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8 莲实*十二国记

  练笔,瞎扯,十二国记厨が人家を殴打しないでください(好好说话
  硬搬的是唯一目前没详细设定的舜极国。
  莲实大大要么是强迫症明君,要么是愉快的纣王了233
  黛青色的小麒麟,可爱,想抱在怀里转圈儿

  少年的出现毫无征兆。
  彼时莲实正站在町田中学的天台上向下眺望,深夜的校园空无一人,与白天闹哄哄的场景比起来静得几乎有点吓人。过了十点,大部分路灯都被熄灭,只保留了最低限度的照明。校舍里还有一扇窗户发出微光,莲实辨认了一下,觉得可能是猫山老师还在实验室里。
  说不定可以编一套校园七不思议出来,莲实一边想象形容枯槁的中年同事在小灯下摆弄骨头的场面,一边低声发笑。空气中有淡淡的泥土气味,是楼下的花圃在白天被翻过,混着一点草木的清香,莲实没来由地愉快起来。
  这里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终于……”
  背后突然的声音令莲实猛地绷紧了背。他没听到脚步声。不,不止是脚步声,开门,衣物摩擦,呼吸,风拂过头发,这些在静夜中听上去理当格外鲜明的声音,他竟一点都未曾听见。
  他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何时来到自己身后的。
  “终于见到您了。”
  少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无法将嗓音与记忆中的学生对应起来,莲实像蓄势待发的猛兽般,戒备着缓缓转身。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深蓝色夜空中高挂的半轮月亮,莲实眨了眨眼,才逐渐看清逆光站立的人。
  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年纪,面容中还带着点稚气。这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莲实下意识想道。对方的头发明显不符合校规,过长的发丝在月光下黑得泛青。更先吸引莲实目光的是少年的衣着。莲实一时之间无法准确地找到词语描述那奇异的打扮,像是裙子,又像是长袍。
  是角色扮演吗?莲实皱起眉头。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一切都透着怪异,他谨慎地观察着对方。对他目光中的危险色彩视而不见,少年迎着他展开灿烂的笑容。
  “长久以来,我一直都在期盼着与您相见。”
  少年脸上的喜悦之情是那样真诚,莲实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他不太喜欢少年那仿佛不谙世事的眼睛,却很难从对方的目光中移开视线。
  这很危险。
  莲实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少年深深地凝视着他,朝他的方向走近。
  风卷了起来。
  不知从何处吹来了风,少年的长袍下摆微微翻动。莲实听见风中传来耳语般的声音,忽近忽远。
  “台辅,那个人很危险。”
  风在阻止少年接近他。莲实想。他突然意识到刚才来源不明的声音与这奇怪的少年所说的,都并非日语。
  不是日语,也不是莲实所知的任何一种语言。与邻国的语言有些近似,但莲实确定那不是汉语。
  可是莲实听得懂。或许,他想,他还可以讲得出来。
  “你是什么人?”
  环绕在两人身边的微风陡然加强了,空气带着明显的警告意味,从脚边倒卷上来。莲实眯细眼睛,看着少年像要挥退什么他看不见的人般向后摆了摆手。
  “住手,白夔,不可对御驾无礼。”
  这一次风中的低语没有让莲实听到,只见少年毫无退避之意地直视着他微笑起来。
  “可是连你也看得到吧,这位大人身上的王气。”
  虽然不完全明白对方话语中的含义,可莲实却发觉自己可以理解少年口中的词语。甚至可以想象出对应的文字。在这异常的事态面前他理应恐慌,感性却先于理性一步,开始感到愉快。
  有趣。
  人可否生而知之?非从后天习得,亦非梦中所见,而是带着理型的知识出生?
  回忆起少年时读过的柏拉图。莲实不动声色地注视着身着黛青长袍的少年向他走来,比女孩子还长的黑发在风中扬起,月光在其间粼粼流动。
  “您非善人。”少年用咏叹般的声音说道,“亦非恶人。
  “无分对错,仅存好恶,但盼望条理。
  “您可以成为王。”
  少年的身高刚及莲实肩膀,莲实低头看着对方,少年用一双深黑眼睛回应他的目光。在极近的距离中,那黑色的瞳孔里仿佛栖宿着青色的月光。少年伸出手,抚摸上莲实的脸颊。
  “以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为代价,您可愿成为王?”
  少年的身体完全被莲实的影子笼罩起来,凝视着那对犹如稚儿的眸子,莲实眯起眼,笑容从唇角裂开。
  “好。”
  像他的倒影一般,对方的脸上绽开喜悦的笑容。少年退后一步。
  “我名博雅,您也可以称我徇麒。”
  名为博雅的少年流畅而优雅地在莲实面前跪伏下去,用一个近乎虔诚的动作,以额头触及莲实的足背。长长的黑发像银色的泉水流散在地,将两个人的影子连结起来。
  “不离君侧,不违诏令,矢言忠诚。”
  少年的声音在月光下发出清楚明澈的回响。
  “在此立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