆敢在警视厅里,公然袭击检事?

  连他抬腿踢人的动作都在对方的算计内,男人的膝盖趁势欺进他腿间。香烟气味混着极淡的的男士香水味充斥在鼻间,终于看清对方的脸时,鹰司的瞳孔猛地一缩。

  是安城和也。

  年纪轻轻就爬到了搜查二课主任位置的男人身手方面毫不含糊,只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便轻而易举地制住了鹰司。脸上甚至还挂着个游刃有余的笑容,安城在极近的距离中,朝鹰司抛了个媚眼。

  “您好呀,鹰司检事。”

  鹰司迅速地冷静下来。意识到对方身份的瞬间,他的心里竟然冒出一股怯意。为了否认这软弱的情绪,他皱起眉头,狠狠地瞪了回去。

  “哎呀哎呀。”他的眼神只换来这么一句话,安城一开始似乎要笑,又硬是忍住了。男人摇摇头,叹了口气。“给您一个忠告,这么看人可不好。”

  无视鹰司越来越恼火的目光,安城低头靠近他的耳边。

  “我放开您,您可不要大声喊。”

继续阅读20180724 和也子爵

20180723 苏芳鹰司

  绫小路已经有点醉了。

  他不确定自己喝了多少,比起美酒来,更醉人的是吉原的夜晚。乐声与人声混在一起,身着艳丽和服的女孩子像金鱼般在烛光灯影中优游而过,只留下惊鸿一瞥,以及撩人暗香。屏风中芍药盛放,虞美人栖息于纸门,映着绫罗的反光微微摇曳。

  他旁边的鹰司已经快倒了。这家伙的酒量果然和大家猜测的一样差劲。还残留着少年稚气的面颊一片绯红,鹰司公爵家的幼子努力睁大眼睛,但目光显然已经迷离,看起来像个在守岁时强撑不睡的小孩子。

  果然,带这家伙来这种地方是个错误。

继续阅读20180723 苏芳鹰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