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七世》节译 – 12.26up

作者:Malcolm Graham Allan Vale,纽约大学历史学讲师
发行: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1974年
翻译及注解:Mayuki
 
  挑有萌有梗有八卦的段落节译,断章取义尽量没有,有的话会说明。文中提到的历史人物及事件等看心情尽量注解,实在懒得弄时再说,萌点完全可以只看引用框里的原文部分,注解什么的……影响理解时再看一看就行!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坑了,这工程太大了慢慢来吧oTZZZ
  热烈欢迎挑刺吐槽讨论,十五世纪欧洲史达人们路过的话,请千万不吝赐教!!(猛虎落地
 
第一章:国王及其统治
第一节:历史学家笔下的查理七世

  查理七世确实具有某些性格缺陷,夏斯特兰1-1写道,其中最主要的是“乖戾、善变、多疑,难以取信,以及更加严重的是…善妒。”

 
1-1 乔治·夏斯特兰(George Chastellain,约1405/1415~1475):勃艮第编年史家,主要宫廷诗人之一。曾为勃艮第公爵好人菲利浦效劳至1435年,亚眠和约以后,放弃行伍生涯。随后几年在法国度过,主要任普瓦图司法总管皮埃尔·德·布雷泽的秘书,力图改善好人菲利浦和法国的查理七世之间的关系。1455年被任命为勃艮第史官。他的《勃艮第公爵编年史》传世部分仅三分之一。编年史从1419年修至1474年,其中尚有空漏之处。它的价值在于描述和史实,以及对时人和时事所做的精辟评论。其他著述尚有政论文章、无甚意义的刻板诗句、歌谣,给同行文人的诗文,以及劝谕著作和戏剧。
 

  国王,夏斯特兰写道,并非勇武或好战的类型。“他天性缺乏勇气,但他超凡的判断力弥补了这一点。”身为王储以及“布鲁日的国王”期间那苦涩的经验使得他的性格畏怯而警惕,但同时也使他变得善变而精明。国王的周围充满了各种势力,他深谙操纵这些势力之道,使得他们最终服务于自己的利益。国王易变的观点使得他周围的宠臣,以及,比较难以注意到的,各种势力和联盟不停变动。这是个极其危险的游戏,但是,夏斯特兰说,国王似乎始终能够操纵这些势力按照他的心意互相竞争。
  早在1435年,勃艮第与英国同盟破裂,转投法国以前,查理七世便已经精通利用人们贪婪天性的手段。事实上他的这种能力可能形成于很久之前,但英法战争和众多顾问大臣们的环绕都使得它无从施展。尽管如此,夏斯特兰认为,或许这位法王并非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厌恶战争,“对英战争在某些方面恰好合乎国王的意愿。”
  自从在1453年成功地将英军逐出除加莱以外的法国领土之后,胜利几乎成了国王的代名词。1461年查理七世去世之后,凡是有点学问的法国人在谈到这位国王时都会在“Charles Septiesme de ce Nom(法文,意为“查理七世的名字”)”前加上“Le Trèsvictorieux(法文,意为“辉煌胜利者”)”的头衔。这些赞美和谀辞是如此热烈,几乎变成了一种固定的格式。但疑虑和不安总是伴随着热情产生,很多人对这一称号持怀疑态度。十五世纪中叶的许多民众都需要一些可靠证据才能够相信查理七世的胜利(国王高超的政治技巧倒是广为人知)。
  十五世纪,在阿尔卑斯山的对侧,阴谋欺诈和玩弄权术蔚然成风。但即使不去参考邻国的历史,这个时代的法国人也同样对这种现象习以为常。查理七世与同时代的某些意大利政治家们拥有同样的特性。也许其子路易十一更偏爱弗兰西斯科·斯佛扎1-2的政治风格,但别忘了,查理七世身上同样有着米兰维斯孔蒂家族1-3的血统。

 
1-2 弗兰西斯科·斯佛扎(Francesco Sforza, 1401.7.23~1466.3.8):雇佣兵队长,曾在15世纪意大利政治中起过决定性作用。米兰成立共和国后成为米兰公爵,建立了统治将近百年的一个王朝。相对父亲查理七世积极建立常规军的政策,路易十一以偏爱雇佣军团著称,这一点在《君主论》中曾受到马基雅维利的批评。
1-3 维斯孔蒂家族(Family Visconti):米兰的家族,14和15世纪在意大利北部历史中占支配地位。以小贵族(子爵)出身,通过阴谋和政治手段起家,家族中出现过米兰大主教、米兰执政官,并于15世纪初成为米兰公爵和帕维亚伯爵。其统治一直延续至十八世纪。查理七世的外祖母塔蒂·维斯孔蒂(Taddea Visconti)来自维斯孔蒂家族,是米兰公爵兼执政官佩尔纳博·维斯孔蒂(Bernabò Visconti)的女儿。
 后文提到的吉安加莱佐·维斯孔蒂(Giangaleazzo Visconti)是1478~1402年间掌权的米兰公爵,他以冷酷无情著称,统一了意大利北部,在征服佛罗伦萨前夕猝死。
 

  夏斯特兰在分析国王取得胜利的因素时写道:“与其他因素相比,最主要的还是陛下的能力,以及对人性的研究和了解。”任何企图在国王脚下取得更多权利的人,包括国王的亲信在内,都在国王的“操纵之下行动”。在夏斯特兰之后,菲利普·科明尼斯1-4和马基雅维利也对查理七世作出了类似的评论。

