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4 和也子爵

  被突然伸出的手一把拉进楼梯间时,鹰司彻本能地想要反抗。但对方显然早有准备,一只手牢牢捂住他的口鼻,抓住他的人合身向前,将他整个人压到墙上。鹰司的心脏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狂跳着。他从鼻腔中急促地呼吸着,挣扎着想看清袭击者的模样。

  是什么人胆敢在警视厅里,公然袭击检事?

  连他抬腿踢人的动作都在对方的算计内,男人的膝盖趁势欺进他腿间。香烟气味混着极淡的的男士香水味充斥在鼻间,终于看清对方的脸时,鹰司的瞳孔猛地一缩。

  是安城和也。

  年纪轻轻就爬到了搜查二课主任位置的男人身手方面毫不含糊,只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便轻而易举地制住了鹰司。脸上甚至还挂着个游刃有余的笑容,安城在极近的距离中,朝鹰司抛了个媚眼。

  “您好呀,鹰司检事。”

  鹰司迅速地冷静下来。意识到对方身份的瞬间,他的心里竟然冒出一股怯意。为了否认这软弱的情绪,他皱起眉头,狠狠地瞪了回去。

  “哎呀哎呀。”他的眼神只换来这么一句话,安城一开始似乎要笑,又硬是忍住了。男人摇摇头,叹了口气。“给您一个忠告,这么看人可不好。”

  无视鹰司越来越恼火的目光,安城低头靠近他的耳边。

  “我放开您,您可不要大声喊。”

  男人不知想到什么,低声笑了起来,温热气息轻轻扫过耳廓。鹰司整个人都绷紧了。

  “您也不想被别人看到吧,咱们亲热的场面。”

  鹰司觉得自己的耳朵隐隐发热。他瞪着对方,恨不得用眼神在安城身上戳几个洞出来。但他知道安城的话是对的,如果自己与这位声名狼藉,据说男女通吃的二课主任被人看见用这种近似拥抱的姿势交谈,想也知道不会传出什么好话去。

  见他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安城说了声“真乖”,就干脆地放开了捂在他嘴上的手。但压制着他的动作一点都没放松。鹰司徒劳地挣扎了几下,在听见隔着门路过的脚步声时悚然一惊,停止了动作。

  “你想干什么?”

  等到脚步声再也听不见时,鹰司才开口问道。自己声音里恼羞成怒的痕迹令他皱了皱眉,嘴唇抿起一条直线。

  “没什么,就是想和您说说话啊。”安城笑眯眯地说道。

  即使对对方殊无好感,鹰司也不得不承认安城和也实在是个英俊的男人。就算在这样近的距离中,都经得住仔细端详。男人的眼珠又黑又亮,泛着一点棕色的痕迹。当他用现在这样的表情看人时,眼睛中流露的真诚简直可以打动任何人。

  这其中包不包括自己呢?鹰司咬住嘴唇内侧,截断了这条思路。

  安城依然将他推按在墙上,两人的身体密合着,安城的右腿甚至还别在他的腿间。过于暧昧的姿势令鹰司觉得不安。可安城看起来不准备放开他。比他大不了几岁的警部补似乎被他僵硬的态度给逗笑了,刚放开的手施施然地向下探去。衬衫被从腰带里拉出来,温热指尖直接抚摸上腰间时鹰司猛然哆嗦了一下。

  那只手暂时没有进一步动作。安城停了片刻,向他靠近过来。鹰司再也克制不住恐慌,他深吸一口气,试图转头躲开。令他意外的,男人似乎并没有打算真的在这里进行那些像是调戏,又近似侵犯的动作。而只是低下头,将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

  鹰司一动都不敢动地站着,过了几秒钟,他听见安城贴着他的额头,发出一声温柔的轻笑。

  “太好了,这不是没感冒吗?”

  鹰司怔了怔。安城的语气里充满直率的关怀。没料到会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善意,他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然而安城没给他思考的余地。下一秒,握在他腰间的手向上摸去。敏感的地方被强硬抚过,鹰司发出一声惊呼,腰不由自主地从墙上浮起。他的反应显然让安城非常愉快,男人低声笑着,紧贴着他的胸口轻轻震动。

  鹰司在怒气与不合时宜的快感面前颤抖起来,不知为何,安城轻浮的态度激怒了他。嘴唇被自己咬得生疼,当安城在他唇角落下个亲吻时,鹰司完全忘记了刚才一瞬间掠过心头的疑惑——

  安城这家伙,该不会是担心昨天他淋了雨生病,而特地来看他的吧。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