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星野进+性别未分化

  发现了,只要放弃思考“我写的这有啥意义”,“核心情节是什么”或者“起承转合在哪里”之类的问题直接放空就能写得飞快。
  快乐,感觉还挺顺畅的,继续练习吧。
  不知不觉中星野专务和泉社长已经是第五篇文了。是不是干脆打原创tag算了ヾ(o・ω・)ノ
  总之是ABO,怎么我还是没抽到肉梗啊……

  春空是温软的蓝,几卷白云抹在其中,随着微风缓缓移动。坐在窗边的少年穿着立领制服,支着下巴望向窗外。春风吹动他额前的碎发,俊美的眉眼看上去透着些慵懒,微红眼角又莫名地有些忧郁——以上都是错觉。
  星野进将手里的东西稀里哗啦地丢在桌上,抓着椅背跪坐在椅子上,对着后座的好友皱起眉头。
  “不行的话你去跟老师说嘛,”他低下头,试图从对方手指的间隙观察对方的脸色。“花粉症这么夸张,你就别坐窗边啊。”
  泉侑介吸了吸鼻子,用噙着泪的眼角瞄了一眼星野,变声期的嗓音带着些暗哑。
  “不用了。”
  星野撅起嘴哼了一声。
  “不听老人言……啊啊啊住手!”
  泉完全不为所动,一手按着对方的脑袋将靠得太近的星野推回坐姿。星野发出恼怒的声音,火烧屁股似的跳起来,一边飞快整理头发,一边试图在教室窗户的倒影里观察自己的仪表。
  “竟敢弄乱本大爷英俊的发型——快恢复原来的样子!”
  是动画台词。泉想,但为什么是库洛魔法使啊……
  等一下,为什么会马上明白是库洛魔法使啊,我自己?
  思考着这个问题,美少年看上去更忧郁了。但已经过于习惯的泉几乎没感觉到班上女生投来的视线,他忧郁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有义务制止星野的自恋表演。
  “我要炒面面包。”
  “哈,哈,哈!”星野的注意力马上就被转移了,个子较小的少年将炒面面包和巧克力牛奶放到他面前。“今天运气超好,炒面面包和热狗都买到了,去天台吃?”
  星野鼻子翘得老高,得意模样让泉不由自主地跟着笑了出来。
  “好。”

*** *** ***

  “别在走廊里吃东西。”
  “有什么关系嘛。”
  星野叼着草莓牛奶的吸管,含含糊糊地回答。财阀星野家的二少爷对自己的身高非常在意,每天按照三餐在喝牛奶。至少身高要超过我哥!泉对这个雄心勃勃的宣言不置可否,只觉得星野家的大哥如果听到了,不知道会不会揍他一顿。
  午休时间的走廊里人不多,但杂乱的味道还是让泉皱了皱眉。他从口袋里掏出阻断剂,对着自己喷了几下,才总算觉得周围的气息勉强可以接受。
  这是他讨厌春天的另一个理由,每到这时候,学校里总是充斥着蠢蠢欲动的信息素。正值青春期的学生们在这方面的礼仪特别松懈,感官敏感的泉时常不堪其扰。这几天大做广告的新型强效阻断剂,改天一定要买来试试看才行。泉这样想着,用手帕捂住了鼻子。
  “你还行吧?”星野对这没有礼貌的世道毫无所觉,这小混蛋看着泉,满脸写着同情,“你们Alpha还真不容易。”
  听说Omega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小混蛋念叨着,又自顾自吸起了牛奶。
  初中生们纷纷迎来了第二性别的分化,本来以男女生为中心聚集的小群体陷入了短期混乱之中。可能跟成长期特别晚有点关系,星野进同学的分化迟迟没有到来。坚信第二性别分化的荷尔蒙会阻碍身高成长的星野对此倒没什么怨言,神经也粗得不行,丝毫不觉得全班只有自己性别不明有什么问题。万一这家伙变成了Omega,会不会也变得特别多愁善感,一看Alpha就离得老远啊?
  光是这么想象一下,泉就有点不痛快起来。
  “你这家伙,到底是哪边的?”
  “啊,我倒是也有想过一下。”散发草莓味的星野同学马上抢答,“我觉得我适合当个Beta。”
  没想到他居然还思考过这种问题, 泉挑起眉毛,看了好友一眼。星野咬着吸管发出“嘿嘿”的笑声,一看就没在想什么正经事情。
  “你想啊,三种性别里,不是只有Beta可以同时享受到两边的乐趣嘛。”
  ……说得好,星野进,完美地让人不知该从哪里开始吐嘈才好。
  泉无言地从好友身上收回视线。他们已经到了天台门口,微风扑面而来,泉皱着眉头,又举起了手帕。乌烟瘴气的信息素和乱七八糟的花粉二选一,整个春天都像是在跟他作对。凭什么只有他要受这份罪?越想越不爽,泉又瞪了星野一眼。
  星野毫无所觉,把已经快空了的牛奶吸出“空空空”的声音。
  Beta也就算了,泉想,万一这家伙是Alpha或者Omega,被他的费洛蒙搞到失去理智的人也太可悲了。
  因为脑海中出现的画面又皱了皱眉,不知道突如其来的恼火从何而来,泉果断伸出手,不顾星野捂着脑袋猴子一样的叽叽乱叫,再度揉乱了他精心打理的英俊发型。

Published in HIDEAKI 邪念菌培养皿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