 
1-4 菲利普·科明尼斯(Philippe de Commynes,约1447~1511.10.18):
佛兰德的政治家和编年史家。所著《回忆录》文笔活泼生动,心理刻画入微,使他成为中世纪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金羊毛骑士团骑士之子,在勃艮第宫廷中长大。1465年参加反对法王路易十一的战争。1466~1467年随大胆的查理(注:好人菲利浦之子)第一次远征列日。1467年查理继任勃艮第公爵后,任命他为顾问,并派他出使英格兰、布列塔尼和西班牙。法王路易十一见她颇有外交才干,就劝他背叛大胆的查理,在路易宫廷中任机要顾问。查理八世时代任驻威尼斯大使。
 

  夏斯特兰指出,与米兰公爵(注:此处指菲利普·马里亚·维斯孔蒂(Filippo Maria Visconti,1412至1447年间任米兰执政官)如出一辙的是,查理七世受到敬畏,同时却又时刻怀抱畏惧。国王也许读到过史学家在对吉安加莱佐·维斯孔蒂(见前文注解)的论述,他经常被拿来与先代法王查理五世(Charles V,1364~1380在位)相提并论。吉安加莱佐·维斯孔蒂能够占领广阔的国土,与此同时他本人“安坐在王宫中,连手指都用不着移动”。善战对与中世纪晚期的统治者们来说并非sine qua non(法文,意为“必要条件”)
  [中略]
  查理七世所表现出的怯懦气质和对某些人观念中的国王义务的忽视招致了最严苛的批评。海兰(Haillan)的一位领主在他1570年的回忆录中将查理七世评论为除了“与他美丽的阿格尼丝(索雷尔)1-5在床上享乐以及致力于建造造景和花园”以外毫无建树,与此同时“英国人…正在他的国土上肆虐”。显然,这位国王是一个尼禄1-6。吉拉德同时指出了查理七世对音乐的喜爱,以此作为这位国王不务正业的佐证。

 
1-5 阿格尼丝·索雷尔(Agnès Sorel,1421~1450.2.9):
法王查理七世的情妇,为国王育有三个女儿。存世有多幅以她作为模特的宗教画。死因不明,雅克·格尔曾被控谋杀她而遭逮捕。
1-6 尼禄(Nero Claudius Drusus Germanicus,37.12.15~68.6.9):古罗马敌国朱里亚克劳狄王朝最后一位皇帝。以热爱艺术、荒淫无度、奢侈、酷刑与暴政著称。
 

  ……还有其他类型的历史学家可能会对查理七世感兴趣。查理七世与他的儿子,资料更加详尽的路易十一,都常常使病理历史学家感到兴致盎然。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解读这位国王行为的关键应当是来自遗传的神经系统紊乱。关于国王的精神状态,或许最可靠的还是亲眼见证过这段历史的夏斯特兰的记述。
  夏斯特兰在记载中表示,国王害怕所有人,尤其害怕出现在熟人之中的陌生面孔。但与同时代的领主如菲利普·马里亚·维斯孔蒂或好人菲利浦三世相比较而言,他在自己人身安全方面所作出的各种精密部署并不显得格外夸张。与上面提到的两位君主一样,查理七世也担心自己可能遇刺或遭遇非正常死亡。夏斯特兰认为,“造成他多疑和无法信任他人的根源”,应当追溯到1419年9月,发生在蒙特罗桥(the bridge of Montereau)上的勃艮第公爵约翰(无畏的)遇害事件。当时年仅十六岁的查理七世也在事发现场。他在这起谋杀中所扮演的角色还无法完全确定,目击行凶现场可能令年轻的国王相当震惊。此外,夏斯特兰还指出国王患有桥梁恐惧症,并且惧怕所有高于一楼的地板。“他不敢在高于一楼的地方过夜,也害怕骑马通过木造桥梁,除非能够保证绝对安全,否则上述的两件事都是国王决不会做的。”或许发生在蒙特罗桥上的事情造成了国王对桥梁的反感,或许这只是一种旷野恐惧症,但可以肯定的是,国王对出席公开场合那种病态的厌恶是有其根源的。
  比较易于解释的是国王对楼房的恐惧。1422年10月1-7在拉罗什(La Rochelle),正当查理七世在一座楼房中召集宫廷会议时,地板突然塌陷。1427年7月28日,国王在一封信中提起过这件事情。当时国王出资赞助在布鲁日圣徒礼拜堂(Ste-Chapelle of Bourges)举行的一次弥撒,这次弥撒据说是为了纪念“我们从楼上坠入下一层,而上帝从灾难中拯救我们的那一天”而举行的。
  国王的数位侍从,包括波旁的皮埃尔(Pierre de Bourbon)和普雷奥领主(lord of Preaulx)都死于那次坍塌事故。查理七世受了伤,但幸免于难。这次事件给国王带来了严重的恐慌。二十年后。又一起事故使得国王对于在睡梦中死去的恐惧变本加厉。1442年12月,查理七世出征加斯科尼(Gascony)时的一天夜晚,他在拉芮欧(La Réole)城中的住所发生火灾。多亏随行的苏格兰弓箭手们急中生智,在墙上打开了一个缺口,国王才得以逃生。但国王的御剑,圣路易之剑1-8(St Louis’s sword)毁于大火。
  无论如何,这些都是那个时代所有君主都有可能遇到的危险。对于国王的身体情况,我们今天所能得到的证据可能都是被加工修饰过且充满欺骗性的。编年史家们一致证实,直到去世前的六年左右为止,查理七世的健康状况都相当良好。1455年9月,国王不太愉快地发觉自己侧腹疼痛。1457年12月,新的疾病袭击了国王。他的腿部出现了慢性溃疡。1458年下旬,国王出现口腔溃疡的症状,牙齿也出现问题。1461年,这些口腔问题恶化到令其无法饮水或进食的程度。史学家们有时以害怕遭到投毒来解释国王在去世前八天完全“拒绝”饮食的理由,但实际上,当时他的情况可能根本不允许饮水或进食。
  国王得的究竟是什么病?现在我们已经无从知悉真相。但最终导致死亡的很有可能是在文艺复兴时代的欧洲大肆流行,但在当时还是一种新疾病的梅毒。


1-7 1422年10月:
查理七世时年19。
1-8 圣路易之剑(St Louis’s sword):原文为“state sword”,意为“代表国家之剑”。没有查到圣路易之剑的具体情况。圣路易可能是指法王路易九世(Louis IX of France,1214~1270,1226~1270在位),卡佩王朝(Capetian Dynasty)第九代国王。被奉为中世纪法国乃至全欧洲君主的楷模。他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曾两次亲自率军参加十字军东征,并在第二次出征中在突尼斯病逝。统治期间法国安定繁荣,王室的权威和地位得以加强。路易九世以司法改革,性格仁厚公正与亲民著称。1297年被罗马教廷追认为圣徒。这里的圣路易之剑可能是路易九世的佩剑,待进一步查证。
 
 
第二节:查理七世的统治及其背景

  国王,在其统治后期,一直试图“从法国人民的记忆中抹去那些由内战和外国侵略所带来的不和谐因素。”在查理七世的统治方针中,建立“和平,秩序和爱”这项任务,即使在最精明,最宽宏大量的君主而言,也是对于耐心和容忍度的一项严峻考验。
  当时的一项法令规定,任何在公开场合提及“阿玛尼亚克派”或“勃艮第派”1-9等类似政治口号的人,都要被处以用烧红的铁条刺穿舌头的刑罚。但想要从根本上改变法国人对其政敌的态度,这恐怕起不了多大作用。尤其是事实上,对于某些人来说,“阿玛尼亚克派”和“勃艮第派”的政治斗争,仍然在现实中上演着。

 
1-9 阿玛尼亚克派和勃艮第派(Armagnac and Burgundian):
指15世纪初期法国内战中的两个派别。查理七世之父查理六世患有精神疾病。其统治晚期实际掌权的是查理六世之弟,奥尔良公爵路易(Louis, Duke of Orléans, 1372.3.13~1407.11.23)和查理六世的堂弟,勃艮第公爵约翰(无畏的,John the Fearless, Duke of Burgundy, 1371.5.28~1419.9.10)。为了争夺政治权利,法国逐渐分裂成以两人为首的奥尔良派和勃艮第派。1407年,约翰派人暗杀路易,并在后来实际上操纵了查理六世及王后,奥尔良派转而以阿玛尼亚克伯爵贝尔纳( Bernard VII, Count of Armagnac, 1360~1418.6.12,被刺杀的路易公爵的岳父)为首,以当时的王储查理(即后查理七世)为名义上的领导人,又自称为“阿玛尼亚克派”或“王太子派”。双方的政治对立直到1435年查理七世与勃艮第公爵菲利浦三世(善良的)签订阿拉斯条约(Treaty of Arras)才名义上宣告中止。
 

  国内派系之间不停发生争斗,每个派系都拥有其朝臣、领地、国民及隐藏其后的同盟力量。要将这些派系置于掌控之中,国君首先必须拥有军事力量。在其统治前期,查理七世并没有足以制衡诸侯的军事力量,这种情况直到1445年1-10才宣告结束。但二十年之后的1465年1-11,法国的常规军团仍然令路易十一感到不足以完全依靠。
  要平衡众多利益集团之间的关系,国王还需要能够利用他的臣子和诸侯们贪婪的天性,挑动他们彼此间的不满和不忠,使自己从中获利。前文曾经引用过夏斯特兰的言论,这位宫廷史学家认为查理七世在政治艺术方面具有充分的天赋。正如雅各布教授所观察到的那样,“中世纪晚期那种操纵政治和管理政府的艺术,其关键正在于当诸侯的势力发生变动时,相对较弱的君主集团必须随机应变。即使不怎么资深的政治历史学家也可以轻易指出这一事实。”
  要达到这一效果,国王可以采取许多手段。查理七世充分利用了自己身为利益集团统治者的地位,安排了不计其数的联姻,并以爵位、抚恤金、年金和对过去现在乃至将来功劳进行嘉奖的许诺来换取支持。国王在施行贿赂时相当无耻,并且毫无顾忌。他能够始终保持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便是那种无休止收买他人的能力。1425年,他收买了富瓦伯爵约翰一世1-12。1435年,勃艮第公爵菲利浦三世手下最重要的朝臣们都收受了国王的贿赂1-13。自从1442年起,查理七世收买了一系列加斯科尼和诺曼小领主。


1-10 1445年:
国王查理七世颁布法令,开始整顿军队,建立国有常规重骑兵军团。这通常被认为是法国常规军事力量的开端。
1-11 1465年:查理七世于1461年去世后,其长子路易即位为法王路易十一。他继续推行父亲削弱大贵族势力,加强中央集权的政策,引起大贵族不满。1465年3月,以时任夏洛莱伯爵查理(鲁莽的,勃艮第公爵菲利普三世之子,后继位为勃艮第公爵)为首,贝里公爵查理(路易十一之幼弟),布列塔尼公爵佛朗西斯二世、阿朗松公爵约翰二世、波旁公爵约翰二世等大领主达成协议,组成“公益同盟”,起兵反对国王,同年七月围攻巴黎。路易十一与公益同盟签订和约。其后该同盟被路易十一通过战争和外交等手段瓦解。
1-12 富瓦伯爵约翰一世(Jean I, Count of Foix ,1382~1436):富瓦-格拉利家族的首位伯爵,在15世纪初法国内战中企图同时勃艮第派和阿玛尼亚克派缔结同盟而失去当时还是王储的查理七世的信任,遂与英王亨利五世联盟。1423年查理七世即位后通过收买等手段使其为己效力,在朗格多克和基恩担任御史。
1-13 1435年:以英国、法国与勃艮第三势力为首的大和谈在阿拉斯举行,英国代表首先愤而离去。法方通过外交手段和对勃艮第重臣的收买(据说当时的勃艮第公爵夫人玛格丽特也收取了查理七世的贿金)使勃艮第最终抛弃与英国的同盟。于1435年底与法国结盟,签订阿拉斯条约。阿拉斯条约是英法百年战争法国由败而胜的转折点。
 

  隐藏在顾问和朝臣背后,我们所看到的国王的形象究竟有多少是真实的?在政府和政治游戏中他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我们所知的国王的人格究竟有多少能够从他的行为中得到证实,又有多少与事实相悖?
  这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大多数中世纪君主的传记都缺乏佐证,现存的关于查理七世的著作也不例外。在最糟糕的例子中,这位国王在历史中只作为一个符号而出现在大家面前;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他的性格也显得古怪模糊而难以理解。不为人知的事情太多,其中有一些或许将永远不为人知。但如果全盘接受海诺特领主阁下的意见,那就意味着承认这次探索的全面失败。
  “国王,”海诺特写道,“他只是自己辉煌统治的旁观者罢了。”

 
【第一章Fin】 
 
 
 
 
第二章:1403~1429年,早期生涯
第一节:1403~1419年,勃艮第派和阿玛尼亚克派

  1403年2月22日凌晨两点钟,法兰西王后,巴伐利亚的伊莎贝拉在巴黎的圣波尔行宫产下了一名男婴。这个小王子是伊莎贝拉的第十一个孩子,他继承了父亲的名字——查理。孩子的父亲究竟是不是当时的法国国王查理六世?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注定将无果而终。伊莎贝拉王后热衷于婚外情是尽人皆知的事实,她与奥尔良公爵路易之间的私情已经在巴黎闹得满城风雨。当然,并没有任何确切证据可以表明年幼的王子并非国王亲生,就连其后这位王储所表现出的对自己血统的怀疑,也可以看成是一种残酷政治手段的结果。通过这种宣传,他的政敌们使得精神失常的查理六世在1421年1月废黜王储的行为2-1获得了一定的合理性。
  对查理出身正统性的怀疑是在他担任王储之后才浮出水面的,担任王储期间,查理始终深受自己出身之谜的困扰。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他并非查理六世亲生的可能性,就连他自己的儿子,后来的路易十一,也对这件事情表现出相当的怀疑,按照他的说法,查理七世“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亲究竟是谁。”无论真相为何,在当时,查理是作为王位第三顺位继承人而出生的。
  查理的两个哥哥,基恩公爵路易2-2和都兰公爵约翰2-3都拥有优先于自己弟弟的继承权。但1415年和1417年4月,路易和约翰相继身亡,查理成了父亲疯国王查理六世唯一仅存的继承人。但他王储的头衔仅得到了部分臣子的接受,而另一些大臣,则转而支持法国王位的另一个有力竞争者——英国国王亨利五世2-4

 
2-1 废黜王储:1418年,勃艮第军队占领巴黎,当时还是王储的查理七世逃往穆伦,随后流亡至布鲁日。当时查理七世之父,国王查理六世已经完全精神失常,王后伊莎贝拉在勃艮第公爵约翰(无畏的)控制下与英国签订特鲁瓦条约,条约废黜王储查理的继承权,要求英王亨利五世与法国公主凯瑟琳联姻,并以他们未来的儿子(即后亨利六世)为法国王位继承人。
2-2 路易(Louis, Dauphin, Duke of Guyenne, 1397.1.22~1415.12.18):王储,基恩公爵,法王查理六世及王后伊莎贝拉的第三个儿子,1401年继任太子,1412年与勃艮第的玛格丽特(勃艮第公爵无畏约翰之女)结婚,1415年12月去世,死因可能是痢疾。
2-3 约翰(Jean, Dauphin, Duke of Touraine, Count of Poitiers and Ponthieu, 1398.8.31~1417.4.5):王储,都兰和贝里公爵,普瓦捷和蓬蒂厄伯爵,法王查理六世及王后伊莎贝拉的第四个儿子。1417年4月5日去世。
2-4 亨利五世(Henry V of England, 1387.9.16~1422.8.31)的王位继承权:英格兰国王,曾在九年的统治中重新挑起百年战争,大败法国,使英格兰成为当时欧洲最强大的王国。1328年,法王查理四世去世,法国卡佩王朝绝嗣,支裔瓦卢瓦王朝的腓力六世继位,英王爱德华三世以法王查理四世外甥的资格,与腓力六世争夺王位,1337年进攻法国,百年战争开始。亨利五世即位后趁法王查理六世精神失常,两大贵族集团奥尔良派与勃艮第派流血冲突之机进犯法国。后通过勃艮第公爵约翰(无畏的)于1420年与法国方面签订特鲁瓦条约,内容如注解2-1所述。
 

  尽管如此,血统的纯正性与否并不能作为判断这位将会成为太子的小王子日后在政治上是否能够取得成功的参考。直到查理继承王储头衔之后,他的政敌们才将对他血统的质疑作为对他的攻击而提出。然而查理是否直到1429年圣女贞德出现之前都一直沉浸在自我怀疑的感伤中呢?事实也许恰好相反。
  我们非常容易——就像夏斯特兰所说的那样——会将查理七世的统治看成一系列的“转捩点”,但这未免流于草率。在那个人们还相信运势和星象的时代,或许幸运并不总是眷顾这位国王,但一连串的不幸并不能归因于国王那成问题的血统。纵观查理七世的童年,他的身份似乎并根本就不曾遭到过质疑。他像十五世纪初期所有的王族幼童那样,在奢华生活和王位继承人的特权包围下被抚养长大。1404年2月,查理在周岁生日前夕获赐了一把竖琴,侍从们会弹奏它为年幼的王子取乐。他的其他玩具还包括一只黄铜小罐2-5,用来在他“不太乖”的时候转移他的注意力——这可能是跟前面那把竖琴一样,用来哄这个贵族幼童的道具。1408年王子获赐了他的第一件绿色外衣2-6。1407年4月,王室的裁缝为年幼的王子呈上一件“王家披风”。毫无疑问,在这个时期,这个孩子完全是按照国王之子的标准被小心侍奉的2-7
  对查理早期经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的另一股力量是王子未来的岳母。1413年12月18日,查理与安茹公爵,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名誉国王路易二世2-8与其王后,阿拉贡的约兰达2-9之女,安茹的玛丽2-10订立婚约。当时查理的两个哥哥也都已经与勃艮第家族的女性订婚,查理的婚约显然是为了在王室与血缘较远但势力庞大的安捷文家族2-11之间建立姻亲关系。1413年,安茹公爵路易二世与勃艮第公爵约翰(无畏的)之间的同盟关系刚刚破裂不久,我们不难看出,在当时国内阿玛尼亚克派和勃艮第派的党争之中,路易二世更倾向与支持阿玛尼亚克派。或许是1413年夏季阿玛尼亚克派成功击败勃艮第派,夺得巴黎的事实使得安茹家族相信,胜利女神终将垂青奥尔良-阿玛尼亚克派。
  与此同时,勃艮第派与英格兰也初步建立了同盟关系。查理的这桩婚约恰好可以体现出当时法国国内政治形势的改变。从其后的历史发展可以看出,这桩通过联姻而实现的同盟,远比其他类似同盟更加牢固和意义深远。从1413年作为一个年仅十岁的幼童订婚,到1422年这位十九岁的王子宣布继承王位的这段期间,围绕着查理,一支政治队伍逐渐成形。在查理七世在位的三十九年间,他所最倚重,最信任的许多近臣都来自这支队伍当中。
  与未来的太子妃一起来到年轻王储身边的还有她那令人敬畏的母亲和她精干的谋臣们。1415年,查理与约兰达女王及其侍从们同赴安捷文家族的属地普罗旺斯。在那里,他与安茹的雷内一世2-12一起长大,并在其后终生与这位未来的安茹公爵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2-5 黄铜罐:原文为“a brass pot(chaudron)”本意即为“罐”、“汤锅”或“釜”。具体用法不明,译者我姑且把它脑内成敲来听响的……
2-6 绿色外衣:为五朔节所准备,代表王子到了参与这一节庆活动的年龄。本书后文第七章《注重礼仪的国王》中另有相关记述。
2-7 王子的玩具:比尔考特(Beaucourt)所著《查理七世》中提及,王子的玩具还包括一件安放在“petit tableau de peinture(法文,意为‘小图画’)”背景中的银质玩具王座。
2-8 路易二世(Louis II, 1377.10.7~1417.4.29):安茹公爵,曼恩和普罗旺斯伯爵(1384~1417),那不勒斯,西西里和耶路撒冷的国王。1389年继承父亲的称号,并加冕为那不勒斯国王。但那不勒斯实际上由拉迪斯拉斯统治。路易在1390~1399年间占据那不勒斯,然后撤退到普罗旺斯。1409年敌对教皇亚历山大五世再次任命他为那不勒斯国王。他进入罗马,发动重新夺取那不勒斯的战役(1409~1410),但以失败而告终。后又奉敌对教皇约翰二十三世之命进入罗马,终于在罗卡塞卡战胜拉迪斯拉斯(1411.5.11)。但约翰二十三世转而支持拉迪斯拉斯,他被迫返回法国治理自己的领地。
2-9 阿拉贡的约兰达女王(Queen Yolande of Aragon, 1379~1442):安茹公爵夫人,西西里、那不勒斯、耶路撒冷和阿拉贡女王。安茹公爵路易二世之妻,路易二世去世后成为安茹家族实际上的掌权者,手腕灵活,擅于通过外交手段实现政治目的。庇护法国流亡太子查理七世,并为其组织军队和谋臣团,在查理七世顺利登基直到日后的统治过程中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2-10 安茹的玛丽王后(Marie of Anjou, 1404.12.14~1463.11.29):法王查理七世之王后,安茹公爵路易二世和阿拉贡的约兰达女王之长女。1413年与查理七世订立婚约,1422年在布鲁日与查理七世结婚,成为法国王后。为查理七世育有四子八女。
2-11 安捷文家族(the House of Angevin):或译作“安哲文家族”、“金雀花家族”,也就是安茹公爵家族。这一时代的安茹家族是由1351年法王约翰二世将安茹伯国传给其子路易,后于1360年升格为公国而成的。路易和儿子路易二世(即查理七世的岳父)都进行远离安茹的征伐。路易二世死后,遗孀阿拉贡的约兰达女王极力保护安茹,抵御英国人的侵袭。安茹最后的统治者是雷内一世(路易二世之子,见注解2-12)。他在1480年死后,安茹重归法国。
2-12 安茹的雷内一世(René I of Anjou, 1409.1.16~1480.7.10):安茹、洛林和巴尔公爵,普罗旺斯和皮埃蒙特伯爵、那不勒斯名义上的国王。洛林公爵查理二世死后,他根据妻子的权利,要求取得洛林,国王查理七世支持这个要求。但沃戴蒙的安东尼表示反对。1481年7月2日他被安东尼击败,成为俘虏,并被引渡给勃艮第公爵。他宣誓永不逃脱后获得假释。1433年,他同意把长女约兰达嫁给安东尼的儿子腓力。1434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吉斯蒙德承认他为洛林公爵,而且他又从路易三世处继承了安茹和普罗旺斯,腓力感到不快。1441年他被阿拉贡的阿方索五世围困在那不勒斯。1442年6月他放弃该城,10月回到普罗旺斯。从15世纪20年代起,英军一直占领曼恩。他为了使弟弟收回曼恩,曾参加1444年4月在图尔举行的英法谈判。1445年他的小女儿玛格丽特与英王亨利六世结婚。她在其后的英国玫瑰战争中成为兰开斯特家族的实际领导人物。
 

  除了亲缘方面以外,还有更多更正式的联系存在于瓦卢瓦与安茹家族之间。依照历史学家最近的发现,查理七世“最亲密的近臣”之一,法律学者让·多尔温特2-13最初所效忠的就是安茹家族。在查理七世统治早期的侍从和臣属中,我们还可以找到许多其他与多尔温特经历相似的人。这一时期安捷文要素之所以能够在查理七世的宫廷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中之一是如众所周知的,阿拉贡的约兰达女王对查理七世始终具有重要的影响。1418年6月29日,查理在写给里昂执政官的一封信中表示他因需要“等待母后,西西里女王的首肯”,而推迟前往里昂的行程。查理的母亲,巴伐利亚的伊莎贝拉显然无法起到身为国母和女性家长的表率作用,比尔考特口中的“玩忽职守”也许是对她最准确的评判。在这样一位母亲的面前,查理不得不转而依赖安茹家族。他从安茹家族那里所得到的,或许不仅限于精干而忠诚的臣子。
  除此以外,发生在1415年十月的阿金库尔战役2-14是造成上述结果的另一个因素。对法国而言,阿金库尔战役不啻为一场灾难。查理六世及其年轻继承人的宫廷在这场战役中损失了一大批有实力的臣子。波旁、阿朗松和奥尔良家族的代表人物2-15都在阿金库尔战役中阵亡或遭到俘虏并被关押在英格兰。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为王太子的查理不得不从其他地方来挑选自己的顾问和大臣。而这些大臣们,如同时常遭到勃艮第派攻击和嘲笑的那样,常常出身自“下等阶级”。
  这些受到破格提拔的人们在王储的宫廷那错综复杂的政治局势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其中的代表人物是顾问大臣,特里维斯领主和卡尔卡松总管,罗伯特·勒·马松2-16。他约于1365年前后生于安茹,其父为安茹公爵路易一世的书记官和顾问,勒·马松起初为安茹公爵效力,曾担任过约兰达女王的顾问大臣,其后于1416年宣誓效忠王储查理。另一个代表人物普罗旺斯总督让·卢韦2-17出生于1370年,1415年就任埃克斯审计厅厅长。他是查理之母伊莎贝拉王后的宠臣和情人。女儿玛丽与奥尔良的杜诺瓦伯爵2-18订婚之后,他与法兰西王室的联系变得更为密切。订婚仪式是在查理七世与安茹的玛丽订婚数日后举行的。杜诺瓦与查理以及安茹的雷内一世在一起长大,后来他与雷内一世一样,成为了查理七世忠实的臣子。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与安捷文家族所缔结的婚姻关系而更形亲密。至少在这一点上,查理七世并未表现得如夏斯特兰及其他历史学家所说的那样善变。
  查理七世的王家总管,梅耶领主阿杜安2-19同样曾任职于安茹家族。1412年,阿杜安曾在安茹家族的见证下举行婚礼。与查理七世的许多其他近臣一样,当时他的头衔也是王储的枢密顾问。1417年,这位枢密顾问的签名开始出现在查理的信件上。阿杜安·德·梅耶比查理七世更加长寿,他在1468年去世,此前终生服务于法国宫廷。埃尔韦和让·杜·梅尼尔两兄弟2-20同样曾先后为安捷文家族和王室效力。他们都是查理手下官员之子,弟弟埃尔韦1425年就任蒙费朗执政官,并在他们的国王在位的大部分时间中保有这一职位。他的兄长让则是国王的又一位枢密顾问,主要担任外交使节。
  另一位能够反映安捷文家族与王储之间联系的臣子是博韦领主皮埃尔2-21。他生于1380年,曾担任安茹公爵路易二世的顾问,在王储的宫廷中同样担任枢密顾问一职。身兼安茹宫廷总管和普罗旺斯执政官二职的他是安捷文家族治下领地行政工作中的一个重要人物。皮埃尔曾在安茹公爵路易二世出征意大利期间侍奉过他,在此期间他主要从事文书工作,并曾将《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2-22从意大利文译成法文。
  以上这些就是在查理担任王储,以及就任国王后的最初几年间围绕在他身边的侍臣们。这些人多数希望自己能够立足于宫廷,只要得到足够的酬金,他们就可以是值得信任的。不管是否浮上台面,他们之间的竞争始终相当激烈。有太多人——敌人或告密者——环伺周围,只要走错一步,他们的地位便会被其他人所取代。而只要能够在适当的时间给予臣子适当的利益,君主便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在那个时代,不论政治还是道德标准都普遍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在帝王生涯的初期,查理将会充分学习到该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将政治玩弄在自己手中。

 
2-13 让·多尔温特(Jean Dauvet, 1400~1471):查理七世最忠实的近臣之一,其父为安茹家族的管家。曾担任安茹公爵雷内一世的顾问,受到查理七世的注意后转而为国王服务。曾在1418年勃艮第派在巴黎人中煽动的卡波士暴动中营救当时还是太子的查理七世。1431年担任御史出使巴塞尔,1442年任大法官及总检察长,1446年担任巴黎议会主席。他参与过查理七世的许多重要外交事务及各种宗教审判,并主持了对雅克·格尔的审判。(以上翻译自法文材料,可能有误,热烈欢迎捉虫|||这人太难查了我要学法语oTZZZ)
2-14 阿金库尔战役(the Battle of Agincort):百年战争中期,英国对法国的一次战役。1415年8月英王亨利五世从塞纳河口侵入法国。9月占领阿夫勒尔,随后决定穿越东诺曼底、蓬蒂厄和西皮卡尔迪到加莱,寻找一个可以过索姆河的渡口。当他率兵渡河时(10月19日),阿尔布雷的查理一世率领大批法军从巴波姆和佩罗纳出发,进行堵截。他在阿金库尔赶上疲劳的英军。法国骑兵首先发起攻击,但被英国弓箭手击退。当身穿甲胄的法国士兵越过田野发动总攻时,英国弓箭手拔剑挥斧从两翼杀来。经过三小时肉搏,法军惨败,阵亡6000余人。英军伤亡极少。阿金库尔战役是著名的以少胜多战役。当时法国国内奥尔良-阿玛尼亚克派与勃艮第派正在进行内战,勃艮第派主力没有参与阿金库尔战役,奥尔良-阿玛尼亚克派伤亡惨重,大批重要贵族阵亡、受伤或遭俘虏。
2-15 波旁、阿朗松和奥尔良家族的代表人物:指时任波旁公爵约翰一世(Jean of Bourbon, 1380~1434)、阿朗松公爵约翰一世(John I, Duke of Alençon, 1385~1415)和奥尔良公爵查理一世(Charles I, Duke of Orléans, 1394~1465)。波旁公爵约翰一世是第四代波旁公爵,他被俘后交付了赎金但没有被释放,后在伦敦死于狱中。阿朗松公爵约翰一世在阿金库尔战役中担任法军第二战线的指挥官,并于此役阵亡,其子约翰二世(1409~1476)是圣女贞德的有力支持者。奥尔良公爵查理一世为奥尔良公爵路易一世之子,查理七世之堂兄,阿玛尼亚克伯爵贝尔纳七世的女婿。于阿金库尔战役中被俘,1440年才被释放。他是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宫廷诗人,拥有金羊毛骑士团勋位。
2-16 罗伯特·勒·马松(Robert le Maçon, 约1365~1443.1.28):法国大法官,查理七世的主要顾问之一,贞德的支持者。1401年以后担任路易二世(译注:安茹公爵路易二世)的顾问、王后伊莎贝拉的掌玺官等职。1422年辞掌玺官职,仍留任法国枢密顾问至1436年。
2-17 让·卢韦(Jiean Louvet, 1370~1440):普罗旺斯总督,1415年任埃克斯审计厅厅长,当年年底作为安茹公爵路易二世的随从前往巴黎,并转而为王储查理效力。短暂担任过法国王后伊莎贝拉的侍卫长官,但其后与其反目。他是阿玛尼亚克派的重要人物,也是查理七世执政早期最具影响力的谋臣之一。但他贪婪成性,树敌众多。亚瑟·德·里什蒙德就任元帅后他迅速失宠,被迫隐退至自己的领地阿维尼翁,但直至去世前几年,他仍保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力。
2-18 杜诺瓦伯爵(Comte de Dunois, Jean d’Orléans, 1403~1468):法国军官,外交家。奥尔良公爵路易一世之庶子。常自称“奥尔良的私生子”(Bastard of Orléans).1420年开始为太子查理(后为查理七世)服务,成为查理的亲信。后任侍从长,1427年在蒙塔日击败英军。1427~1428年守卫奥尔良,直至贞德前来解围。后参加帕泰战役,并陪同查理前往兰斯加冕。1432年占领沙特尔和拉尼,并参加一系列战役,终于在1436年光复巴黎。1439年参加在格拉沃利纳与英国的谈判,1444年参加与英国地接停战协定的谈判。在百年战争中,他对法国最后战胜英国起过很大作用。
2-19 阿杜安·德·梅耶(Hardoin VIII, Baron of Maillé, 1383~?):梅耶男爵,圣波尔及拉·佛洛希尔领主,曾任查理七世的枢密顾问,其他履历不明待查。
2-20 埃尔韦·杜·梅斯尼尔和让·杜·梅斯尼尔(Hervé and Jean du Mesnil):这弟兄俩实在查不着了,容后再补吧oTZ
2-21 皮埃尔·德·博韦(Pierre de Beauveau, 1380~1435):克朗及培尔那德堡领主,查理七世的枢密顾问。曾于1418年勃艮第派在巴黎人中煽动的卡波士暴动中率军营救当时还是太子的查理七世。其他履历不明待查。
2-22 《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Troilus and Cressida):描述古希腊特洛伊战争中特洛伊罗斯和科瑞西达的爱情故事。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即有相关描述,中世纪艺术家将其演绎成传奇小说。后英国诗人乔叟将之改编为长篇爱情叙事诗,莎士比亚也有同名剧作,作于1601至1602年间。
 

  那么通过查理1429年2月在希农会见圣女贞德之前作为王储和国王的行为,我们是否有可能得到一些关于他性格的信息呢?在这段时间里,他是否如许多历史学家所说的那样,处于一种“警惕而冷淡”的状态中?如果确实如此,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结果,又是在什么时候,国王开始显露出这样的性格特征呢?
  许多历史学家在评价查理七世的性格时,将1419年9月谋杀勃艮第公爵约翰(无畏的)事件作为一个重要的因素来进行考虑。甚少有人对另一些事件加以关注,而恰好是这些事件,使得查理七世在1421年1月遭到驱逐并被剥夺王位继承权。王储的军队在克拉文特和韦尔讷伊战役中遭遇惨败的事实使得历史学家们常常将这位太子摆到失败者的位置上。但这样做无异于彻底忽视这段模糊不清的时期中一些尽管并不明显,但却更加意味深长的方面。
  而在这些因素中最显著的,便是在这段时期中查理七世所抱持的目标和野心。在当时的情况下比起“国家统一”和“合法继承权”,继续生存才是摆在这位王储面前最大的问题。1418年5月29日,王储的侍卫塔纳基·杜·查斯泰尔2-23和纪尧姆·达文高尔2-24连夜将他从托内尔宫救出,护送至巴士底,其后辗转逃往穆伦。直到十九年之后,查理七世才得以重返巴黎。勃艮第派完全占据了巴黎,除了查理以外,还有大批阿玛尼亚克-勃艮第派成员在1418年5月仓促逃离首都。可以说正是勃艮第派造就了后来的“王储派”——查理成了流亡贵族们所能够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王室的部分老臣及顾问理所当然地成了王储的追随者。奥尔良的私生子让(注:即前文提及的杜诺瓦伯爵)离开巴黎时极为匆忙,甚至失落了他的波旁假领2-25。自从这次逃亡之后,查理成为奥尔良-阿玛尼亚克派的代表人物,继续着与勃艮第派的对立。

 
2-23 塔纳基·杜·查斯泰尔(Tanneguy du Chastel, 1369~1449):法国军官,1415年任巴黎市长。阿玛尼亚克派主要领导人之一,曾在勃艮第派试图武装控制巴黎时率军抵抗。是王储查理(后查理七世)的宠臣之一。曾在1418年卡波士暴动中与让·罗温特一起营救过查理七世。后曾力主刺杀勃艮第公爵约翰(无畏的)。1425年里什蒙德进入宫廷后,他的势力遭到急速削弱。1429年他曾极力劝说查理七世,最终成功使国王同意会见贞德。
2-24 纪尧姆·达文高尔(Guillaume d’Avaugour, ?~1447):查理七世最忠实的近臣之一。曾为阿玛尼亚克党成员。其他履历不明,待查。
2-25 波旁假领(livery collar of the Bourbon Porcupine):直译为“波旁豪猪(野猪)制服领”,不确定具体是何,真相待查。

 
【第二章第一节未完,注解做得快吐了……】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